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典语录 >《怨气撞铃》经典语录

《怨气撞铃》经典语录

时间:2015-12-18 来源:阅来网

  【1】:如果有这么一天,不管多么失望或者心碎,也千万不要报复自己放弃自己,你开启了糟蹋自己的第一步,全世界都会来践踏你。 --尾鱼 《怨气撞铃》
 
  【2】:把被子裹了又裹,忽然就觉得被子比人是亲切多了:不会无缘无故的离开,抱紧了还 很暖和,难怪从古至今,不管是逃难还是离家远游,都是卷铺盖离开。 --尾鱼 《怨气撞铃》
 
  【3】:我觉得啊,我就像个摔跤的小孩儿,父母在身边的时候,摔了跤就嚎啕大哭等着父母抱着哄着,但是一旦他们不在了,也就只好自己爬起来了。人都是被境遇给逼出来的,一旦知道没了依靠,也就只能学着自己走了;一旦知道眼泪没什么用,慢慢的也就不哭了;一旦咽过糠菜,以后吃哪种米都不挑了;这个时候再矫情,矫情给谁看啊。你现在再让我看以前的自己,我就觉得我是个脑残,满身的毛病,但是那个时候吧,有人爱我,有人疼我。现在我觉得自己进化的挺好的,挺独立的,也没那么多公主病,居然没人爱也没人疼了,他妈的,这是什么狗屁世道。 --尾鱼 《怨气撞铃》
 
  【4】:很多事情,看似随意,实则注定,打定了主意就不要后悔,哪怕撞的头破血流,血滴到地上,开的还是花。 --尾鱼 《怨气撞铃》
 
  【5】:人的现在,总是由过去成长而来,不管这过去是欢喜还是不堪,都是一块块看不见的烙印,烙着烙着,就把你的模子烙成了现在的模样,否定了过去,也就等同于否定了现在。 --尾鱼 《怨气撞铃》
 
  【6】:伤感的歌曲,有很多客人沉默着动容,但却丝毫妨碍不到另一些人的买醉狂欢,你的悲伤,在另一些人看来,无非尘埃草芥。 --尾鱼 《怨气撞铃》
 
  【7】:这个男人,或许不是最好的,但是拿好过十倍的人给她,她也不换,他不止是她爱人,也是她亲人和恩人,是她愿意去保护,愿意去拼命,愿意去陪伴终老的人。 --尾鱼 《怨气撞铃》
 
  【8】:生活教会她凉薄的第一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日子要过,再悲惨不幸,都是你自己的事,你不爬出来,没人会主动拉你。 --尾鱼 《怨气撞铃》
 
  【9】:岳峰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口拙了,他想了想,又补充说明:“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我是你的后盾明白吗?坚强的后盾。” 季棠棠含着泪笑出来:“我知道,我这后盾多坚强啊,像个烤鸭一样倒吊在这里,撞车之后继续坚强,跟我说了这么多话,可见是皮厚不怕撞……” 岳峰气的差点晕过去,他瞪着季棠棠吼:“你妹的你才烤鸭,你全家都烤鸭……” 后面的话没说完了,季棠棠忽然凑上来,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 这个吻很柔,很短,凉凉的,美好的触感,她没有再说什么,很快离开,临走时,把车门给关好了。 岳峰的大脑有一段时间停止了运作,他脑子特别乱,理不出个头绪来,这个吻来的太突然了,之前不是在谈烤鸭吗?这跨度也太大了。 那以后多谈谈烤鸭吧。 --尾鱼 《怨气撞铃》
 
  【10】:毛哥给我打电话,说这么久了,得过去,得往前看,得忘掉,你叫我怎么忘啊,啊?怎么忘?我这辈子都找不到第二个肯为我下跪肯为我去死的人了,我记着她有错吗? --尾鱼 《怨气撞铃》
 
  【11】:季棠棠问:“吃什么都行?”  岳峰点头:“那必须的,咱有钱。”  季棠棠点了点头:“双头鲍鱼一只。”  “要么带两包子,你吃素的荤的?素的吧,一大早吃荤的太油。”  “乌鸡老鳖汤一碗。”  “再带碗粥吧,小米粥,要有红枣给你加两,养胃。”  “三文鱼刺身,北极贝也行啊。”  “再要点咸菜,咸菜配着粥喝才有味道。”  毛哥跟听天书似的,心说这恋爱中的人果然都是有病的,尼玛这是正常人的对话吗,这完全是精神病院翻墙出来的重度患者吧,居然一句接一句接这么溜,太绝配了,天仙呸啊…… --尾鱼 《怨气撞铃》
 
