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典语录 >《凰权》经典语录

《凰权》经典语录

时间:2015-12-18 来源:阅来网

  【1】:你成功威胁了我。只不过仗着 我,在乎你。 --天下归元 《凰权》
 
  【2】:我总在这里等着,你不过来, 不让我过去,那么我就在这里,累了 的时候,退后一步,回头看,我在这 里。 --天下归元 《凰权》
 
  【3】:原来相逢不是巧遇,每个拐角处都有人处心积虑的在等你,不用这种方式,也会用另一种方式,和你邂逅。 --天下归元 《凰权》
 
  【4】:最后一滴酒,敬这一弯孤桥, 世事跌宕多变,唯此桥亘古。 --天下归元 《凰权》
 
  【5】:我要你走出困你的牢笼,我要你看见这世界不仅仅就是你眼前那一尺三寸地,我要你不要总做着套中人每碗肉必须得八块,我要你学会用目光正视我,我要你懂得哭懂得笑懂得计较和争吵,懂得,爱。”“……当我终有一日走出心的牢笼、看见一尺三寸地之外有人妩媚娉婷、脱去严实的套衣学会吃肉允许七块或九块、用全新的目光展望这阔大沉雄斑斓天地、第一次懂得哭懂得笑懂得计较和争吵,然而当我想告诉你这一切,云天苍茫,沧海空流,你却又在哪里?”“既然如此,我还要这破茧脱壳人生何用?不如三尺薄棺,一幅麻衣,葬。 --天下归元 《凰权》
 
  【6】:你予我此生全部,我还你一世成全。 --天下归元 《凰权》
 
  【7】:我都对自己发誓,永远不依靠 任何人,永远不指望任何人,终有一 日我要全靠自己居于人上,让那些俯 视过我的人,于尘埃对我仰视。 --天下归元 《凰权》
 
  【8】:若有一日为谁哭,必永不再笑。 --天下归元 《凰权》
 
  【9】:知微,纵然天下人皆为我敌, 独不愿有你。 --天下归元 《凰权》
 
  【10】:我们以为我们抵得过天意的无 情。却不知道强大的是命运。 --天下归元 《凰权》
 
  【11】:我敢拿这天下与你博弈,只求你不要拒我千里之外 --天下归元 《凰权》
 
  【12】:天下疆域,风雨水土,终将归我所有,你便是成了灰,化了骨,也只能是我的灰,我的骨。 --天下归元 《凰权》
 
  【13】:此生不可贪心太多,那年飞雪里她靠在他怀中,最后一眼向着高台的方向,他瞬间便懂得了一切。 懂得了心之所属,懂得了情意所系,懂得了世间情有千万种,爱有更多的表达方式,不必执念那最终。 她送了他此生全部,他还她一世成全。 至于他自己。 来过、爱过、哭过、笑过。 已经足够。 他带着今生第一抹笑意,转身,南行。 别了,我爱。 天涯很远,从此你在我心里。 --天下归元 《凰权》
 
  【14】: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只消我握了这天下疆土,你便是风,也只能是在我的河山之上飞扬的风。 --天下归元 《凰权》
 
  【15】:我什么都不为,只望能打拼下一片天下,将来成为你的退路。 --天下归元 《凰权》
 
  【16】:我的心,在它该在的位置,或 有一日翻江倒海,能换得它倾倒翻 覆。 --天下归元 《凰权》
 
  【17】:人生聚散无常,谁敢保证说一生不离不弃相伴到底?或许有一天,今日相聚的人都会天南海北,或许有一天,朝夕相伴的人突然忘记自己。 --天下归元 《凰权》
 
  【18】:这世间有多少人无缘无故的恨,就有多少人无怨无尤的爱江山多娇,却不与人共老。 --天下归元 《凰权》
 
  【19】:人之恶胜于畜,牲畜很少会无 缘无故挑衅你,背叛你,践踏你,伤 害你,但是,人会。 --天下归元 《凰权》
 
  【20】:世上最了解你的人,并不是你 的仇人,是不得不成为仇人的,曾经 的,爱人。 --天下归元 《凰权》
 
  【21】:凉薄的人,选择忘记。 --天下归元 《凰权》
 
  【22】:知微,我的余生,只想操心你。 --天下归元 《凰权》
 
  【23】:世上事,不能总因为自己不喜 欢便不去做。 --天下归元 《凰权》
 
  【24】:“……也许我不够简单,也许我也不会操刀砍人,可是你看,我会替你挡风遮雨,我不砍人我会阴人,我喜欢和你共一室炉火,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哄上你一夜,就怕你嫌我吵,你受伤哭泣的时候我想你不会肯让我看见,但是我如果真看见绝不会不耐烦的骂你,谁让你哭我让谁死,然后让那人死前也哭个痛快……知微,我不符合你的条件,你要求的那些我做不到,可是你不觉得,这样的一个我,也许更适合那样的一个你?” --天下归元 《凰权》
 
