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典语录 >简·莫里斯经典语录

简·莫里斯经典语录

时间:2015-10-06 来源:阅来网

  【1】:然而,就是这样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对我却有种特别的吸引力。与友人谈话的间隙,我时常能感受到的里雅斯特的神秘召唤。根据《圣经》的说法,话语间隙的静谧预示着天使的翩然降临。《圣经》中的天使,是上帝派来拯救受难耶稣的使者,而我的天使,却引领着我无数次重回的里雅斯特。 --简·莫里斯 《的里雅斯特》
 
  【2】:接近半个世纪后苏联已经阶梯,“情爱的装腔作势的老山姆大叔”在世界上似乎也不复有当年那种乐善好施的形象,而卡斯特罗依然在古巴掌权。又一次,在哈瓦那我采访了埃内斯托·格瓦拉,当时的国家银行行长。30年后,在埃内斯托早就成熟为切·格瓦拉,并已成为一个全世界年轻人崇拜的偶像后,我在英国搭乘了一个搭车者,他穿的T恤上印着熟悉的格瓦拉头像--那是地球上最有名的一张照片。“我打赌,在你搭过车的人中,我是唯一一个亲眼见过切·格瓦拉的。”“哦,”他回答道,“切·格瓦拉是谁?” --简·莫里斯 《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
 
  【3】:据说有一次,伟大的礼萨·沙汗沿着新修的横贯伊朗的铁路视察时,前面一辆机车出轨,倾覆在铁轨旁。铁路工人不想沙汗陛下看到他们不称职的证据。当皇家火车沿着铁路飞速开来时,他们拼死想把机车放回轨道,或者至少让他轮子着地,但它却一寸都不挪动。幸好,一个气魄宏大的波斯点子及时而偶然地浮现--他们把他埋了起来。 --简·莫里斯 《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
 
  【4】:对我而言,中央公园是新鲜、自然的开放空间的对立面,是一座理想的城市公园应该成为的乡村的对立面 --简·莫里斯 《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
 
  【5】:他所审判的力量比他所代表的权力强大得多,不可压制得多 --简·莫里斯 《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
 
  【6】:任何意愿或心思的扭曲,任何意识形态上的游移,任何古怪反常,任何沙文主义,都比如此持续地执意纠缠于提升自我更有价值 --简·莫里斯 《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
 
  【7】:当英国的白色峭壁最终出现在模糊的地平线上,他们情不自禁地老泪纵横 --简·莫里斯 《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
 
  【8】:从开始到结束,从青春期的新闻报道到文学上日渐老去的努力,我在半个世纪中游历了所有有人居住的大陆,观察许多历史事件,描写大多数的大城市,采样世界上的许多文化,从骨子里感受某些划时代的改变,并一直记录着世界对自己的影响。我拥有一段绝妙的时光,我希望,不论我的判断多么荒谬,或者我的任性多么讨厌,至少我生命中的某些欢愉感染了我的文字。” --简·莫里斯 《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
 
  【9】:回忆至此,本已莫名的怅惘,更那堪盛年不复,壮志难酬,心中不由得五味杂陈。虽有亲人朋友待你情深义重,但你仍然觉得心头的忧思无计可消除,这或许就是威尔士人所谓的乡愁吧。乡愁总是令人哀伤,然而,哀伤并不是的里雅斯特的基调。一直以来它似乎都在释放着神秘的力量,引导着我回溯沧桑的岁月,追寻逝去的繁华。这座神秘的海港,曾带给我如许的甜蜜与忧伤,不仅见证了我青春的消逝,更凝结了我一生的钟情。我把这种感觉称为的里雅斯特效应,它是如此的神奇,似乎在一瞬间就能带你穿越时空,来到无名之地。 --简·莫里斯 《的里雅斯特》
 
  【10】:的里雅斯特从此成了意大利领土之外的一块飞地,直至半个多世纪后南联盟解体。然而哈布斯堡王朝时期的辉煌景象,却再也无法呈现。 抚今追昔,发觉的里雅斯特的命运总是如此地多舛。它似乎永远都处在天堂与地狱交界的灵薄狱(Limbo),永远都要承受无法预知的残缺。和这座城的缘分,贯穿了我的大半生。并且在冥冥之中,我依然坚信,在我有生之年的里雅斯特仍然会有意想不到的大事发生。 --简·莫里斯 《的里雅斯特》
 
  【11】:的里雅斯特还是个散步的好去处。这里的女性喜欢打扮自己,她们的服装吸收了维也纳的时尚元素,尽展女性风采。在夏日的傍晚,你经常可以看见她们和丈夫一起沿着海滨散步,或是乘坐通往方尖碑的有轨电车,沿着山路闲逛,或者在喷泉边上感受历史文化的气息,或者(当时最受欢迎的一项晚间娱乐活动)去参观从摩拉维亚运送到此的阿道夫东方艺术品展览。一家人还可以选择到雷沃尔泰拉男爵遗赠给这座城市的山坡公园内野餐。大人可以去私人礼拜堂内瞻仰这位大富豪及其母亲的陵墓,而孩子们则尽可与池塘里的海龟纵情嬉戏。 --简·莫里斯 《的里雅斯特》
 
