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典语录 >《亲爱的弗洛伊德》经典语录

《亲爱的弗洛伊德》经典语录

时间:2015-12-18 来源:阅来网

  【1】:活着会很累,很痛,与这个世界和周围的人总是有摩擦,有无法纾解的矛盾,有些时候,我们会恨不得想杀人,想报复。可我们不会这么做。 因为我们能正视自己的阴暗,知道这是生命里必然要经受的痛苦和挣扎。我们能在挣扎后,让自己选择正确的路。 因为,这世上原本就没有纯粹的圣者,有的不过是,在同内心的黑暗斗争后,能保守本心的人。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2】:明天不会对任何人承诺一定到来,再见或许就再也不见,转身或许就再不回头。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3】:他目色隽永,缓缓地实话实说:“这世上,我只喜欢两样东西,星空和甄意。一样因为你,一样就是你。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4】:我认识一个模特,她遭人轮奸,她一度想亲手杀了那群人,可她最终选择去走法律程序;我认识一个演员,她精神病发杀了人,可以打官司免除罪罚,她却说杀人偿命,跳了楼;我认识一个女商人,她憎恨嫉妒自己的妹妹,想毁了她,却最终决定还是拯救她;我认识一个外科医生,她受人威胁,一度想听命,神不知鬼不觉地治死一个病人,但她最终拒绝;我还认识一个警察,她得知自己的同伴惨死后,恨不得亲手毙了凶手,可她还是尊重法律的判断……这样的人很多很多。有时候,你觉得老板开除你,断了你的经济来源,你想炸了公司;有时候,她觉得男朋友劈腿辜负了多年的感情,恨不得约他出来杀了他; 可更多的时候,你不会这样做,他不会这样做,我也不会这做。因为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活着。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5】:为什么之前的人生没有好好经营,努力奋斗?为什么没让自己拥有别人夺不去的品质,比如涵养,比如眼界,比如很多……     所以,才会在遇到一个真正优秀的人时,只能懊悔,其实配不上。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6】:满满一室书籍,皆是为她而写。 他从来不会说情话,只会一字一句,一言一语,平淡温和地记录她或快乐或窘迫或难过或振奋的话语,从此,篆刻下那话语里她流光溢彩的少年时光与青春。 只是,在每天一篇记录的最末,以最安宁的字迹写下他的心情,或许有稍稍的悸动,或许有淡淡的失落,或许有浅浅的期盼,写出来,却最是朴实无华-- “今天甄意忙,没看见甄意。” “今天看见甄意了。” “今天甄意没有回来。” 她呆呆靠在书架上,望着窗边的书桌,一桌一椅一盏灯,在秋风的吹拂下沉默而清隽,像坐在这里写字的那个人。 笔架上悬着几只小毛笔,桌子上干干净净,一座砚台,一条长墨,临着夜风,木棱支着窗子,外边是无尽的黑夜。 依稀看到,12年前,那个白衬衫的,不会说话的少年,就坐在那里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7】:她耐心等待了很多秒,他才抬起眼眸看她,说:“我在想一个数字,猜对了我就教你。”     “就这样猜?”甄意纳闷。     “嗯……”     “......”     又过了10秒,言栩想了想,决定好心给点儿提示:“我想的数字在2和4之间。”     甄意立刻道:“是3!”     “真遗憾。”言栩低下头去了,“我想的是2.8284271247462......”他在甄意惊愕的目光里说了几十位数后,道,“嗯,也就是根号√8。”     甄意:“……”     她抬头望住言格,你弟弟这么萌贱,你真的不知道吗?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8】:‘’甄意,我认为有一个契机,让我们分开8年,互相怀念,重新认识对方,审视自己,这样很好。 我觉得,你值得遇到更好的人,于是,我努力让自己成为那个更好的人。 我好像做到了,所以甄意,不要难过。这或许是应该高兴的事。 至于你的病情, 过去,他们说我生了病,你说没关系;现在,他们说你生了病,我也说,没关系。” 甄意的眼泪如开闸般汹涌: 言格,你怎么能如此爱我?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9】:她忽然想起12年前,  那天,  言格的家庭老师带他出去散步。回来后,言格忽然说,他不想接受家庭教育了,想上学。他指了指单肩包上家庭老师别上去的深中徽章,说了四个字:“这个学校。”  她很惊讶,想问清楚,但言格不解释,转身走了。  她跟过去。  正值傍晚,山里下了雨。  雨水顺着古老的屋檐哗啦啦地流,院子里的芭蕉叶子噼里啪啦地响。  少年的言栩坐在阁楼前的木阶上,望着一串串的雨线把天空分割。  少年的言格过去坐到他身边,不由自主也望着天空和雨线,两个一模一样单薄年轻的背影。  少年们没作声,仰着头,望着流光溢彩的雨天,看了一个小时的下雨。  雨停的时候,言格说:  “言栩,我遇到一个女孩,  她从天而降,像一颗彩色的太阳。”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10】:你不知道,你对我,像全世界一样重要。人生的最后时刻,当然要用百分之百的热情和你快乐地过。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11】:因为总是担心哪天挥手分别,意外就让我们分离。总是担心前一秒还在远远地对你微笑,后一秒就车祸台风意外海啸。总是担心买好了电影票,捧着爆米花,你却没有出现。总是担心明明约好了去哪里,却最终独自前行。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12】:很多事情,不记得了,不记得了,唯独记得,爱过你。 《亲爱的弗洛伊德》
 