  【12】:爱我的人,害我的人,我都会记一辈子,哪天忘记了,我拿刀子刻在肉里,刻在骨头上,天天看,天天提醒,过不去的,一辈子都过不去。 --尾鱼 《怨气撞铃》
 
  【13】:没有什么是能完完全全彻彻底底过去的,那些发生过的,或轻或重的痛苦恐惧,总还留下丝丝缕缕的锋利尾稍,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忽然在你身上又抽下一道道不深的痕。     而那些不好的让人头痛的事情,永远不会真的消减偃息,只要活着,就会随时面对很多心的问题,那些纷纷扰扰的人和事,总会偶尔有一处冒起火头,等着你去灭。 --尾鱼 《怨气撞铃》
 
  【14】:汉地居士,祈愿常希望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吵吵闹闹很少听说,但终得有吵闹居中置衡,谁会为不相干之人吵闹置气,无非源于一个爱字。扎西德勒。 --尾鱼 《怨气撞铃》
 
  【15】:“你不是说你藏族人吗,把下面一段话翻译成藏文,今天上午,我国国家主席毛泽东会见了英国工党领袖奥巴马,双方就那个伊朗核问题长城维修问题还有淘宝能不能卖原子弹问题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你翻,你翻,你现在就翻!” --尾鱼 《怨气撞铃》
 
  【16】:岳峰斜了她一眼:“不贪钱我就不用挣钱了?你自己保个胎都要住这么好的地方,到我媳妇儿生孩子的时候,我舍得让她跑医院里排队被护士呼来喝去的?衣服包包她是没要过,但万一她想要呢,到时候我买不起,她就只能挠着玻璃橱窗站外头眼巴巴看着,揪心不揪心啊?” 说的兴起,也忘记了削好的苹果是给洁瑜的,送到嘴边狠狠就是一口,然后手一挥,嘴里嚼着苹果气吞山河:“告诉你,不管别人怎么样,我的奋斗目标就是,到了这种关头,必须得能斩钉截铁地说一句:媳妇,买!” 洁瑜损他:“哥,你真有出息。” --尾鱼 《怨气撞铃》
 
  【17】:有人帮当然很好,但永远不要去指望倚赖,非亲非故,谁也不想惹麻烦上身,不帮是本分,帮你是情分,不帮不用去恨,该庆幸他没有随众捅一刀,帮了的话就要记得,要感恩。 --尾鱼 《怨气撞铃》
 
  【18】:有时候,在世界尽头最荒凉的地方,摒除那些蒙蔽双眼的虚幻繁华,反而能收获最淳朴的大爱。 --尾鱼 《怨气撞铃》
 
  【19】:有的时候,一个决定不只是念头一转那么简单,那是一条路,长到要走到人生尽头,不能退也不能改,错了就是错了,走一步祭奠一步,每一步都是烧纸钱的味道。 --尾鱼 《怨气撞铃》
 
  【20】: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本就稀薄寡淡,像是一本书中提到过的--旅途中遇到的人,多是清尘浊水,后会无期。 --尾鱼 《怨气撞铃》
 
  【21】:你想死啊,你是猪啊,说你是猪都埋汰猪了,猪不吃饭那都没资格当猪你知道吗? --尾鱼 《怨气撞铃》
 
  【22】:有的时候,世事冰凉冷硬的没有道理。 --尾鱼 《怨气撞铃》
 
  【23】:疼自己的人都不在了,娇气给谁看呢 --尾鱼 《怨气撞铃》
 
  【24】:爸,你答应我的,你带走妈妈了,带走阿成了,你一块块剜我的肉了,把岳峰给我留下吧。 --尾鱼 《怨气撞铃》
 
  【25】:这一年,她在藏北,跟她在其它任何一个角落都没什么两样,她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她的感官屏蔽掉很多正面而美好的东西,只接收自己的情绪和回忆,把自己的痛苦无限放大,人的肌体,需要喂食很多养料,看见的,看不见的,物质的,精神的,好的要吸收,不好的要吸取教训改过,拉姆给自己供的养料太单一,太消耗元气,所以她身体不好,精神也每况愈下,突如其来的打击就会让她全面紊乱。世间万事万物,都因内在的平衡而平和长久,山没有平衡会崩,海没有平衡会起海难,我们的脚下,大地腹内,没有平衡会有地火地震,人也是一样的,包括拉姆,也包括……你。 --尾鱼 《怨气撞铃》
 
