首页 >诗词鉴赏 >《国风·豳风·东山》赏析

《国风·豳风·东山》赏析

时间:2015-07-31 来源:阅来网

《国风·豳风·东山》原文:

  我徂东山⑴,慆慆不归⑵。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我东曰归,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⑶。蜎蜎者蠋⑷,烝在桑野⑸。敦彼独宿⑹,亦在车下。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果臝之实⑺,亦施于宇⑻。伊威在室⑼,蠨蛸在户⑽。町畽鹿场⑾,熠耀宵行⑿。不可畏也,伊可怀也。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鹳鸣于垤⒀,妇叹于室。洒扫穹窒,我征聿至⒁。有敦瓜苦⒂,烝在栗薪⒃。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仓庚于飞,熠耀其羽。之子于归,皇驳其马⒄。亲结其缡⒅,九十其仪⒆。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⒇!

  《国风·豳风·东山》注释
 
  ⑴东山:在今山东境内,周公伐奄驻军之地。
 
  ⑵慆(tāo)慆:长久的样子。
 
  ⑶士:通“事”。行枚:行军时衔在口中以保证不出声的竹棍。
 
  ⑷蜎(yuān)蜎:幼虫蜷曲的样子;一说虫子蠕动的样子。蠋(zhú):一种长在桑树上的虫,即野蚕。
 
  ⑸烝(zhēng):久。
 
  ⑹敦:团状。
 
  ⑺果臝(luǒ):蔓生葫芦科植物,一名栝楼。臝,裸的异体字。
 
  ⑻施(yì):蔓延。
 
  ⑼伊威:土鳖虫,喜欢生活在潮湿的地方。
 
  ⑽蟏蛸(xiāo shāo):一种长脚蜘蛛。
 
  ⑾町疃(tuǎn):有禽兽践踏痕迹的空地。
 
  ⑿熠(yì)耀:闪闪发光貌。宵行:磷火。宵,夜。行,指流动。
 
  ⒀鹳:水鸟名,形似鹤。垤(dié):小土丘。
 
  ⒁聿:语气助词,有将要的意思。
 
  ⒂瓜苦:犹言瓜瓠,瓠瓜,一种葫芦。古俗在婚礼上剖瓠瓜成两张瓢,夫妇各执一瓢盛酒漱口。
 
  ⒃栗薪:犹言蓼薪,束薪。
 
  ⒄皇驳:马毛淡黄的叫皇,淡红的叫驳。
 
  ⒅亲:此指女方的母亲。结缡(lí):将佩巾结在带子上,古代婚仪。缡,佩巾。
 
  ⒆九十:言其多。
 
  ⒇新:指新妇。孔:很。嘉:善,美。旧:三年之后变成了“旧”妻。

  《国风·豳风·东山》白话译文
 
  自我远征东山东,回家愿望久成空。如今我从东山回,满天小雨雾蒙蒙。才说要从东山归,我心忧伤早西飞。家常衣服做一件,不再行军事衔枚。野蚕蜷蜷树上爬,田野桑林是它家。露宿将身缩一团,睡在哪儿车底下。
 
  自我远征东山东,回家愿望久成空。如今我从东山回,满天小雨雾蒙蒙。栝楼藤上结了瓜,藤蔓爬到屋檐下。屋内潮湿生地虱,蜘蛛结网当门挂。鹿迹斑斑场上留,磷火闪闪夜间流。家园荒凉不可怕,越是如此越想家。
 
  自我远征东山东,回家愿望久成空。如今我从东山回,满天小雨雾蒙蒙。白鹳丘上轻叫唤,我妻屋里把气叹。洒扫房舍塞鼠洞,盼我早早回家转。团团葫芦剖两半,撂上柴堆没人管。旧物置闲我不见,算来到今已三年。
 
  自我远征东山东,回家愿望久成空。如今我从东山回,满天小雨雾蒙蒙。当年黄莺正飞翔,黄莺毛羽有辉光。那人过门做新娘,迎亲骏马白透黄。娘为女儿结佩巾,婚仪繁缛多过场。新婚甭提有多美,重逢又该美成什么样!