  【13】:言格,我是如此心疼你。心疼你为我受的伤,心疼甄心给你的伤,心疼你对我的执迷不悔,心疼如果我失去了自由不能陪在你身边,你会从此沉默绝望。 如果不是你,我愿意被关起来,不再对任何人造成伤害。 可,这世上,只有你能给我救赎,也只有我能拯救你。 所以,即使我是全天下眼中的精神病和危险分子,为了你,负全天下人,又如何呢?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14】:我自倾情,你且随意。没关系,我不会生气。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15】:偶尔真心,多半假意。逢场作戏,各取所得。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16】:有一天晚上,甄意临睡前,对言格说: “你看,她平时都好乖,一见有你在就爱哭了。下次不许哄她了。” 言格把她的手从被子外拿进来,拢在怀里,道:“不行。”  “为什么?”  “……”他闭了闭眼,轻轻道,“如果她哭,我不哄她,我怕她以为我不爱她。”  甄意一愣,又见言格的目光挪过来,落在她脸上,轻轻浅浅的,不带情愫:  “就好像你。从认识你到现在,我最怕你哭了。又心疼,又不知所措。那时候,我不会安慰,也不知该怎么做; 怕我表现得无动于衷,让你以为我不在乎你;又怕我的反应不对,让你以为我不够在乎你;怕你因此独自抹眼泪默默地伤心绝望;所以,任何时候你一哭,我都会很紧张很担心;根本不可能坐视不管。”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17】:这个世界上,时时刻刻都有意外发生,或主观,或被迫,太多了不是吗?所以把每一分钟都当作最后一秒来过啊!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人生最后的时刻。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18】:正值傍晚,山里下了雨。 雨水顺着古老的屋檐哗啦啦地流,院子里的芭蕉叶子噼里啪啦地响。 少年的言栩坐在阁楼前的木阶上,望着一串串的雨线把天空分割。 少年的言格过去坐到他身边,不由自主也望着天空和雨线,两个一模一样单薄年轻的背影。 少年们没作声,仰着头,望着流光溢彩的雨天,看了一个小时的下雨。 雨停的时候,言格说: “言栩,我遇到一个女孩, 她从天而降,像一颗彩色的太阳。”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19】:彩虹也说她不可思议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20】:“言格?” “嗯?”“我们现在,是在一起了吗?” “没有。” “……” 一瞬间,甄意简直要气爆,甩开他的手:“你这是典型的占着茅坑不拉屎!” “……” “甄意,不要妄自菲薄。”他眸光清浅,慢慢地,认真地说,“你怎么会是茅坑?” “……” 她眼神幽幽的,恨不得把他一口吞了。 “甄意,别生气。”他抿了抿唇,郑重地说,“我的意思是,我都还没开始追你。”“啊?”这样的反转,甄意全然没料到,愣住,跟做梦一样。 没听错吧? 他,追她? 甄意呐呐的:“所以你刚才……在那些同学面前……是在表白?” 路灯微朦,他脸色微红:“嗯。” “但,怎么会选择这种情况下,我以为你不喜欢让大家知道你的私事。” “是,是不喜欢。”他侧头看她,黑眼睛在夜里愈发深邃了,“只不过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21】:“言格,”她歪头望他,“你孤独吗?” 他垂一下眼眸,静默不答。 孤独这个词,他并不太懂。或者说,认识她之前,不孤独;认识她之后,孤独了。 熨烫而逼仄的裤兜里,暖意融融。到了某一刻,她却松开了他的手,他心莫名一落,可她并没有抽回,小手一绕,拍拍他的手背,温顺柔缓地摸摸:“言格,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呐。这样你就不会一直孤独了。” 言格还是没有作声,嗓子很紧张,呼吸也困难起来。 甄意再度握住了他的手,心底一点不痛,只心疼他。自从听了安瑶的话,她就明白了:追他的那三年,他其实一直在默默地努力。从一开始的没有任何反应,看不见她,听不见她;到后来的看得见她,听得见她;再到后来的看得见和她有关的人与事,听得见与她有关的人与事;直到最后的看得见别人,听得见别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22】:她忽然问:“言格,你有啄木鸟厉害吗?” 