  【26】:这最后一刻突如其来的宁静,像是纵身跃入万丈深渊之前,坐在悬崖边,随手拈过一朵带香的花。 --尾鱼 《怨气撞铃》
 
  【27】:“这个,是我给你的,我不管国家怎么想,国家承不承认,我就认定了我媳妇儿是你了,钱你随便花,人你随便使唤,离婚你别想,我心里头就你一个,万一还有第二个你随时一爪子把我给挠死,你选国家那个,还是我这个?” --尾鱼 《怨气撞铃》
 
  【28】:微笑,就像没有受过伤,是不是因为路的尽头有你,温柔慰藉? --尾鱼 《怨气撞铃》
 
  【29】:“醒醒,坐着睡对身体不好。” --尾鱼 《怨气撞铃》
 
  【30】:“岳峰,名也好听,姓也好听” --尾鱼 《怨气撞铃》
 
  【31】:有一种痛苦,让人觉得骨头和骨头之间,脏器和脏器之间都是空的,迫不及待地想找东西去填,填进去了,即便虚假,也有虚假的充实和温暖。 --尾鱼 《怨气撞铃》
 
  【32】:句句在理,但心里头怪舍不得的,临行前的晚上,跟她交代了很多事情,定时吃饭吃药,多加衣服,不要吹风,偶尔晒晒太阳,气人的是她听的心不在焉的,中间还打了个呵欠,岳峰一指头戳她脑门上:“听见了没?”    季棠棠头一抬,深情无限:“听见了,爹。”    岳峰那口血啊,险些喷房梁上去,凳子一踢回房,出门的时候,还听到她在后头上气不接下气的笑。 --尾鱼 《怨气撞铃》
 
  【33】:岳峰没想哭,但是眼泪不知道怎么的还是下来了,他眼前就那么模糊着,跟石嘉信说了很多,语无伦次的,自己都不记得说什么了,但是有一段他记得,他记得自己说:“毛哥总给我打电话,说都这么久了,得过去,得往前看,得忘掉,你叫我怎么忘啊,啊?怎么忘?我这辈子都找不到第二个肯为我下跪肯为我去死的人了,我记着她有错吗?” 《怨气撞铃》
 
  【34】:这不科学呀,什么都要讲科学,科学是你爹呀 --尾鱼 《怨气撞铃》
 
  【35】:我媳妇儿刚刚真是美翻了 --尾鱼 《怨气撞铃》
 
  【36】:人这辈子,时间这么短,爱都来不及,何必拿大把的时间去恨、去伤害、去不原谅? --尾鱼 《怨气撞铃》
 
  【37】:我的车!岳峰的车! --尾鱼 《怨气撞铃》
 
  【38】:“岳峰,我走了。不要太快找女朋友,偶尔想想我,我会高兴的” --尾鱼 《怨气撞铃》
 
  【39】:正纳闷着,岳峰敲门进来了,递了个鸡蛋给她,入手挺暖,像是刚煮的,季棠棠拿鸡蛋在桌面上敲破,然后剥蛋壳:“给我补身子啊?”   岳峰怀疑她装傻,没搭 理她,冷眼看时,她剥好了真的要往嘴里送。   岳峰赶紧抢下来:“你猪啊,谁给你补身子了?”   季棠棠看看鸡蛋又看看他,问的可怜巴巴的:“那我总不至于以为你要送个鸡蛋给我珍藏吧?”   岳峰活生生让她气乐了:“你看过韩剧没有?让你敷眼睛!拿鸡蛋在淤青的地方滚一圈,好的快些。”  ………… “那……”季棠棠咽了口口水,“这样敷了眼睛之后,还能吃吗?”   岳峰怒了:“你这个吃货,你就惦记着吃是吧?”   “那还是让我吃了吧,”一想到鸡蛋在脸上滚一圈之后就得扔掉,季棠棠心疼无比,伸手 --尾鱼 《怨气撞铃》
 
  【40】:岳峰捏捏季棠棠的下巴:“棠棠,以后在我面前,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季棠棠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想打也打吗?”   岳峰拽着她狠狠搂进怀里,贴着她耳边说了句:“想打就打!”   季棠棠惊讶极了,她挣脱出来,瞪大了眼睛看岳峰,岳峰很淡定地补充了一句:“大不了打完了,我再打你一顿,打回来呗。” --尾鱼 《怨气撞铃》
 