  【25】:哪怕前进一步是嶙峋悬崖,也 胜过一直堕于尘埃为人所唾。 --天下归元 《凰权》
 
  【26】:顾少爷:天涯很远,从此你在我心里。 --天下归元 《凰权》
 
  【27】:如果爱已不可能,多恨一点也不坏。 --天下归元 《凰权》
 
  【28】:宁:我真正希望的,是明媒正娶洞房花烛,是倾心相许一生不离,我有一万种办法得到你的人,但我宁愿用第一万零一种办法,来得到你的心。” --天下归元 《凰权》
 
  【29】:梦中江山,江山如梦……这一番乱哄哄你争我杀,到头来换了什么?不过是半樽薄酒,一身落拓,数曲残琴,满鬓风霜。 --天下归元 《凰权》
 
  【30】:那一年,霜白的芦苇和飞鸟的落羽,都化成破碎的飞雪,覆盖了帝京七日,长夜孤灯,新棺雪下,谁的名字被冰冷的掌心焐化。原来爱情,从来敌不过血脉对立,皇权生死。爱恨是非,从此,永在路中。 --天下归元 《凰权》
 
  【31】:江山如梦,人在梦中,深魇未醒,何时走出? --天下归元 《凰权》
 
  【32】:我们一生笑得虚假,我们没有 哭的权利。谁能丢开了红尘牵念,忘 做了凡人百年? --天下归元 《凰权》
 
  【33】:当我终有一日走出心的牢笼、看见一尺三寸地之外有人妩媚娉婷、脱去严实的套衣学会吃肉允许七块或九块、用全新的目光展望这阔大沉雄斑斓天地、第一次懂得哭懂得笑懂得计较和争吵,然而当我想告诉你这一切,云天苍茫,沧海空流,你却又在哪里? --天下归元 《凰权》
 
  【34】:没有凤知微,顾南衣是谁? --天下归元 《凰权》
 
  【35】:知微,你看,这些过 往,我让人仔仔细细的都刻在了这 里,百千年后所有的人都老去,唯殿 堂长在,不论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江山更替、甚或人心游移,只有它们 总在这里,历光阴不老,永不磨 灭。” --天下归元 《凰权》
 
  【36】:吹着笛,找着树,寻到你。 --天下归元 《凰权》
 
  【37】:此刻她看起来悠然而安详,没有防备的靠着顾南衣,和在他身边时时警惕刻刻紧张截然不同。 他能给她的,是风浪是惊险是腥风血雨是暗刃锋藏,是这浩荡江山诡谲朝堂铁马金戈虎斗龙争,永在途中,没有休息。 他给不了山水田园耕读悠然,给不了清逸隐士携手江海。给不了纯净如一给不了全然放手。 可是。 她真正适合的是争斗,不是么? 她天生外静内热的血液,只为这天下舆图奔涌翻腾,如那垂落的大旗,只在大风过时猎猎招展。 旗帜永远在等风。 --天下归元 《凰权》
 
  【38】:您认为您是可以依靠的吗?您学的是登龙术,行的是困龙计,干的是灭龙事,操的是屠龙刀,胜则登临天下俯瞰苍生,败者满门缟素刑台染血,一生行事,钢丝之险,败,则需陪您丢命,胜,不过是您后宫三千分之一,您拿什么来承诺完整美满一生? 您认为您是为了谁可以让步或牺牲的吗?您心若铁石,手腕铁血,从不会为任何人而退却自我,您连区区一个青溟,都不容我一展长才,您连我这样一个微末小吏,都觉得警惕不安,时时试探步步防备,将来,就算我做了您那三千分之一,您又会允许我拥有怎样的自由? 综上所述,若以青溟书院学生试卷成绩论,楚王宁弈,不合格也! --天下归元 《凰权》
 
  【39】:赫连铮:“知微,哪怕这是个虚名我也要,因为这是我能离你最近的距离.” --天下归元 《凰权》
 
  【40】:我是死过一次的人,因此想要尝试努力更好的活一场,想要学会珍惜人生里一些难得的心意,想要偶尔放肆一下遵从自己的心。 --天下归元 《凰权》
 
  【41】:“天下无不死的英雄,也没有不毁的殿堂,终有一日,它们还是会湮没于尘埃。” --天下归元 《凰权》
 
  【42】:敬自己。 敬你从今之后,寂寞永恒。                                       --晋思羽 --天下归元 《凰权》
 
  【43】:今日刻上心版之深深烙痕,到了明 日,或许只是一缕枯黄的旧月光。 世间恩怨,最难解。 --天下归元 《凰权》
 
  【44】:世人对于他人灾祸,一向都是既有事不关己的庆幸,又有幸灾乐祸的窃喜的。 --天下归元 《凰权》
 
  【45】:去吧。 你要翻覆天下,我便等着兜住它。 --天下归元 《凰权》
 
  【46】:知微,你看,这世上只有我才最适合你--心思、步调、筹谋、决断,你,和我。 --天下归元 《凰权》
 
  【47】:他要这承平天下,更要承平天下里有安然稳妥的她。 --天下归元 《凰权》
 
  【48】:“那便把它记在心里,化为灵魂也意识不灭。 --天下归元 《凰权》
 
  【49】:求十全完美,忘九死一生,看似八面威风,实在七窍不通,浑忘得六亲不认,搓揉得五脏不生,缠磨得四肢无力,颠倒得三餐不食,终落得二地相望,不如抛--一片痴心! --天下归元 《凰权》
 