他侧过头来,低眸看她,眼神在问: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啊。” “......”他完全不好奇。 她小跑到他前面拦住去路,他略一思量,止了脚步:“干嘛?” “给你个机会,证明你比啄木鸟厉害。”他不理解,但也不问,安静看她。 她尽全力踮起脚尖,昂着头,小脸凑近他唇边:“你把我的脸当做树好了。”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23】:司瑰无意回头,见甄意站在大门口,雕塑一样执着地望着。 外面飘着细丝丝的雨。言格快步走下石阶,去停车场开车离开。 甄意站在台阶上,目光始终追着他,那个眼神,不悲不伤,安静的,悄悄的,欢喜着,雨丝飘在她脸上头发上,她犹不觉,兀自守望着。 司瑰在她身边站定:“你这样望着他,他从不知道,也从不回头。何必呢?” 她心疼,“甄,算了吧。或许他不是你的那杯茶。” 甄意摇摇头。 不能算了。 虽然她也搞不清为什么那么迷恋他,但她只爱他,12年。 “甄意,喜欢他的感觉是什么?” “安全。”“安全?” “嗯。我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他,但我希望他爱上我。我很努力,希望他爱上我。因为我知道,他是那种爱上谁便永远不会离开她的人。如果他爱上我,就再也不会离开我。我很确定。”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24】:她趴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喘道:“有人说,不管杀人有什么理由;救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医生可以因为病人以后会成为罪犯而不施以援手吗?人,可以因为别人以后会杀人,而让现在的自己见死不救吗?或许可以吧。只是,我不可以。”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25】:他的心稍稍撼动,倒是没料到她能自我剖析得如此透彻。 “甄意,我对你刮目相看。” 平实而清醇的嗓音,简简单单的字句,却叫甄意嗓子发酸,片刻前侃侃而谈的人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出。 “比你的很多同行,你其实好太多。”言格说,“甄意,除去你说的那些不足,你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律师。这样的律师很少见。你很难得。” 她躺在地上,莫名轻轻地颤抖,不知为何激动而震颤,却是好的。 “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他嗓音很轻,听着温和而清澈,“有两种东西,我们愈是时常反复地思索,就愈是给心灵灌注了时时翻新,有加无减的赞叹和敬畏……”“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法则。”甄意微笑着接话。 康德的墓碑铭文。那些年跟他泡图书馆看哲学,她无聊时背过一些。 于是,化作了此刻的心有灵犀和天衣无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26】:摇椅慢慢摇,耳畔还有他有力的心跳声,甄意内心安逸而宁静:还好她相信他,还好他值得她信任。 比起不被人信任,她以为,没有可信任的人,更可悲。 他闭着眼睛在她身旁安睡,却似乎感应到她的想法,缓缓地唤她:“甄意。” “嗯?” “那天你给我打电话,我没有接到,我很抱歉。” “嗯。” 世界安安静静的,风在树梢,阳光很好。 他说:“感谢你那样信任我。” 那样可托付生命般的信任,何其珍贵。 “不用谢。”她闭着眼睛,蜷缩在他怀里,眼角有泪花,唇角有微笑。 摇椅仍在轻轻地摇,这样相拥睡去,多好。 能和他一起睡觉,她心里,一世安宁。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27】:成亲!     成为他最亲近的人,他的心思只说给她听,他的情感只对她表达,他的枕边只留给她安眠……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28】:“你们都说我痴情,说他无情,”甄意摇头,心疼,“不是的,他对我的好,只有我自己知道;他有多好有多值得,只有我知道。” --甄意 《亲爱的弗洛伊德》
 
