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典语录 >《原来你还在这里》经典语录

《原来你还在这里》经典语录

时间:2015-12-28 来源:阅来网

  【1】:永远不要轻言等待,等待是多么奢侈的东西。电影里,只需镜头切换,字幕上出现几行小字---二十年以后。然后红颜白发,一切都有了结局,而现在的人生,三年五载,其中哪一秒不需要生生地捱,一辈子真长。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这么多年来,每次都是她说放手,他说不放,可当那天他真正放手的时候,她却比什么都疼。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3】:时间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能抚平一切,将心里好的或是坏的痕迹一刀刀刮去,只留下个面目模煳的疤痕,后来的她越来越少想起关于他的一切,最后连梦也梦不到了。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4】:原以为你只是还不会去爱人,原来你只是不会去爱我。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5】:所有的爱都可以生生掐掉,只要你足够绝望。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6】:有时候理智叫我们做一些清醒正确的事,可感情偏偏逆道而行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7】:我只是遗憾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暂时忘记了我。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8】:年轻的时候,我们也曾走失,还好,兜兜转转,原来你还在这里。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9】:童话里只说灰姑娘和王子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没有人深究过,那幸福是多么的卑微,没有人问过灰姑娘原不愿意,好像只要她的脚合适地穿上了水晶鞋,就理该感激涕零地跟王子回宫,然后永远在幸福中诚惶诚恐,如果没有他的拯救,她至今在冰冷的河边浣纱。可是,假如灰姑娘遇上的是一个普通的渔夫呢?他们相爱,然后她脱离后母的家与他相守,那世界上就没有了灰姑娘,只有一个渔夫心目中永远宠爱的公主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0】:我在最年轻的时候爱过一个最美丽的青年,即使他将我视为洪水猛兽落荒而逃,即使从此沦为一个笑柄,但是我没有后悔。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1】:时间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能抚平一切,将心里好的或坏的一刀刀刮去,只留下个面目模糊的疤痕。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2】:世界上哪一条法律规定过你爱着一个人,而他必须爱你?是的,没有。所以我说:“他没有错,只是不爱我。”--莫郁华。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3】:你教我,怎样才可以爱上另一个人,而且是一次又一次。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4】:女人一生中总要傻过一回,然后心才会慢慢变得坚硬。--莫郁华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5】:其实这些年来我并不经常想起他,这个城市并不太大,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他。假如有一天我们重遇,我唯一的心愿是--我希望他不幸福,至少不要过得比我幸福。因为我还没有放下。很多的时候,我都恨他……可是更多的时候,我爱他。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6】:他说要是回到当初,他会爱我,可是谁都知道,没有人可以让时光倒流,所以他永远不会爱上我。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7】:曾经亲密得像是她身体的一部分的人,在她的视线里,却在她的生活之外,连想像都足够寒心,还不如不见,至少可以自欺欺人。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8】:人往往经历过不幸福,才知道什么是幸福。就好比遇见过错的人,才知道谁是对的人。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9】:在不经意抬头间,再也看不到那个有着清澈笑容的人。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0】: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跟你分开,然而,不管走得多远,我总相信有一天我会把你找回来。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1】:时间过去了,多深的伤都会结成一个面目模糊的痂,跟血肉长在一起,这个受伤的地方就会变得更坚硬。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2】:高三就是一段题海里浮沉的日子,高考一天不结束,就别想靠岸。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3】:从始至终,我只是个局外人,除了知情之外,没有其他权利。 《原来你还在这里》