  【50】:曼春:“如果你最终不能爱”“请告诉他有一个人这样爱过他” --天下归元 《凰权》
 
  【51】:我爱他比山海阔大,胜于所有。--华琼 --天下归元 《凰权》
 
  【52】:宁:…看吧,父皇,其实儿臣也觉得这孩子根骨很好……您要愿意,把皇位传给他也是上策……只是刚才儿臣替他把脉了……这孩子 怕是活不过七岁……真是可惜。” “孽子……孽子……” “是啊,您孽子真多,不过好在都死了。 --天下归元 《凰权》
 
  【53】:知微。 我但愿能看见你决然运剑,劈开这风雨江山雾霭迷障,甚至……劈开我。 胜过沉默庸碌,在不为我所知的角落老去。 --天下归元 《凰权》
 
  【54】:--依你……都依你……天下是你的……但是你给我……给我杀了那个凤……风……凤…… --凤知微。 --对!凤知微! --不,谁死了,她也不会死。 --你……你……你…… --因为。 --我爱她。 --天下归元 《凰权》
 
  【55】:出身富贵的人是永远不会懂得在贫寒中挣扎的小子对天生贵族的仇恨心理的。 --天下归元 《凰权》
 
  【56】:好一招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头前脚后七上八下群魔乱舞手舞足蹈四面埋伏八方琵琶平沙落雁登萍渡水绝妙轻功。 --天下归元 《凰权》
 
  【57】:……我但望你强大而勇敢,不需要任何护佑,却又希望你柔弱而依赖,能够被留在我身边。 --天下归元 《凰权》
 
  【58】:敬自己,为你越来越软的心。--晋思羽 --天下归元 《凰权》
 
  【59】:那一路南巡,巡的是多年前的旧梦,往事历历而来,故人却已不再。 --天下归元 《凰权》
 
  【60】:太过绝艳终将折福,折自己或他人之福。 --天下归元 《凰权》
 
  【61】:知微,你的余生,当真便这么要和我,山海遥迢的别离了? --天下归元 《凰权》
 
  【62】:宁:“真的讨厌我比你美?” “哪能呢?”  “我可以为你变丑,只为配上你。”  “哪能呢!”  “你总是不信我。”  “哪能呢!” --天下归元 《凰权》
 
  【63】:喜欢她,成全她,天地广大,由她。 --天下归元 《凰权》
 
  【64】:人生苦短,与其用那么多时间去仇恨,不如试着让自己快乐点,我……只希望你快乐。 --天下归元 《凰权》
 
  【65】:知微身边的男人,宁弈恩怨纠缠,南衣心思纯澈,知微的态度虽然看起来始终不涉情爱,但很明显,将来或一笑泯恩仇携手天下,或半生付流水归隐山田,总不外是这两个人。 唯有赫连铮,就现在看来,知微视他如挚友,态度极近,唯因这样的近,反而分外坦然旷朗,半分旖旎心思也无。 他看似离她最近,连大妃名分都是他的,其实却是最远。 --天下归元 《凰权》
 
  【66】:凭我十五岁入青溟,擢英长卷成就无双国士;凭我十六岁入内阁,南海出使首建船舶事物司;凭我十七岁拜副将,白头崖下覆了你大越十万兵! --天下归元 《凰权》
 
  【67】:这一生,我的大妃,是凤知微。 --天下归元 《凰权》
 
  【68】:不要告诉我你不需要保护,不要告诉我你不寂寞,知微,我只希望你,在走过黑夜的那个时辰,不要倔强的选择一个人。 --天下归元 《凰权》
 
  【69】:你承诺过找到我,但是每次都是我来找你,你这个……撒谎精。 --天下归元 《凰权》
 
  【70】:在这里,烟灰不起,哭泣只能埋在尘埃 --天下归元 《凰权》
 
  【71】:两个人一坐一卧,分享彼此的沉静,听花瓣从枝头簇簇散落,听鸟儿的翅膀掠过带露的草尖,听残破的荷叶上泻下晶莹的水珠,看见看不见,没那么要紧,景在心中,人在心中。 --天下归元 《凰权》
 
  【72】:中原还有句话,叫做两害相权取其轻,就是两个糟糕的后果,选其中比较不那么严重的一个,世上事,本来就不是能事事完美的。 《凰权》
 
  【73】:原来楚王之所以对魏司业特别客气是因为他的断袖之癖再次发作,所有今日趁魏司业得罪他之机威逼,魏司业自然断然拒绝。但是私下相处的机会难得,楚王殿下狼心大盛,于是扯袖子、拉领口意图用强,并把嘴凑过去准备强吻。魏司业怒极之下扞卫贞操,所以要自杀--对的就是这样一点也不会错。 --天下归元 《凰权》
 