  【41】:不吵不闹了,一时间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顿了顿岳峰张开手:“来,棠棠,久别重逢,抱一个。”   季棠棠扔他一记白眼:“行了,可以把你那套柔情路线收起来了。”   岳峰瞪她:“什么柔情 路线,我这是国际惯例,拥抱表示友好。你能别那么小家子气用阴暗的小人之心度我这样光明磊落的君子之腹么?”    季棠棠不买账:“别埋汰君子行么,躺着都中枪。”    岳峰气不过,一把拉过来,直接就给了个熊抱,她的头发还半干着,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不是夜场里闻惯了的那种香水味 。   这个拥抱比想象中的自然和温暖,岳峰一时间倒有 些舍不得松手了,直到季棠棠慢吞吞地提醒他:“根据国际惯例,你这代表友好的拥抱已经超时了。”     岳峰骂她:“一看就知道不投入 --尾鱼 《怨气撞铃》
 
  【42】:“我虽然在下头能呼吸,但是我没力气爬出来了,如果没人把我挖出来,我可能撑不了两天,不是饿死也是脱水风干了。我当时就想着,如果还能活过来,是不是就算再世为人了?我能不能换一种活法了?要么我就躺这不出去了,出去了我就得过回从前的日子了,想吃吃,想喝喝,没那个本事,我就不去管那些糟心的事了,我这条命也是爹生娘养的,没人疼的话,我得自个好好珍惜。”   岳峰看了她一眼:“早这么劝你了,是谁老把自己当超人使来着?我真不待见说你。”   “第二件事……”季棠棠忽然有点吞吐,“你也知道,人绝望的时候,会发一些比较毒的誓,比如谁来救我,我就给他五万,越绝望越加码,最后发展到以身相许什么的……”   岳峰嗯了一声:“所以呢 --尾鱼 《怨气撞铃》
 
  【43】:顿了顿,毛哥想揭秘了:“棠棠,刚刚我不是跟你说我去上厕所吗,其实我骗你来着,刚有个老朋友来了 ,你猜是谁吧,我提示你一下哈,我们刚在古城见过,是个帅哥。”   “是神棍吗?”   岳峰彻底无语。   “是峰子。”   季棠棠根本不相信:“毛哥,你就扯吧啊,岳峰要是在尕奈,我头给你割下来坐。”   “你不信?你不信我让他接你电话啊。”   “那你给他接啊。”   毛哥故技重施:“你说接就接啊,不得给点好处啊? 这样吧棠棠,我旅馆里水管都冻裂了,要么咱合计合计,修理费你出?”  岳峰倒吸一口冷气,对毛哥顿时刮目相看: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就从来没发现这孙子贼精贼精的呢?   季棠棠不干:“凭什么啊,听岳峰说个话 --尾鱼 《怨气撞铃》
 
  【44】:岳峰冷笑一声,从怀里掏出烟盒,抽了一根点上:“她看中个金项链,死活闹着要买,前两天刚给她买了镯子,贪得无厌这是。不给她买吧还闹上了,大街口的,真不嫌丢人。”   “这样啊……”老张有点同情岳峰了。   季棠棠脸色都绿了,心里把岳峰骂的狗血淋头:你妹的我什么时候看中金项链了,这是你跟苗苗的戏码吧,往我身上套,你当我好惹 是吧?   老张反过来又劝季棠棠:“丫头,眼睛别老盯着钱,关键是对你好,金项链就是一疙瘩块,不能吃不能穿的,要那玩意儿没什么用。”   季棠棠怒极也笑了:“怎么没用了,这谈恋爱这么久了,他给我买过什么啊?就送过一个镯子,说是翡翠的,送去一检验是石粉压的,顶多80块钱。我亏不亏啊?每次出去吃饭都我掏钱,身上穿的衣服 --尾鱼 《怨气撞铃》
 
