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鉴赏 >屈原《国殇》赏析

屈原《国殇》赏析

时间:2015-07-31 来源:阅来网

  国殇
 
  作者:屈原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
 
  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国殇》注释
 
  (1)吴戈:战国吴地所制的戈(因制作精良锋利而著名)。操:拿着。被:通“披”。犀甲犀牛皮制作的铠甲。
 
  (2)毂:(gǔ)车的轮轴。错毂;指两国双方激烈交战,兵士来往交错。毂是车轮中心插轴的地方。短兵;指刀剑一类的短兵器。
 
  (3)旌:(jīng)旌蔽日兮敌若云;旌旗遮蔽了太阳,敌兵好像云一样聚集在一起。旌:用羽毛装饰的旗子。
 
  (4)矢交坠兮士争先;是说双方激战,流箭交错,纷纷坠落,战士却奋勇争先杀敌。矢:箭。
 
  (5)凌:侵犯。躐(liè,音“列”):践踏。行(háng):行列。
 
  (6)左骖(cān):古代战车用四匹马拉,中间的两匹马叫“服”,左右两边的叫“骖”。殪(yì义):缁地而死。右:指右骖。刃伤;为兵刃所伤。
 
  (7)霾两轮兮絷四马:意思是把(战车)两轮埋在土中,马头上的缰绳也不解开,要同敌人血战到底。霾(mái,埋)。通“埋”。絷(zhí,直);绊住。援,拿。玉枹,嵌玉饰的鼓槌。
 
  (8)援玉枹(fú)兮击鸣鼓:主帅鸣击战鼓以振作士气。援:拿着。枹:用玉装饰的鼓槌。(9)天时:天意。坠:通“怼”(duì),恨。威灵怒:神明震怒。
 
  (10)严杀:酣战痛杀。弃原野;指骸骨弃在战场上。
 
  (11)出不入兮往不反;是说战士抱着义无反顾的必死决心。
 
  (12)忽:指原野宽广无际。超:通“迢”。
 
  (13)挟(音“鞋”);携,拿。秦弓:战国秦地所造的弓(因射程较远而著名)。
 
  (14)首身离:头和身体分离,指战死。惩:恐惧,悔恨。
 
  (15)诚:果然是,诚然。武,力量强大。
 
  (16)终:始终。
 
  (17)神以灵:指精神永存。
 
  (18)魂魄毅兮为鬼雄:一作"子魂魄兮为鬼雄",子:指战死者。鬼雄:鬼中雄杰。
 
  通假字
 
  被通“披”          霾通“埋”         反通“返”
 
  《国殇》译文
 
  手拿干戈啊身穿犀皮甲,战车交错啊刀剑相砍杀。
 
  旗帜蔽日啊敌人如乌云,飞箭交坠啊士卒勇争先。
 
  犯我阵地啊践踏我队伍,左骖死去啊右骖被刀伤。
 
  埋住两轮啊绊住四匹马,手拿玉槌啊敲打响战鼓。
 
  天昏地暗啊威严神灵怒,残酷杀尽啊尸首弃原野。
 
  出征不回啊往前不复返,平原迷漫啊路途很遥远。
 
  佩带长剑啊挟着强弓弩,首身分离啊壮心不改变。
 
  实在勇敢啊富有战斗力,始终刚强啊没人能侵犯。
 
  身已死亡啊精神永不死,您的魂魄啊为鬼中英雄!