  【12】:的里雅斯特,实在令人难以描摹。因为它并非知名的国际大都会:没有引人瞩目的地标性建筑,没有广为传唱的经典乐曲,也没有别具风味的珍馐佳馔,甚至也没出过什么家喻户晓的名人。这座意大利中型港口城市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洗礼,见证过繁华与衰败,不仅文化归属模糊不清,历史归属也摇摆不定。 --简·莫里斯 《的里雅斯特》
 
  【13】:不同肤色、语种的普罗大众为的里雅斯特带来了繁荣,旅行家们纷纷在游记中盛赞它的非凡活力。的里雅斯特过去最繁忙的地方就是码头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男男女女在码头上劳作着:阿尔巴尼亚人,土耳其人,来自威尼斯泄湖的戴着耳环的渔民,高大的蒙特尼哥罗人,宽袍肥裤、头顶着拜伦式帽子的希腊人,人们操着各种口音谈笑着、争论着、哼唱着,结束了一天辛苦的劳作,又来到各自钟情的酒馆畅饮。不同民族的人们分布在城市的不同街区。他们在市场上摆摊设点;他们在街头伸长脖子观看宗教活动;他们在拥挤的酒馆和咖啡厅里欣赏杂耍;他们是狂欢节上的主角,各式的服装、妇女的头巾、艳丽的马甲,为这座城市平添了一抹斑斓绚丽的色彩。 --简·莫里斯 《的里雅斯特》
 
  【14】: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意大利战败,的里雅斯特再度为列强所觊觎。苏联暗中支持南斯拉夫获得的里雅斯特的统治权,这引起了西方列强的不安,他们担心的里雅斯特会成为共产主义通向地中海的前哨。于是随后的一段时期内的里雅斯特成为各国敌对势力争夺的焦点,一部分被英美占领,另一部分被南斯拉夫占领,期间还曾一度成为联合国荫庇下的中立的“自由区”,不过安理会始终无法消弭各方冲突,也未能选出大家均能接受的总督。在冷战的阴云下,“自由区”只坚持了一两年便宣告结束。1954年,的里雅斯特港口仅中心地带划归意大利,其他绝大部分周边领土仍归属南斯拉夫。 --简·莫里斯 《的里雅斯特》
 
  【15】:这位典型的的里雅斯特人展现了这座皇家海港早期的优良传统。这里华丽的建筑,优雅的华尔兹舞曲,整齐划一的制服,雷沃尔泰拉男爵家族的传奇,以及频繁来访的皇族,孕育了一代又一代有教养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在我看来,正是资产阶级这一社会阶层的出现,促进了社会文明的平衡,削弱了贵族阶级的妄自尊大,遏制了普罗大众的愚昧粗俗。资产阶级成就了的里雅斯特的内在气质。商贾与知识阶层结成了联盟,共同提升了城市的气度和视野,使它不再是一座只追逐利润的城市。 --简·莫里斯 《的里雅斯特》
 
  【16】:在历史的长河中,的里雅斯特确实曾是地图上的那片阴影,到后来它数度易主,归属感早已模糊不清,所以如果你去那里旅行,一本历史地图集就显得必不可少。最初的里雅斯特只是伊利里亚地区的一个小渔村,在片土地上生活着凯尔特渔民,他们靠邻里之间互相交换鱼、盐、橄榄油和葡萄酒为生。后来,这里沦为神圣罗马帝国的殖民地,改称Tergeste,神圣罗马帝国的殖民行为引起了威尼斯共和国的不满,威尼斯人时常发动突袭,并曾数度成为这片土地的新主人。公元14世纪末,的里雅斯特当局不得不请求维也纳哈布斯堡皇室的庇护。 --简·莫里斯 《的里雅斯特》
 
  【17】:在阳光照耀下,废弃已久的楼群昏昏欲睡,唯有那象征主义风格的锥形尖塔却清醒着;孤独的垂钓者正弯着脊背,凝视着水中的浮漂,而那钓竿却一动也不动。一丝风也没有,旗子无精打采的,电车也百无聊赖,这似乎就是的里雅斯特给我的最初印象。 --简·莫里斯 《的里雅斯特》
 
  【18】:这是专制体制居住的地方。在那些墙的后面,在那些安静的湖旁边,中国的状况被决定--做出决定的,或者是与年轻女孩及日本电器同居的玩世不恭的机会主义者,或者是俯身于书法的阴郁的哲人。这一片封闭的建筑叫做中南海,虽然从景山上看过去它显得麻木,但实际上它一定充满庞大的推挤与算计。它的大门朝南,有倾斜的屋檐和两个大石狮子。红旗华丽地飘扬在门外的一根旗杆上,门里是一道内墙--在中国古时候被叫做“spirit wall”--墙上镌刻着玄妙的文字“为人民服务”。然而,你不可能看到它后面的东西。 --简·莫里斯 《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
 
  【19】:另一些是神秘的:已然令这个杰出的政治科学家超凡脱俗的列宁主义,或者,在洋葱头形拱顶下依然华丽地幸存着的沙皇俄国的宗教。 --简·莫里斯 《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
 
  【20】:“住在香港的人比住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加在一起都要多,他们制造出的噪音比100万只电钻还要吵,他们像机器人一样工作,他们的婴儿数不胜数,他们的机器每天戚戚喳喳地响上25个小时”。 --简·莫里斯 《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