  【45】:他让毛哥把电话递给神棍,吩咐神棍回来的路上到处瞅瞅,买个摇铃回来,神棍居然文绉绉地跟他飙起英语了:“why?whylingdang?”铃铛两个字估计不会翻,直接白话。 岳峰被他的英文夹白话打击到了,脸上直抽抽:“招魂呢,你有没有兴趣?”   神棍在那头激动地大叫:“Yes!小峰峰,我有!”  …………  神棍拿着小本子在旁边坐着,观察到什么记录什么,毛哥冷眼一瞅,就见他写:五分钟过去了,镜子无异样,人无异样。   石嘉信基本是隔个两三分钟摇一次铃,神棍悄悄对毛哥耳语:“小毛毛,不应该这么招吧?难道不应该喊天灵灵地灵灵吗?”   毛哥没好气:“人家比你专业,人家会使针的。”   原以为神棍会不服气,没想到 --尾鱼 《怨气撞铃》
 
  【46】:岳峰看了她一会,穿过草丛过去坐到她身边,顿了 顿问她:“棠棠,我叫你了,你听见了吗?”    季棠棠还是雷打不动的那个姿势,连头也不抬,闷声答了一句:“听见了。”    岳峰顿时觉得刚才那段路爬的真冤枉:“那你不答应我?”    季棠棠的回答差点把他给气晕了:“你叫我,我就要回答啊,宪法规定的啊?”    不过岳峰还真拿她没辙,只好又问她:“好端端的,你干嘛跳河啊?”    “河里凉快。”    岳峰真恨不得买块豆腐一头撞死:“棠棠,你能好好跟我说话吗?算我求你了行么?”    低声下气还是有点作用的,季棠棠终于抬起头来看他了,她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眼神很疲倦,唇角的淤青还没有消 --尾鱼 《怨气撞铃》
 
  【47】:秦守业终于带着苗苗上楼了,岳峰几乎是三两步就跨下了整截楼梯,一口气奔到街心左右一看,季棠棠已经快走到街尾拐弯了,岳峰不敢叫她名字,大叫:“喂!”    季棠棠回头看了他一眼,拖起箱子就跑。    岳峰那个气啊,心说我还跑不过你啊。    季棠棠跑了一阵子回头看,岳峰已经追过来了,她心里头叫苦不迭,加上拖着箱子,古城的青石板道本来 就不平整,跑的一快吧,箱子格愣格愣的,跟拖拉机似的,回头率甭提多高了,临近一条岔的小巷时,她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箱子一扔,自己跑了。    岳峰大老远的看到,憋不住地想笑,一笑就岔气跑不动了,捂着肚子慢吞吞走到她箱子那,俯身把侧倒的箱子给拉起来,一手扶箱子,一手往 --尾鱼 《怨气撞铃》
 
  【48】:据说是林青霞结婚的时候,神棍如丧考妣,扎了个秦汉的小人整天扎扎扎,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自己不就是长的不如秦汉帅吗,青霞为啥不肯等他呢?后来得知林青霞嫁的是邢李原,才发觉自己扎错人了,怪不好意思的,于是给秦汉寄了张道歉的明信片,也不知道寄到宝岛没有。 --尾鱼 《怨气撞铃》
 
  【49】:季棠棠嫌他聒噪,抬起头啪一下亲在他左脸上,然后没事人一样,又低头拿勺子搅锅里的粥。   岳峰让她这一下子给亲懵了,半天才捂着脸咬牙切齿:“太不庄重了……”   说归说,脸扭到她看不见的地方,登时就绷不住笑了,笑完了又回头严肃地批评她:“公开场合,注意一下影响。”   季棠棠老老实实哦了一声,哦完之后无限感慨:“还不就是为了口吃的,做女人真不容易……”   岳峰彻底给气乐了,他伸手去揉季棠棠的头发:“棠棠,你怎么这么好玩儿呢……” --尾鱼 《怨气撞铃》
 
  【50】:咣当一声巨响,床塌了。   两人连人带床,都栽了,幸好弹簧床塌的还算规矩,没有伤到两人,季棠棠唬的大气也不敢喘,岳峰也不吭声,两人保持栽倒的姿势不动,竖起耳朵静静听毛哥那边的动静,过了会互相交流敌情。   季棠棠低声问:“听见了吗?毛哥醒了吗?”   岳峰不敢确定:“应该没有吧,他一贯睡的死沉死沉的。”   “那咱们起来吧?”季棠棠心砰砰直跳,刚一挪身子,底下的弹簧支架就吱呀响,她立刻屏住呼吸不敢动了。   关键时刻,岳峰临危不乱,悄声指挥她:“棠棠咱们得慢慢来,你得配合我,别把毛子吵醒了。来,你先抱我脖子先起来,我把床摁住不让它出声响。我数一二三,来,一,二…”   雪亮的手电光打过来,跟舞台上的特效 --尾鱼 《怨气撞铃》
 