  《国殇》赏析

  《九歌》是屈原的作品,共十一篇,《国殇》是其中的第十篇。这是一篇悼楚国阵亡战士的祠祀乐歌,洋溢着高昂激越的爱国感情,具有鼓舞人心的力量。
 
  全诗分为两个部分。
 
  前十句为第一部分,具体描写战士们为保卫祖国而进行殊死的战斗。一、二句描写战士们披着犀牛皮制的铠甲,拿着吴地所制的戈矛投入了保卫祖国的战斗;而这场战斗就在敌我两军战车交错、刀剑相接的交锋中激烈地展开。三、四句描写战场上旌旗蔽日,敌军如云密集,双方箭矢交射,战士们毫无畏惧奋勇争先,向前冲杀。接下四句描写敌军侵入了我军的军阵,接着又践踏了我军的行列;我军的兵车有的左边骖马战死了,有的右边骖马也被刀剑砍伤;由于骖马的死伤,战车的车轮陷入了泥中,没有死伤的骖马好像被绳索绊住,无法行动,但战士们仍然拿着鼓槌击鼓,鼓励全军向前冲杀。“凌”,侵犯;“躐”,践踏;“殪”,死;“霾”,通“埋”,这里解作陷人;“絷”,捆,绊;“援”,拿起;“玉抱”,用玉装饰的鼓槌。最后两句描写战斗惨烈,连老天也为之愤怒,神灵也为之怨恨;这一场激战,我军战士全部壮烈牺牲,尸横原野。这一部分描写战士们英勇战斗,奋不顾身,其爱国精神足以惊天地泣鬼神。
 
  第二部分为后八句,满怀激情地讴歌为国捐躯的战士们。一、二句赞颂战士们抱着一去不返、义无反顾的决心,远离家乡,奔赴战场,抗击来犯的敌人;三、四句赞颂战士们即使身首分离,仍然佩带长剑,挟持着秦弓,毫无怨悔;五、六句赞颂战士们确实是既勇敢又威武,最后仍然刚强不屈,不容冒犯;最后两句歌颂战士们身虽死而精神永存,他们的魂魄刚毅威武,将永远是鬼中的英雄。这一部分返歌战士们的勇武刚强,死为鬼雄,表达了作者深沉的哀悼、热烈的赞颂的思想感情。“忽”,这里是广阔遥远的意思;“惩”,因受打击而有悔。
 
  全诗描写战士们为保卫祖国英勇战斗,至死不屈,表达了作者对战士们勇武刚强的气概和义无反顾的爱国精神的热烈歌颂和深情悼念。
 
  本诗描写与抒情相结合。先具体描写战士们在激烈战斗中的勇敢顽强,终因敌强我弱而英勇牺牲,突出了战士们为保卫祖国而顽强战斗,不怕牺牲的爱国形象,为下文讴歌悼念作了铺垫。下文以抒情的笔法对战士们勇武刚强的气概和义无反顾的爱国精神,进行了热烈的歌颂和深情的悼念,使战士们的爱国形象进一步升华,显得更加英雄、光彩。没有前者描写的铺垫,下文讴歌便成无本之木;有了后者的抒情枢歌,前者描写的形象便如锦上添花,光彩熠熠。
 
  其次是本诗运用了逭染和夸张的手法。在描写战斗场面中,作者用“车错毂兮短兵接”、“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等句,极力渲染战斗的激烈和残酷。用“旌蔽日兮敌若云”、“天时怼兮威灵怒”,极力夸张敌军之强和战斗的残酷。这些渲染和夸张,有力地衬托了“矢交坠兮士争先”、“援玉袍兮击鸣鼓”等句,从而突出了战士们英勇刚强的爱国精神。在后面讴歌中,作者以“出不人兮往不反”,渲染战士们远离家乡投人战斗的爱国决心,以“带长剑兮挟秦弓”,渲染身首分离的战士们死犹不屈的顽强精神,接着又以“诚既勇兮又以武”等句加以点染,充分表达了作者由衷的赞颂和悼念。
 
  情调高昂悲壮是本诗的另一特点。诗中所描写的战斗是十分悲壮的,但作者所表现的战士的形象是英勇无畏,奋勇争先,情绪高昂慷慨的,而作者抒情的主调又是热烈赞扬战士们刚强不屈、视死如归的爱国精神。因此场面虽然悲壮,却洋溢着高昂的战斗激情,使全诗富有英雄主义色彩,能起鼓舞人心的作用。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