  【74】:江山多娇,却不与人同老。 《凰权》
 
  【75】:谢谢你让我懂得了,什么叫难过。 --天下归元 《凰权》
 
  【76】:也许他更喜欢以往那些永恒的平静,但是现在,他愿意去懂那些。 懂得什么叫苦,就会懂得什么叫苦后的欢喜。 --天下归元 《凰权》
 
  【77】:松下为什么没有索尼强? PANASONIC(怕了索尼哥) --天下归元 《凰权》
 
  【78】:女人,不同于男人,男人动心,只会更加奋发,在自己要走的路上走得更远,女人动心,却往往一退再退,直至失去一切,换得彻底一个--输。 --天下归元 《凰权》
 
  【79】:赎尽罪孽,越过生死。 --天下归元 《凰权》
 
  【80】:斯人至无情,竟叫人痛到骨子里 --天下归元 《凰权》
 
  【81】:呵……其实他错了,像他和她这样的人,是永远也不会真的不知今夕何夕的。他们最大的痛苦,从来都是活的太清醒,太清醒。 --天下归元 《凰权》
 
  【82】:“南衣。”凤知微突然轻轻道,“世上最可怕的,不是路不好走,是根本没有路。” 顾少爷沉默着,忽然道:“没有路,给你劈开。” 顿了顿,他道:“拿命。” 凤知微震了震,良久道:“南衣,记住,任何时候,为我珍重你自己。” “不。”顾南衣静静道,“没有凤知微,顾南衣是谁?” --天下归元 《凰权》
 
  【83】:南衣,我希望你懂得人世间的所有真实和美好,却不希望你因此背上负担,你做你自己就好。 --天下归元 《凰权》
 
  【84】:天水之青,顾我南衣。 --天下归元 《凰权》
 
  【85】:恨我吧,下决心做我的敌人吧,不要再给我任何温情吧,也好让我学着恨你,让我不要再次犯傻救你,让我在再有机会时---能够不放过你。 --天下归元 《凰权》
 
  【86】:别了,我爱。天涯很远,从此你在我心里。 --天下归元 《凰权》
 
  【87】:有种人,因为一无所有,也就在不怕失去。一如我浪漫鲜亮的回忆,在落雪的那一夜,湮没繁华。 --天下归元 《凰权》
 
  【88】:从此,爱恨是非,永在路中。 --天下归元 《凰权》
 
  【89】:天地不过一寸三尺,她在其中,人间不过支离破碎,唯她完好,不介意浑沌惊破,更宁愿凝冰化尽,他一寸寸打开自己,等她纤指轻叩,敲开黑暗深处久闭心门她说,要有光,那么他情愿,被照亮 --天下归元 《凰权》
 
  【90】:“顾南衣为了她,可以不是顾南衣。”他平平静静的道,“宁弈,可以不是宁弈吗?” --天下归元 《凰权》
 
  【91】:空留一缕被命运剪碎,渡不过关山的旧月光。 --天下归元 《凰权》
 
  【92】:我曾以为分离便是崩溃,然而事到临头才发现有时候分离也是成全。 --天下归元 《凰权》
 
  【93】:有些相遇初始是缘,到头来却是劫。 --天下归元 《凰权》
 
  【94】:“作为女人,最讨厌的事情是什么?”  “--楚王殿下比她美!” --天下归元 《凰权》
 
  【95】:就是这个男人,困他、压他、抑他、伤他、到死都在防备他,临终还在想着翻覆他。 --天下归元 《凰权》
 
  【96】:你是我曾经想要放纵的自由,曾经想要遵从的心意,曾经想要放弃一切换来的拥有,然而最终,你的名字,只能写在长熙十六年宁安宫的雪下,被我的掌心焐化,在被那日的雪层层覆盖,永远无法拔雪去寻。 --天下归元 《凰权》
 
  【97】:“教你个不迷路的办法。”    “这种树盛大江南北都有,以后我们到了哪里,如果失散了,不管多紧急多不方便,我们都不要忘记在这种树的树根下留下这图案,然后方便找到彼此。”    “你就负责留记号,我认得路,我来找你。”     你承诺过找到我,但是每次都是我来找你,你这个……撒谎精。      吹着笛,找到你。 --天下归元 《凰权》
 
  【98】:人世间是不是真的有一处蓬莱,供那些行走疲累的人们遁世而居,在青崖白鹿间放归心事,找回心灵深处真正的逍遥? --天下归元 《凰权》
 
  【99】:杀人需要理由吗? 需要吗? 不需要吗? ---你知道的,我不怨什么,只怨这长乐未央我拱手相让。 --天下归元 《凰权》
 
  【100】:不知道哪里在痛,又或者哪里都没有痛, 只是有些什么东西,琉璃般的脆裂,隐约间 似乎听见“咔嚓”一声,不知道哪里碎了。  相遇不过大梦一场,你我皆是过客。  缓缓抬起衣袖捂住唇,一点鲜红染上衣 袖,他目光沉冷无声抹去,而她不知何时已 背过身,背影挺直而纤秀,他注视那背影, 突然觉得,有一句话,现在不问,也许就永 远没有机会了。  “你……可有爱过我?”短短几字,问得艰 难。  她顿了顿,半晌回,巧笑嫣然,吐字清 晰。  “没有。” --天下归元 《凰权》
 