  【29】:“甄意,活着好累啊。”淮生也低头靠在她耳边,轻轻地叹息,像在催眠,“真的好累,好痛苦啊。每天都要挣扎,每天都要彷徨,活着太辛苦太孤独了,跳下去吧,跳下去就再也没有痛苦了。就会永远解脱了。” “甄意,你现在多痛苦啊。跳下去吧。” 甄意伏在边缘,冷风像冰刀一样刮着她背上的伤口,她真的很累,很痛苦啊,所以她连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 可是,她呜呜直哭,一直在哭,却也一直在摇头。 她要等言格。她还要见言格。 因为得到了这世上最美好的爱情,所以所有的哭累和痛苦都变得不值一提。 她不要死,也不能死。 她死了,言格该怎么办? 只要一想到,他从她死掉的那天开始,缓缓地抿紧唇,低下头,从此再不开口说话,也再不听人说话…… 她的心就痛得无法呼吸,要滞闷死去。 她知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30】:他倒从容配合地听着,就说了句:“嗯,知道了。” 他嗓音像瓷,又像此刻慵懒的阳光,这样专注以待地回答她,她反而一下子忘了词,不知接下来还要交待什么。 她又赶紧翻纸张,唰唰地响。边翻便轻轻吸了口气,可莫名脚还是在抖。 他低头看着她半晌,终于问:“甄意,你在担心什么?” 她一愣,仰头看他,目光有些茫然,半晌又低下头,捋了一下耳边的碎发,声音又细又小:“我怕他们欺负了你。” 有一瞬间,世界是安静的。 言格静静看了她几秒,才轻声道:“甄意,我没那么弱。” “我知道啊,可……”尾音没了,她没继续说。 他手插兜,背身立着,又问:“他们能有你伶牙俐齿? “不一样,”甄意瘪嘴,有些委屈,更有些霸道,“我说得,别人说不得。” “……是。……你说得,别人说不得。”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31】:甄意执拗地睁着眼睛,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从她苍白的脸颊滚落。 潮水缓缓褪去,脑子里陡然空了,她累得精疲力尽,只听见甄心的声音:“杀了她,甄意,杀了她。” 她怔怔的,眼睛里空茫无神,却传来言格的声音,很轻很缓,带着她从未听过的温柔,仿佛要将她的心融化:“甄意,看到你这样,我很心疼。所以,很抱歉,我想让你忘了这几天的伤痛。但我并不是永久清除你的记忆,而在今后的某个时刻,你也会在正常或受刺激的情况下再度想起。 那个时候,或许我陪在你身边,握着你的手,陪你度过;或许我并不在,于是你只能靠自己。我相信你的勇气和力量,相信你可以。 甄意,不要听任何人的责备,这并不是你的错。” 这便是那天他给她催眠后刻进她脑海的话,缓缓地,像清泉一样流过她的心间,“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32】:“现在在想什么?” “很迷茫,很害怕,很彷徨。” “为什么而迷茫?为什么而害怕?为什么而彷徨?” 她垂眸,眼泪一颗颗砸下:“再不能做律师,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他抬手,食指拂去她的眼泪:“如果是甄意你,这有什么好哭的呢?” 她怔松地抬头,他指尖微凉,仍触碰着她的肌肤。 “什么?” “我一直觉得,像甄意这样热情专注而有生命力的女孩,不管做什么,都比别人做得精彩。”淡静的语气,带着不容忽视的肯定。 “所以,如果是甄意你,有什么可迷茫,有什么可害怕,有什么可彷徨的?” 甄意瞬间止了眼泪,得到他如此高的肯定,她心间涌过阵阵的暖意和无尽的力量。 是,未来很迷茫,可也很有挑战不是吗? 她是甄意,永远生机勃勃乐观向上的甄意,只要对一件事情上心就能倾注百倍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33】:“你呢?你怎么知道是我?不是甄心?” “感觉。”他眸光深深的。 他早就说过,他的甄意,他不会认错。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34】:我哥做饭连量杯天平滴管游标卡尺都会用上。在美国的时候,言栩特别喜欢去他家吃饭,每次都要帮他量食材。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35】:没有是非观念的孩子,是这个地球上最可怕的生物,他们有好奇心、行动力、破坏力以及《未成年人保护法》。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36】:“活着,真是这世上最不容易的事,但我们都在努力。” --甄意 《亲爱的弗洛伊德》
 