  【51】:季棠棠先开口了:“回避什么啊,我又不认识你。”   岳峰不怒反笑:“你怎么就不认识我了?”   “前一阵子失忆了。”季棠棠冲着岳峰特挑衅地笑,笑的岳峰恨不得给她一拳。   “怎么就失忆了呢?”   十三雁在旁边听得动容,也难得岳峰这次这么能忍,季棠棠这么明显的挑衅,他居然还能接下话去。    季棠棠答的飞快:“因为脑子叫驴给踢了。”   岳峰看了她半天,齿缝 里迸出两字来:“无耻。”   “是啊,驴是挺无耻的,但是踢都踢了,我又不能跟它计较,是吧。”   季棠棠笑的明媚,眼睛里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豪情。 --尾鱼 《怨气撞铃》
 
  【52】:正说着呢,那个络腮胡子跟出来了,他这时候反倒有点英雄气概了,隔着大老远喊季棠棠:“哎,那个姑娘,没事吧?这人你认识么?”   岳峰满肚子火没处撒,恶狠狠吼他:“滚,老子教训媳妇,关你屁事!”   季棠棠也怒了:“你滚,少跟我攀亲戚,谁是你媳妇?”   络腮胡子被岳峰那么一 吼,原本都准备打退堂鼓了,季棠棠这话一出,他又有点胆气了:“哎,我跟你讲啊,不要随便骚扰人家小姑娘……” 季棠棠眼角余光觑到来人一身警服,心说坏了,惹到公安了,赶紧松手站到一边,岳峰冷哼一声,扯了扯被络腮胡子拽开了口的领子。   络腮胡子心花怒放:“警察同志,这个男的,人家 小姑娘不认识他,他拉拉扯扯的,还想打人!”   那人往这边走了两步,忽然“咦 --尾鱼 《怨气撞铃》
 
  【53】:陈二胖气的腾一下跳起来,一脚踹岳峰肩上,同时暗暗做好准备,预计着会像以前在部队似的,被岳峰追三圈揍一顿,谁知道岳峰身子晃了晃又坐正了,同时慢条斯理拿手掸了掸被踹的地方:“爷今儿心情好,不跟你计较,踹一次还免费送一次,来来,再踹!”   陈二胖看鬼一样看他:“你有病吧?”   岳峰哈哈大笑,往后一仰就躺到草坪上,双手枕在脑袋后面看天:“就是有病,怎么着,咬我啊?” --尾鱼 《怨气撞铃》
 
  【54】:季棠棠看着岳峰,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岳峰斜了她一眼:“感动了吗,感动了就过来亲一个,不要尽整点眉目传情的,不实际。” --尾鱼 《怨气撞铃》
 
  【55】:岳峰把箱子交到左手,直接过来搂她腰,季棠棠看看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提醒他:“哎,这不合适吧,分手了哦。”    岳峰在她腰上狠狠拧了一下:“哪个跟你分手了,男方都没同意,赶紧把你这身勾三搭四的衣服给换了……吃什么?” --尾鱼 《怨气撞铃》
 
  【56】:电话是毛哥打来的,透着贼兮兮的惊喜和诡异:“峰子,你知道我在哪吗?”   岳峰笑起来:“你不是要回尕奈吗,已经到了是吗?冷不冷?”   “怎么不冷啊,今天零下二十三度,水管都冻裂了。”   岳峰吁一口气:“亏得我 没跟你回去,旅馆里就你一个人对吧,长夜漫漫没人聊天,所以打电话骚扰爷?”   毛哥哼一声:“我打电话给你就是说这事的,峰子我告诉你,哥哥我今晚还真不是一个人,有人陪我聊了半宿呢,猜猜,是谁?”   “神棍是吧,辛苦你了,大过年的,陪个精神分裂症患者唠嗑。”   “哈哈,错!”毛哥很兴奋,“继续猜,给你点提示。是美女哦,我们刚在古城见过,在尕奈也见过。” --尾鱼 《怨气撞铃》
 