  【101】:南巡回去后他并没有怅然若失--今年巡不着,便明年,明年巡不着,后年也可以的。 有些寻找,不可以有尽头。 --天下归元 《凰权》
 
  【102】:他那样在意着的是,凤知微 然而突然今夜,他终于把女人和凤知微联系在了一起 美丽,等于,女子 凤知微,等于,美丽 凤知微,等于,女子 顾少爷心情好了起来 凤知微是女的 真好 --天下归元 《凰权》
 
  【103】:原来我从来都是你的目标--不是爱情,而是皇权生死。 原来我从来都站在你对面--不是命运,而是血脉安排。 原来我这一生,注定没有放纵之期,等我想将心事跑马,命运便要狠狠勒住我的缰绳,再给我最重最彻骨的一鞭。 --天下归元 《凰权》
 
  【104】:大越的枫林映雪,真的很美。只要你来,大越永远庇护你。 --晋思羽 《凰权》
 
  【105】:似乎是痛,似乎是空,又似乎,不过是一梦。 --天下归元 《凰权》
 
  【106】:规矩说到底都是人定的,规矩向来是用来给暴力破坏的,规矩遇上不守规矩的,那就是废话。 --天下归元 《凰权》
 
  【107】:深殿内一阵窒息的空寂,长窗外一朵开得 正艳的秋海棠,突然无声萎落。  “好。”良久之后,他终于也笑了笑,传闻 中的容颜绝世,此刻笑起来竟也不比那萎落 的花好看多少。  他不再看她,眼神却已渐渐沉敛,突然轻 轻拍掌。  只是那么清脆而淡定的一声,大殿内余音 犹自袅袅。  远处突然响起排山倒海般呼啸,像是海浪 在飓风卷掠下猛然竖起,厚重如墙般横亘于 金殿之前,刹那压下步步逼近的杀戮之声。 --天下归元 《凰权》
 
  【108】:我倒希望我问错,最好都是错。 --天下归元 《凰权》
 
  【109】:她真正适合的是争斗,不是么?  她天生外静内热的血液,只为这天下舆图奔涌翻腾,如那垂落的大旗,只在大风过时猎猎招展。  旗帜永远在等风。 --天下归元 《凰权》
 
  【110】:辛子砚急忙把脸凑过去,挤在栅栏间,将一张眉目如画的脸,挤得扁扁。 胖阿花沾血的手,落在了他的脸上。 似乎要像多年来一样想拍就拍,落下时却只剩了轻轻的一抚。  一生里第一次也最后一次温柔的相触。 “……老了……” 一声轻轻叹息逸出喉间。 沾血的手指,无力的落了下去。 日色在这一刻收尽,只留一抹枯黄的光在灰黑墙壁间辗转,空气里有薄而凉的气息,传说里这是人一生最后一口气,游移不休。 胖阿花安静了下来。  她死在丈夫身前,隔着牢门。  一生里最后一句话,是在忧心他的老去。 --天下归元 《凰权》
 
  【111】:“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克死丈夫的寡妇,至今没有入我燕家门,也敢说怀我燕氏皇族神圣血脉?” “怀石!”华琼立即退后一步,高呼,“你听见没有?我现在就问你一句,你娶不娶我!” 一片寂静,众人如泥塑般钉在当地,都屏住呼吸,为这女子的大胆决然所惊。 千余人中央日光琅琅,那女子立于日光下,朗然坦腹,当众求嫁,不惜自己一生名誉命运,拼了此刻救得情郎。 短暂的安静令人觉得难熬,所有人呼吸都被拉长,随即,在祠堂深处,远远的燕怀石的声音响起。 只有一个字。 “娶!” 斩钉截铁,一往无回。 --天下归元 《凰权》
 
  【112】:人生聚散无常,谁敢保证说一生不离不弃相伴到底?   或许有一天,今日相聚的人都会天南海北,或许有一天,朝夕相伴的人突然忘记自己。   今日刻上心版之深深烙痕,到了明日,或许只是一缕枯黄的旧月光。 --天下归元 《凰权》
 
  【113】:断刀落在姚扬宇脚下,他痴痴的低着头,凤知微早已不再回头,转身就走。 “魏大人!” 身后有重重跪落声响。 凤知微于凄冷月色下半回首,便看见那骄狂帝京二世祖,跪落尘埃血色中。 秋月霜白,少年们仰起的脸比月更白,却沾着日光一般鲜艳的血色,用那样痛而切的目光,深深的看着她。 “愿一生追随大人骥尾,永为驱策!” --天下归元 《凰权》
 
  【114】:他学会了吃三块肉,也学会了强迫自己对仇人鞠躬。                                                                                                             这收获并同时并失去着的复杂人生。 --天下归元 《凰权》
 