  【37】:人情关系和学历智商外貌皮相一样,放着不用才是脑残。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38】:过去的事有什么好讲的,再痛苦,听的人也不会感同身受,说了别人只当一出戏。 《亲爱的弗洛伊德》
 
  【39】:“真实永远不会不恰当。”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40】:“你怎么就算准了我会哭。”她放松地躺在床上,觉得窝心极了,隔半秒,又有些懊恼,“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喜欢哭?他们都说,女人不要经常在男人面前哭,哭多了,眼泪就不珍贵了。 他只说了句:“看人是谁。” 她条件反射地扭头,又赶紧捂住茶包,漆黑中,他扶正她的脑袋:“别乱动。” 她问:“我以为你说看事。” “嗯。”他重复了一遍,“看人。” 因为是甄意,所以每一滴眼泪都很珍贵,每一滴眼泪,都格外珍贵。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41】:有些人,你可以给她法律的制裁,可以送她公平的审判,可以监.禁她一辈子,可她扭曲的观念和想法,你永远无法改变或教化。 《亲爱的弗洛伊德》
 
  【42】:低眉写字的言格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缓缓抬眸,撞上她痴痴憨笑的样子,抿了一下唇,问:“怎么了?”      “哎~真是奇了怪了。”她皱起眉,不得了地叹了一口气,“光是看着你,都觉得幸福。”      他淡淡笑了,说:“刚好,我也这么觉得。”      一直这么觉得。 --言格 《亲爱的弗洛伊德》
 
  【43】:如果她哭,我不哄她,我怕她以为我不爱她 《亲爱的弗洛伊德》
 
  【44】:她们想给我添堵,可我最擅长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甄意 《亲爱的弗洛伊德》
 
  【45】:一直伤人心,从未被伤过。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46】:她看见你就笑,一定是她觉得你长得很好笑。 --甄意 《亲爱的弗洛伊德》
 