《国风·豳风·东山》赏析

  “东山”,在今山东省境内,为周公伐奄驻军之地,是征人曾服役过的地方。当时征役频繁,这是一首征人解甲还乡途中抒发思乡之情的诗。
 
  全诗分为四个部分,即四章。
 
  第一部分从开头到“亦在车下”,写男主人公久戍归来,日夜兼程地迫不及待往家乡赶,表现了男主人公对家乡的热爱和思归的心切。“我徂(cú)东山,慆慆不归”,意为:自我去东山服役,驻守在那里,已很久没有回故乡了。“徂”,往;“慆慆”,久。男主人公一下点出所服役地点、思归的心情。“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意为:如今我从东山驻地归来,正赶上濛濛小雨下个不停。“樣”,形容雨点极小。再次点出男主人公从何处归来,用濛濛小雨作为背景,使全诗笼罩在一片凄迷之中。以景衬情,男主人公心情也随着濛濛雨雾,倍感凄迷。“我东曰归,我心西悲”,意为:我在东山才听说要归家,不禁向西而悲,一阵凄凉涌上心头。“制彼裳衣,勿士行枚”,意为:制作了家居的衣裳,从此再也不要穿着戎装到处出征了。“裳衣”,围裙和上衣,指家居穿的衣服;“行枚”,衔枚,枚形似筷子,古代行驱时士兵口中衔枚以防喧哗。“蜎蜎者斶,蒸在桑野”,意为:那蠕蠕而动的野蚕,大多住在桑林野地里。“蜎蜎”,爬虫蠕动的样子;“蒸”,蛾蝶类幼虫的通称。这两句写士兵归途,如桑林中的野蚕在野外露宿。“敦彼独宿,亦在车下”,意为:露宿时蜷曲着身子,睡在车底下。“敦”,孤独的样子。指男主人公回家心切,到哪睡在哪,虽然辛苦,但却充满希望。
 
  第二部分从第二次的“我徂东山”到“伊可怀也”,写男主人公在归家途中所看到的战后荒凉景象。开头四句重复第一部分前四句,第五、六句“果赢之实,亦施于宇”,意为:瓜果藤蔓一直爬到房檐下来结果实。“果羸”,一种蔓生植物,因无人剪枝管理而一片荒凉、杂乱。“伊威在室,滕蛸在户”,意为:土鳖虫在室内爬来爬去,长脚蜘蛛迎着门结网。“伊威”,灰色多足的土鳖虫,尘土多的地方常有;“嫌蝴”,一种长脚蜘蛛。作者以此进一步表明荒凉场景。“町疃鹿场,熠耀宵行”,意为:房舍的空地成为野鹿出没的场所,磷火在晚上闪着阴森的光。“町疃”,兽迹;“宵行”,磷火。作者再次渲染荒凉阴森的场景。“不可畏也,伊可怀也”,意为:这种破败荒凉景象不可怕吗?但自己仍然深深怀念家乡。作者一方面写可怕的荒凉景象,一方面又说不但不可怕,还很可怀念,看似矛盾,实则更突出了男主人公的思乡之情。
 
  第三部分从第三次的“我徂东山”到“于今三年”,写对妻子的怀念。“鹳鸣于垤,妇叹于室”,意为:水鸟在小土堆上引颈长鸣,妻子在家中长叹。“鹳”,一种水鸟;“垤”,小土堆。这两句是士兵推想妻子正在家中叹着气想念他,这比写自己想妻子更深一层,一笔两写。“洒扫穹室,我征聿至”,意为:妻子在家中洒扫房屋,堵塞墙缝,因为在外的丈夫就要回来了。“穹”,穷尽,?“窒”,阻塞。一方面写出家中的破败,另一方面也洋溢着喜悦,因为就要和亲人团聚了。“有敦瓜苦,蒸在栗薪”,意为:新婚时用过的瓢,已经长久地撂在瓜架上没人管。“瓜苦”,瓠瓜;“栗薪”,栗树枝搭的瓜架。按古俗,在成婚时,把葫芦剖做两半儿,令新人各执一只瓢盛酒漱口。“自我不见,于今三年”,意为:我们夫妻整整三年没见面了。具体点出分别时间。
 
  第四部分从第四次“我徂东山”到结束,写男主人公回忆当时的新婚场面。“仓庚于飞,熠耀其羽”,意为:当年的黄莺飞来飞去,它美丽的翅膀在阳光下闪闪发着光彩。“仓庚”,黄莺;“熠耀”,光彩闪烁。“之子于归,皇驳其马”,意为:想到结婚时,曾用很好看的马去迎娶妻子。“子”,女子,即指妻子;“皇驳”,马的毛色,黄白为皇,赤白为驳。“亲结其缡,九十其仪”,意为:母亲为女儿结佩巾,婚仪繁缛而热闹。“缡”,佩巾,古代女子出嫁时由母亲亲自结佩巾;“九十”,形容礼仪繁多。“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意为:想当年新婚的妻子是多么美好,多年后的今天,情况会怎样呢?“新”,新人,指新婚时的妻子。士兵越是回忆当时的美好,越是激起对早日回乡的渴望。以新婚时的快乐情景反衬妻子的“叹于室”,更揭示出“新婚别”的痛苦。
 
  本诗通过描写士兵解甲归来的所见所思,表现士兵对家乡的热爱和对亲人的思念,揭示了战争给人民带来的痛苦和人民对和平生活的向往。
 
  本诗主要艺术特色有二:1.联想丰富。有对家园残破的想象,有对当年新婚热闹场面的回想,有对妻子在家叹气扫舍塞洞的设想,有对旧物置闲无人管的推想。2.以景衬情。作者将男主人公置于一种濛濛细雨、天气阴沉的环境中,男主人公不断地从东及西赶路。环境与征人的遭遇一致,表现了一种凄迷的心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