  【115】:观尔面目可憎似菜刀。 --天下归元 《凰权》
 
  【116】:我曾以为分离便是崩毁,然而事到临头,才发觉有时候分离也是成全。 就此割舍我的骨血我的亲人,成全你最广大最艰难的那个誓言。 --天下归元 《凰权》
 
  【117】:他看定她,她笑容婉约一如初见,他掉开 眼,五指一紧,掌间玉杯砰然碎裂。  鲜血涔涔里他漠然对着空气道:“来人。”  大殿四角立即鬼魅般闪现数条人影。  她抬眼一瞥,平静转身,密密长睫垂下, 遮住晦暗变幻眼神。  那些难以出口的秘密,便随这一身长埋 吧……  听得身后他语声清凉,字字斩金断玉。  “带她下去,押入暗牢,三天后……”  他闭上眼。  “凌迟。” --天下归元 《凰权》
 
  【118】:生命太长,长到很多人忍耐不得自行结束。  生命太短,短到有时不会给人等候一秒的时间。 --天下归元 《凰权》
 
  【119】:相遇不过大梦一场,你我皆是过客。 --天下归元 《凰权》
 
  【120】:他将自己拆成齑粉,一点一滴彻底融入凤知微的天地,为此不惜涂抹凡尘颜色,不惜击破灵魂禁锢,做可能和她相融得凡人,所说宁弈为凤知微放弃的是江山天下,顾南衣放弃的就是整个自己 --天下归元 《凰权》
 
  【121】:她说要翻覆天下,我便等着兜住它。 且去罢。 我自要这承平天下,更要这承平天下里,有安然稳妥的她。 --天下归元 《凰权》
 
  【122】:看你气质比王孙公子还贵气,看你行事比穷家小子还小气。 --天下归元 《凰权》
 
  【123】:他微微笑着,不用看也知道,那些纵横道 路,那些宫阙角落,都会在那掌声落下后涌 出无数黑色暗流,那是他暗伏下的精英军 队,会用闪耀寒光的百炼兵刃,迎上那些妄 图践踏皇权,将血污军靴踏上玉阶的叛军。  事到如今,深情蜜意抵不过你死我活,而 他二十余年珍贵心意,再不能用来浇灌这朵 带毒的罂粟。  容得她翻覆到今日,也够了。  “哎,我还是输了。”她探头向殿外看了 看,语气轻松,“真可惜。”  “是啊,可惜。”他轻轻咳嗽,咳出血 丝,“你看,即使你多年前就留下了这着杀 招,即使你要了我的命,可是你千辛万苦找 回的大成帝国,还是注定要崩塌于今日。”  “没关系。”她笑,“能和您共死,就是我的 荣幸。” --天下归元 《凰权》
 
  【124】:15.你学的是登龙术、行的是困龙计、干的是灭龙事、操的是屠龙刀,胜者登临天下俯览众生,败者满门缟素刑台染血,一生行事,钢丝之险,败,则需陪你丢命,胜,不过是你后宫三千分之一,你拿什么来承诺美满一生? --天下归元 《凰权》
 
  【125】:他一笑,薄唇一抹讥嘲弧度,漫不经心将 酒壶交给她。  酒色碧如玉,皓腕凝霜雪,一线深翠自纤 纤指间泻落,落在白玉盏中琳琅有声,四周 很安静,锦帐绣幔沉沉垂落,隔绝了世间一 切喧嚣。  包括宫阙玉阶之下,近在咫尺的叛军的呼 啸和厮杀。  属于她的,叛军。  那些硝烟和血气仿佛被阻拦在很远的地 方,不入那两人之耳,寂静中他们仔细寻找 聆听彼此的呼吸……沉静、安详、几乎相同 的频率,在金鼎香炉袅袅轻烟里,历历分明 而又抵死缠绵。 --天下归元 《凰权》
 
  【126】:原来我从来都站在你对岸--不是命运,而是血脉安排。      呵……多么傻,多么傻。      原来我一生,注定没有放纵之期,当我想将心事跑马,命运便要狠狠勒住我的缰绳,再给我最重最彻骨的一鞭。      原来我所有的期望,都是浮在云端的梦想,看似美丽,实则随时都会被雷电劈开被狂风吹散。      原来我以为的触手可及,其实远在楚河汉界的天涯。 --天下归元 《凰权》
 
  【127】:“打算给我什么样的死法?”幽沉大殿昏暗 灯火下,她双手撑桌,将一张笑意嫣然如迎 风蔷薇的脸直直凑到他面前,“鸩酒?白绫? 背土袋?赐刀?”  “你想要什么样的死法?”他自斟一杯,动 作稳定,清冽酒液微微倾斜,倒映那女子迷 蒙眼神……多少年她活得云遮雾罩,到死都 不愿被他看清。  “怎么痛快怎么来,我是说,对你。”她 笑,温柔挽起袖子,向他摊开手掌,“让贱妾 最后伺候您一回吧。” --天下归元 《凰权》
 
  【128】:“我不想做天盛王朝被靴子熏死第一人。” “多少草原婆娘花重金为求我一只靴子!” “你家小姨永远不会成为你的草原婆娘。” “不是我的草原婆娘也不会是你的王妃!被多少女人睡过的男人!” “据说草原男儿成年就要由族中健妇教以床笫之事,美其名曰成人礼,被半老徐娘睡过的男人!” --天下归元 《凰权》
 