  【47】:甄意嘀嘀咕咕了一路,见他没点儿反应,扭头,“言格,你怎么好像没听我说话?”她微微皱眉,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甄意。”他声音略微严肃。 “嗯?” “以后不要让别的男人碰你,我会不高兴。” 这突如其来毫无边际的话叫甄意讶住,好一会儿才转圜过来,知道了他在说什么。 世界很安静,狭窄昏暗的车厢里连发动机的声音都听不见,甄意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在胸腔里,咚,咚,一点点放大。 他第一次如此直白地表达吃醋和对她的在乎,她心里涌起大片大片的甜蜜。 “诶~~~”她娇俏地回答,听上去真乖,尾音里拖着满满的幸福,“我听你哒~~~” 他抿抿唇,一路板着的侧脸微微松动下来。 她重新靠近座椅里,懒洋洋地说起工作,说起工作中遇到的人,夜晚回家的归程,昏暗静谧的车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48】:其实,刚才她瞥了一眼,已经看到。 背后全是血。玻璃片、木屑、铁片、枪管碎片……全扎在他身上,像刺猬。 想起他一路抱着她,担心她的腿伤不让她走路……那些碎片像全扎在她心里,疼得低血,疼得无法呼吸。 她埋头在他怀里,哭得全身都在颤; 他低头,轻轻挨住她的脑袋,安抚地拍着她哭得汗湿的背:“又不会死掉,这有什么好哭的呢?” 她哭得更凶。 言格似乎无奈地叹气,声音却柔和:“我们甄意做什么事都很认真,百分百投入,哭鼻子也是。哭起来,什么话也不听,流的眼泪像挤海绵。” “哪有?”她嗡嗡地反驳,却被他说得哭不出来了。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49】:至始至终,一切尽在他的掌握。 “……”甄意讶住。半晌,简直心服口服,“言格,你好厉害。” 他稍稍一愣,眸光温软下来,轻声说:“我觉得你更厉害。” 是的。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小女子。 身体惨痛脆弱到了极致,心灵也伤痕累累,精神上更是有另一个人格在压制,她强撑的神经一次次拉到极限,随时都会绷裂开。 或许她无数次都觉得自己撑不下去了,可一次次都死咬着撑下去了。 像是奇迹。 只要一想到她背后鲜血直流,脸上却没有半分苦痛,身板撑得笔直的样子,他便深深地心疼她,且由衷地敬畏她,欣赏她,爱慕她。 “甄意,你很厉害。”他重复了一遍,低下头,在她眼睛上落下很浅的一吻,轻缓,温柔。 不经意间,她又微微笑了,大难之后,这样被他拥在怀里,被他轻吻,她已经觉得幸福。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50】:“不是一开始喊习惯了么。你介意啊?”想想他古板又古怪的性格,没准真挺在意称呼这种事的。 “不介意。”他倒是说了实话,隔几秒,客观地陈述事实,“小柯说,武侠小说里,没人和小师妹在一起了的。” 说完,心情莫名顺畅了。 甄意揣摩半刻,惊讶地瞪大眼睛:“言格,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某人脸一僵:“没有。” “吃醋了吃醋了,你就是吃醋了。”甄意太欢乐,像中了头奖,哈哈大笑,真想把他搂住狂蹭脸蛋不松手,考虑到他在开车,只能忘乎所以地蹬了鞋,勾搭去他腿上。 言格默着脸,不理她。 她更来劲,脚趾勾勾他的腿,“不要吃醋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喜欢你。只喜欢你。” 类似的话他听过无数遍,和每一次一样,他心绪微乱。偏偏表面波澜不惊。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51】:言格拢着在弹簧床上蹦跶的小女儿,诚实道:“我希望小朋友们都像你。”      像彩虹一样。      “不要。你想得美。”      甄意瘪嘴,      “都像我的话,这些小兔崽子一个个全偏心你;      我不管,以后出生的小朋友要都像你,这样他们都偏爱我。哼。”      言格微愣,眸光湛湛,回眸看她半晌,清浅地说:“不管有多少个小朋友,我只会偏心你一个。”      毫无预兆的,甄意便讶住了。一句玩笑话,竟得到他这样真切的回答。一时间,她莫名想起他说:“我以为夫妻之爱,便是信你,敬你,守你,护你。”      就算有了小朋友,他也会最偏心她;      如果以后小朋友长大了,上学了,懂事了,叛逆 --甄意 《亲爱的弗洛伊德》
 
  【52】:世上所有的感情都是这样,谁在乎谁就输。不是逻辑题,符合规律就能结果;也不是等价交换,你的付出有没有意义,全看人家在不在意。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53】:“怎么不松手?”      “我在和你的手说话呢。”她摸摸他的手,像给动物顺毛。      “我在这里,和它说什么话?”有时,他真搞不懂她的思维。      “对你说话你都不听啊,手连着心,这样你就会听进心里去。”甄意寻常说着,一点不难过。 --甄意 《亲爱的弗洛伊德》
 
  【54】:为什么,人要等到死后,才变得纯净透彻?      曾经,亲如姐妹;曾经,渐行渐远;曾经,分道扬镳;曾经,反目成仇;      如今人死了,所有的情绪,亲切,信任,友好,淡漠,不解,厌烦,憎恶……一切都烟消云散。      连伤感都没剩下。 --甄意 《亲爱的弗洛伊德》
 