  【57】:岳峰看她:“失忆了是吧,吃药没?”   “吃了。”   “都吃什么药啊?”   “三九胃泰、善存泡腾片、开瑞坦、斯达舒。”季棠棠没好气,她原本还准备加个乌鸡白凤丸,后来一想这好像是女性专用药,翻了翻白眼又咽回去了。 ………… 岳峰实在是啼笑皆非,原本还准备耐着性子跟她过几招,听她睁眼说瞎话尽扯点有的没的,终于绷不住就乐了,伸手狠狠揉了揉她头发:“棠棠你有病吧,在别人面前坍我台很有意思是不是?我跟你有仇怎么的?见到我掉头就跑见都不想见?我会咬人是么?我有说要找你麻烦吗?你吃了枪子是不是?还脑子被驴踢了,臭丫头挺能较劲的,你有这精神怎么不去反恐啊。” --尾鱼 《怨气撞铃》
 
  【58】:岳峰怔愣了一下,回想起最近一次跟神棍的通话,有点好笑:“他不是去什么荒郊野外找美女吗?找到了没?”    毛哥火大的很:“找个屁!TMD我说出来你都不信,昨天我搁门口坐着,突突突一辆拖拉机开过来,两藏民抬一担架下来,这孙子就在上头趴着呢,还有医院的单子,尾椎骨折,什么哪个椎体错位!尼玛你知道原因是什么吗?这个智障拿自己的屁股去坐一条蚯蚓!我都不好意思说我认识他!”    那头响起神棍尖利的声音:“谁?你给谁打电话?是小峰峰吗?我强调过多少次了,不是蚯蚓,是异形!异形!”    “你TMD坐死的还是恐龙呢,你给我滚!”    杂音小点了,估计毛哥拿着电话走开了一些,听起来,还是余怒未消:“我都不好意思说他,都这么大的人了 --尾鱼 《怨气撞铃》
 
  【59】:红色警示格跳的更厉害了,岳峰拿起手机,揿下了接听键。 信号不好,沙沙的声音,很大的风,像是旷野里席天幕地着卷过,剧烈的喘息声,然后是颤抖着的沙哑问话。 “岳峰?” 轰的一声,岳峰觉得有什么东西把他的大脑轰的粉碎,有那么一瞬间,他完全不能思考,身体一寸寸的发烫 发热,四周的一切突然都不存在了,家具、房子、乃至城市,他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云团翻滚的荒野之上,狂风肆虐着呼啸,但是卷不走他耳畔那一线极其熟悉的魂牵梦绕的声音。 “棠棠?” --尾鱼 《怨气撞铃》
 
  【60】:下午两点多,毛哥再次接到岳峰电话,说是快到了,挂了电话之后,毛哥指挥神棍:“你带件厚实点的衣服,楼下候着,峰子说棠棠穿太少了。我去附近饭店打包点吃的过来,估计两人都饿坏了。”   神棍异常兴奋:“小棠子要是知道我为了跟她相处,把火车票都往后改签了一天,肯定特别感动。”   毛哥翻了个白眼,心说感不感动我不知道,峰子肯定是 又要崩溃了。   毛哥打包了菜和汤回来,大老远就看到神棍以一种昂然和不正常的姿态杵在酒店门后,路过的不少人都对他指指点点,走近一看,毛哥差点没晕过去:神棍一身藏装,右胳膊下夹了床被子,左手捧了束杂七杂八的花,表情挺严肃庄重,偶尔还领导人一样对对他行注目礼的人含笑致意,来一句“扎西德勒”。 --尾鱼 《怨气撞铃》
 
  【61】:十来个小孩欢呼着一拥而入,把车子里挤得满满当当,连岳峰脚底下都蹲了个鼻涕虫,张着嘴仰头眼巴巴看他,只是这么一来,反而把季棠棠晾在车外,女主角没地儿坐,岳峰发牢骚了:“车子买来是载我媳妇儿的,又不是体验怎么当爹的!” --尾鱼 《怨气撞铃》
 
  【62】:岳峰气坏了:“棠棠,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能摸我脑袋?”   上菜了,季棠棠若无其事的把手缩回来,筷子在碟子边上顿顿齐:“岳峰我告诉你,做我男朋友,只有两个要求,第一得能摸头,第二得是男的,排名有先后,你自己掂量吧。” --尾鱼 《怨气撞铃》
 
  【63】:今儿我才知道什么叫亲者痛仇者快,这辈子最痛的一刀子,她给的,真的,毛子,她给的。 --尾鱼 《怨气撞铃》
 
  【64】:挺气她的,真的,我们熬了那么久,两个人,什么事都遭了,都挺过来了,她为什么就放弃了?那个时候秦守成跟我说,别冲动,活着才有希望,他说棠棠在外头等我,我要是出事,她得难过死。我听他的话,我拼命的爬,拼命爬,我就想着,不要叫她为我难受…… --尾鱼 《怨气撞铃》
 