  【129】:如果他那么容易便忘记了我,那我哪里值得为他寻死觅活流连不忘?喜欢,也要有自尊的底线。 --天下归元 《凰权》
 
  【130】:“别让我失望,否则你会绝望。” “别让我绝望,否则我会疯狂。” --天下归于 《凰权》
 
  【131】:男人啊……都是爱江山甚于美人的。所以美人千万不可以随意动了心,自恋地以为自己的霸王会用江山来换她。 --天下归元 《凰权》
 
  【132】:这一生欢喜、幸福、在意、温暖……这一生苦痛、失落、恐惧、担忧……人间烟火红尘翻覆,是你给我。 --天下归元 《凰权》
 
  【133】:吹着笛,找到你--顾南衣 --天下归元 《凰权》
 
  【134】:知微,还记得那年,你和我说,要做一个简单的女子,配最简单的男子和最简单的生活,一间小屋,几亩良田,还有一个合适的简单的人,在你被羞辱的时候站出来替你挡下,在你被背叛时操刀砍人,在你失望时和你共向炉火慢慢哄我,在你受伤哭泣时不耐烦的骂你,然后抱住你任你哭……也许我不够简单,也许我也不会操刀砍人,可是你看,我会替你挡风遮雨,我不砍人我会阴人,我喜欢和你共一室炉火,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哄上你一夜,就怕你嫌我吵,你受伤哭泣的时候我想你不会肯让我看见,但是我如果真看见绝不会不耐烦的骂你,谁让你哭我让谁死,然后让那人死前也哭个痛快……知微,我不符合你的条件,你要求的那些我做不到,可是你不觉得,这样的一个我,也许更适合那样的一个你? --天下归元 《凰权》
 
  【135】:不过是一场别离,突然就变成了山海生死之隔,他满心以为会在上野和等着他的她一起,满载收获和喜悦逍遥回京,他想着要问问她收到信盒子没,喜不喜欢那朵芦苇和珊瑚,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在回南海的途中再去看看那芦苇荡,他想着要看看一别数月她是瘦了还是胖了,有没有被海风吹黑,有没有被南海的水滋润得更丰盈--他不能看见她那么久,那么久。 可等到能看见,却已不得见。  “等我。”  “总是要等你一起回京的。”  “我记住你现在的轮廓了,到时候给我查出瘦了,可不饶你。”  “如何不饶我?”  “杀了你,和你势不两立。”  彼时笑语,一语成谶。 --天下归元 《凰权》
 
  【136】:那一年密殿初建,从图纸设计到宫殿落 成,他都未曾让她插手,只是在完工后,带 她进去看了一眼。  犹记当时,集英殿前梨花落如轻霜,她银 色裙裾轻快拂过月辉皎洁的地面,旋一朵流 丽灿烂的花,月色花影里她扶着廊柱含笑 回,他瞬间被那恬然笑意击中。  彼时,情意正浓。  便是在那样飘散梨花清香的脉脉夜晚里, 便是在那样双目交视的微笑眼神中,她纤纤 十指拂过酒壶下的暗格,布下多年后的暗杀 之毒?  那一笑温婉,那眼波嫣然,那梨花落尽里 携手的温暖,原来,都只是幻梦里一场空 花?  他尚自沉浸于和她分享秘密的喜悦,她却 已不动声色为将来的生死对立留下伏笔。  原来,她从来都是他的敌人。 --天下归元 《凰权》
 
  【137】:身后突然一暖,顾南衣青荇般洁净的气味笼罩下来,闻着令人安适,凤知微心神还有些恍惚,心不在焉轻轻一让,道:“别闹。” 顾少爷才不理她,八爪鱼般将她抱着,细细嗅她淡淡香气,道:“我出力了,要求奖赏。” 凤知微愕然,少爷什么时候也会讨赏了?忍不住想转头看看这人还是不是顾南衣,无奈被抱得死紧,身后热力逼人而来,她担心自己会被这个手脚没轻重的家伙活活勒死,只好悻悻道:“行,奖赏,你想要什么?你先放开我。” “不。”顾少爷一向以口头拒绝她为乐,依旧紧抱她不放,“给你热热。”  凤知微哭笑不得,这都快进夏了,还需要热热?这么近的,倒是真瞬间起了一身汗,想要挣脱叫他别闹,顾少爷却突然指了指她的心口,道:“这里很冷。” --天下归元 《凰权》
 
  【138】:流落异国近二十年的孤军羁旅,漂泊他国有家而不能回的寂寞游子,在二十年后的今天,终于再见当年记载自己全部光荣和骄傲的旗帜,一瞬间二十年滔滔岁月流水而过,恍惚间皎皎少年还是昨日,再回首旧人不在,两鬓已霜。 --天下归元 《凰权》
 