  【55】:人应该对自己坚强,对别人要有一颗柔软的心,有一颗落泪的心。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56】:“我是肉食动物,我会捕杀弱者,这是自然界的法则。兔子吃草,狼吃兔子,你能说兔子不对,说狼犯罪吗?”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57】:所以说女人不自立自强,变成男人的依附,没有主动权,就注定毁灭。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58】:他们说不准,但我觉得很准啊。你手上的爱情线那么长,说明你是个长情的人,我的也是,比一比。 --甄意 《亲爱的弗洛伊德》
 
  【59】:我忘了一切,自己和自己的名字,只是,我听她说,我曾深爱过你。 --甄意 《亲爱的弗洛伊德》
 
  【60】:言格,我忽然觉得你好宠我哦,我都不知道为什么。” --甄意 《亲爱的弗洛伊德》
 
  【61】:“为什么要消除记忆呢?言格,我不会选择忘了你,忘了你,就是忘了我自己。” --甄意 《亲爱的弗洛伊德》
 
  【62】:“以前……我为什么会爱上你?因为你对我笑吗?” --甄意 《亲爱的弗洛伊德》
 
  【63】:甄意,你想要自由,我便给你自由。 --言格 《亲爱的弗洛伊德》
 
  【64】:你知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年,我那样疯狂地追你?和你在一起后,也每天那样尽兴地恋爱? 因为我觉得,明天不会对任何人承诺一定到来,再见或许就再也不见,转身或许就再不回头。 因为总是担心哪天挥手分别,意外就让我们分离。总是担心前一秒还在远远地对你微笑,后一秒就车祸台风意外海啸。总是担心买好了电影票,捧着爆米花,你却没有出现。总是担心明明约好了去哪里,却最终独自前行。 这个世界上,时时刻刻都有意外发生,或主观,或被迫,太多了不是吗?所以把每一分钟都当作最后一秒来过啊!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人生最后的时刻。 你不知道,你对我,像全世界一样重要。人生的最后时刻,当然要用百分之百的热情和你快乐地过。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65】:甄意嘀嘀咕咕了一路,见他没点儿反应,扭头, “言格,你怎么好像没听我说话?”她微微皱眉,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甄意。”他声音略微严肃。 “嗯?” “以后不要让别的男人碰你,我会不高兴。” 这突如其来毫无边际的话叫甄意讶住,好一会儿才转圜过来,知道了他在说什么。 世界很安静,狭窄昏暗的车厢里连发动机的声音都听不见,甄意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在胸腔里,咚,咚,一点点放大。 他第一次如此直白地表达吃醋和对她的在乎,她心里涌起大片大片的甜蜜。 “诶~~~”她娇俏地回答,听上去真乖,尾音里拖着满满的幸福,“我听你哒~~~” 他抿抿唇,一路板着的侧脸微微松动下来。 《亲爱的弗洛伊德》
 
  【66】:是谁说过,学校是等级制度最森严的地方,每个孩子心里都有一把现实的标尺,谁好看,谁难看,谁成绩好,谁成绩差,谁强壮,谁有缺陷...... 有时候,孩子们的势利和敏锐,叫他们现实得分外残忍。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67】:有时候,你觉得老板开除你,断了你的经济来源,你想炸了公司;有时候,她觉得男朋友劈腿辜负了多年的感情,恨不得约他出来杀了他;    ……     可更多的时候,你不会这样做,他不会这样做,我也不会这样做。     因为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活着。     “活着会很累,很痛,与这个世界和周围的人总是有摩擦,有无法纾解的矛盾,有些时候,我们会恨不得想杀人,想报复。可我们不会这么做。     因为我们能正视自己的阴暗,知道这是生命里必然要经受的痛苦和挣扎。我们能在挣扎后,让自己选择正确的路。     因为,     这世上原本就没有纯粹的圣者,有的不过是,在同内心的黑暗斗争后,能保守本心的人 --玖月曦 《亲爱的弗洛伊德》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