  【65】:“上次烧烤你记不记得还有神棍?”    “记得啊,怎么了?”    “我嫌他烦,让店主把他的那份不熟就上,结果吃完他就拉肚子了。”    季棠棠哦了一声,又走了一段不怀好意地笑:“那岳峰,这次我帮你烤吧。”    岳峰低头看她,特感动地朝她笑,笑着笑着,齿缝里迸出一句话来。    “No,thank you。” --尾鱼 《怨气撞铃》
 
  【66】:听听外头没动静,季棠棠忍不住又把蒙住脑袋的被子拉下来了,跟岳峰大眼瞪小眼了半天之后问他:“你就没话跟我说吗?”    岳峰茫然,下意识回了句:“有啊……棠棠……你好。”    季棠棠无语,过了会她从被窝里伸出手,摸了摸岳峰的头:“二傻,你也好。” --尾鱼 《怨气撞铃》
 
  【67】:我想跟你说,就算你爸爸骗了你,设计了你,你也不要对所有的事所有的人绝望。这一辈子,你总得去相信一些人的,如果你觉得全世界都是敌人,那你就得跟全世界斗,你马上就会垮的。保护自己当然很重要,但是把自己保护到怀疑全世界,你不觉得活着太难受了吗? --尾鱼 《怨气撞铃》
 
  【68】:棠棠居然没睡觉,裹着被子跟神棍看鬼片,两人眼睛都睁的圆溜溜的,岳峰真心搞不清楚鬼片有什么好看的,问起毛哥,说是出门买什么飞天铜雕礼品送人。   岳峰先把神棍赶出去了,许诺的代价是神棍可以在外头找个网吧打一下午的连连看,上网费和期间的吃喝费用一律允许报销,神棍乐的嘴都合不拢了,嗷呜着出门,在门口看到石嘉信和尤思时愣了一下,转念一想反正不认识,继续嗷呜着下楼去了。 --尾鱼 《怨气撞铃》
 
  【69】:“那你想吃什么啊?”   “虾仁炒蛋。”   岳峰不怒反笑:“你怎么不说你想吃满汉全席呢?”   “我诚实。”   岳峰心说是,祖宗,你真够诚实的。 --尾鱼 《怨气撞铃》
 
  【70】:季棠棠咯咯笑起来,对陈二胖说了句:“我喜欢他。”   陈二胖没好气:“为什么啊?”   “他乖乖的听话。”   陈二胖凶她:“那我要乖乖的听话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啊?”   “不喜欢。”   “为什么?”   季棠棠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说了句特伤陈二胖自尊的话。   “你胖!” --尾鱼 《怨气撞铃》
 
  【71】:岳峰先给郑仁打招呼:“怎么着贱人,看到爷乐傻了,都不知道上来请安了是吗?”   季棠棠扑哧一声乐开了,岳峰还说郑仁最贱,其实这两人凑到一块,是齐刷刷犯贱吧。 --尾鱼 《怨气撞铃》
 
  【72】:岳峰想着:丫头刚刚真是美翻了。    顿了顿又纠正自己:我媳妇儿刚刚真是美翻了。 --尾鱼 《怨气撞铃》
 
  【73】:岳峰也抬起头,看着季棠棠只是笑,半晌说了句让陈二胖差点飙血的话:“老子喜欢,关你屁事。” --尾鱼 《怨气撞铃》
 
  【74】:他看到岳峰像受伤的兽似的,整个身子都蜷缩着往床底去,额头死死抵在地上,喉咙里发出呜咽似的声音。 --尾鱼 《怨气撞铃》
 
  【75】:出藏之后,季棠棠就改了汉装,辫子也都放开了--刚放的那一阵子简直惨不忍睹,从发根卷到发梢,剑拔弩张跟狮子似的,还是岳峰拖她到理发店烫的直,烫完了才发现这一年她的头发长的可真长,乌黑油亮的,都到后腰了。 --尾鱼 《怨气撞铃》
 
  【76】:什么是好日子呢,你不在的这一年,日历上那么多黄道吉日,没有哪一天我觉的好过,你陪着我就是好日子,刮风下雨下刀子都是好日子。 --尾鱼 《怨气撞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