  【139】:她像是他的血肉或心脏,经脉相连的存在,割裂不可忍受,失去便是崩溃。 --天下归元 《凰权》
 
  【140】:“你看,这三尺之地,可做眠床,自然也可以做墓穴。” --天下归元 《凰权》
 
  【141】:为了她,顾南衣可以不是顾南衣。 宁弈,可以不是宁弈吗? --天下归元 《凰权》
 
  【142】:最需要的时候,没有人站在你身侧为你遮风档雨,所有的敌意、欺辱、刁难、陷害,你要自己去挡,还要想法子给亲人挡,你步步提防过得很累,但是再累也不能后退,一旦退,就是一生命运被人随随便便作结。 --天下归元 《凰权》
 
  【143】:既然知微要天下,那么我就用整个草原的力量来帮助她--赫连铮 --天下归元 《凰权》
 
  【144】:如果她也那样认为,他说也未必有用。    如果她不那样认为,天下人谁说也无用。 --天下归元 《凰权》
 
  【145】:如果你不想活,那么我陪你一起死--顾南衣 --天下归元 《凰权》
 
  【146】:我是你的人,可以睡。 --天下归元 《凰权》
 
  【147】:你且去翻覆天下,我便等着去兜住他。 --天下归元 《凰权》
 
  【148】:吹着笛,寻着树,找到你。 --天下归元 《凰权》
 
  【149】:顾南衣为了她,可以不是顾南衣 --天下归元 《凰权》
 
  【150】:这辈子,我的大妃是凤知微。 --天下归元 《凰权》
 
  【151】:没有路,给你劈开,拿命。 --天下归元 《凰权》
 
  【152】:敬自己,为你越来越软的心。 敬自己。 敬你从今以后,寂寞永恒。 敬你。 敬你终于,懂得舍得。 --天下归元 《凰权》
 
  【153】:将酒杯在手中轻轻转着,她低问:“不怕我 下毒?”  “这座暗殿,多年来从无人进入。”他淡淡 道,“而这壶酒,陈放在暗格之内,也从无人 动过。”  “至于你……”他平静的抿一口酒,没有继续 说下去,眼神冰刀一般划过,那笑意是刀尖 上的寒芒,不动声色。  她无声笑笑,出神端详自己的手指,从被 骗入这座密殿开始,她已经经过了天下最懂 毒的药师、最擅暗器的巧匠、最懂暗杀的杀 手的重重搜检,别说一颗毒药,便是一根汗 毛,如果不属于她自己,也早已被捡了出 去。 --天下归元 《凰权》
 
  【154】:夜色深黑,层云飞动,银蛇般的闪电,灼 亮暗金色的云层边缘,将十万里漠漠长空, 犁出忏陌纵横。  一个黑云压城暴雨欲来之夜。  “嚓!”  一声暴雷终于划裂夜的寂静,天地瞬间白 茫茫大亮,勾勒大地之上树木张牙舞爪的狰 狞黑影,在那些长而妖乱的树影之间,有数 条更黑的影子,流星般飞越。 --天下归元 《凰权》
 
  【155】:确实,此刻,没人可以对他下毒,以翻转 这不利于她的局势。  不过……  她浅浅笑起,眉梢眼角盈盈一弯,竟然是 俏皮可爱的弧度。  “有没有觉得胸闷?”天生带着水汽的迷蒙 眼眸望定他,雾气后看不清她眼底真实神 情,“有没有觉得丹田刺痛?有没有觉得逆血 上涌,正在倒冲着你的气海?”  他也望定她,脸色渐渐泛了微青。  “这密殿自从落成,重重护卫,确实没有人 进来过。”她负手踱开几步,回眸笑看 他,“但是,落成之前呢?”  他震了震。 --天下归元 《凰权》
 
  【156】:我对我夫人那是此心天日可表必定同生共死的,我对其余美人那也是此情天长地久绝对句句真诚的,你不要随意侮辱我真挚的感情。 --天下归元 《凰权》
 
  【157】:“就在前不久,东坝那里,大越的骑兵追了上来,我们干过一场!当时刚刚战过一场,兄弟们的皮甲不够,互相推让,最后决定,以摔跤决定皮甲归属,他们每个人都抢着输!”姚扬宇脚踩在朱世容胸膛,呸的一口吐沫吐在他脸上,“最后还是一位队长‘弄权’,把自己的皮甲‘输’了,然后,被越军一枪穿胸,临死未倒,还捅死了举枪杀他的仇人--他妈的你们这些在后方龟缩不出的混账,还敢拨最差的皮甲,给流血最多的草原兄弟!” --天下归元 《凰权》
 
  【158】:老头啧的一声,正色道:“你蠢了,怎么没仇?先皇儿子生太多,是仇,朱标居然生在朱棣前面,是仇,生在前面是长子也罢了,居然还生了长孙,更是仇,长子长孙也罢了,为什么不是白痴?好大仇,而先皇被朱标父子和奸臣蒙蔽,没把皇位传给你爹,致使你爹只好自己去抢,江山百姓无辜遭此涂炭之灾,更是血海深仇,奸臣可恨啊,劝得先皇早些识时务把皇位给了你爹不就没事了?你爹那般热血正义,堂皇光明的奇男子,怎么能容忍先皇圣聪为人所蔽?须知主忧臣辱,主辱臣死,先皇英明受到如此侮辱,你爹怎能不挥师南下,为先皇报仇?” --天下归元 《凰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