  【24】:永远不要轻言等待,等待是多么的奢侈的东西,电影中会出现一行小字--20年后,然后红颜白发,一切都有了结局。可现实生活中,三年五载。哪一秒钟不需要生生的挨,一辈子真长。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5】:菩萨都不知道我有多难过。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6】:我可以在陌生人面前卑微,但是不可以在我爱的人面前低下头,不可以!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7】:长大后,我想,我妈是对的,陪你到最后的那个人永远只有你自己,但是,曾经陪伴过你的那些人存在的痕迹却永远不会消失。”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8】:凭什么她把他的世界烧得烈火燎原,自己却波澜不惊。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9】:兜兜转转,原来你还在这里。  那些在佛前虔诚跪拜祈求的,都是可怜人,如果现实得遂人愿,谁愿意将希望寄托在虚无的神佛里。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30】:--程铮,我究竟好在哪里?值得你这样对我?”这是她心里长久以来都不曾明白的问题。 --你倒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好。你长得也就一般般,性格尤其别扭,犟起来简直欠揍,实在让人说不出好在哪里……可是,我偏偏爱你。别可怜我,我不要你的同情……不,不,要是只有同情才能让你愿意在我身边,那就同情我吧。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31】:说她忘恩负义也好,过河拆桥也罢,风大雨大,天黑路滑的时候,她和他结伴同行,雨停了,天亮了,必然要分道扬镳。不爱也有不爱的好处,分开了,尽管遗憾,但也仅仅是遗憾而已。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32】:其实,最可怕的是当你掏心掏肺地对一个人,最后才发现对方根本不爱你,那才是真正的不幸福。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33】:如果我跟他重遇,我惟一的心愿是――我希望他不幸福,至少不要过得比我幸福。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34】:当胃很充实,人就不容易悲伤。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35】:有些东西一旦碎了,纵使千般弥补,也再回不了当初模样。程铮和苏韵锦,狠不下心别离,在一起却是煎熬。那一个晚上之后,两人都绝口不提当晚之事,从此相处,如履薄冰。他们想要厮守,却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开始变得小心翼翼,生怕一句话,一个眼神便触痛了对方,渐渐地相对无言,各自舔着自己的伤口。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36】: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人,永远都不明白,有些代价实践起来,比嘴里说说,要惨烈的多。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37】:可能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你越害怕什么事,什么事就越容易降临。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38】:我比你更可笑。之前我骗自己说,你只是还没学会去爱一个人,原来你只是不爱我。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39】:我比你更可笑。之前我骗自己说,你只是还没学会去爱一个人,原来你只是不爱我。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40】:爱情就是这样一个东西,它不会因为一个人失去就让另一个人得到,它只会让所有的人都心碎。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41】:也许在爱情中,比较在乎的那个人永远是输家。 《原来》

  【42】:是谁规定了灰姑娘必须被王子拯救?没有问过灰姑娘愿不愿意,也没有人问过她爱不爱王子,好像只要她的脚合适的穿上了水晶鞋,就该感激涕零的跟王子回宫,然后在幸福中永远诚惶诚恐。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43】:他没有错,只是不爱我。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44】:正如张爱玲笔下,用整个香港的沦陷来成全了一对白流苏和范柳原,莫非眼前举国上下谈病色变的混乱,也只为了成全她苏韵锦和程铮?别怨她自欺,在哪对恋人心中,自己的感情都足以倾城。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45】:苏韵锦:其实这些年来我并不经常想起他,这个城市并不太大,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他。假如有一天我们重遇,我唯一的心愿是--我希望他不幸福。  程铮: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跟你分开,然而,不管走得多远,我总相信有一天我会把你找回来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46】:夏虫不可以语冰,他永远没法了解她所在的世界。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47】:爱情就从灵魂开始,到肉体结束。                 不在寂寞中恋爱,就在寂寞中变态。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48】:有时候,了解一个人需要的不仅仅是时间。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49】:我们在太年轻的时候遇见,除了爱一无所知,所以弄丢了对方,所以更懂得爱,当时光流逝,兜兜转转,那个人是否还在原来的地方等你? --辛夷坞 《原来》

  【50】:我们在太年轻的时候遇见,除了爱一无所知,所以弄丢了对方,所以更懂得爱,当时光流逝,兜兜转转,那个人是否还在原来的地方等你? --辛夷坞 《原来》

  【51】:(程铮一把抱住苏韵锦) “放开,菩萨都在看着呢。”   “可是菩萨也看不见我有多难过。”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52】:那就在一起吧,抛开所有的顾虑,即使今后相互折磨,明天的事留给明天去后悔。韵锦想,一路逃避,想不到还是会有今天,正如张爱玲笔下,用整个香港的沦陷来成全了一对白流苏和范柳原,莫非眼前举国上下谈病色变的混乱,也只为了成全她苏韵锦和程铮?别怨她自欺,在哪对恋人心中,自己的感情都足以倾城。也别问她何以拒绝了那么多年,所有的防备却在一朝瓦解,她只是决定对自己诚实一次。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53】:遇见了,爱过了,受伤了,心被占据了,就再也腾不出地方给别的人,也没有余力重来一遍,于是才有了所谓的“唯一”之说。 --辛夷坞 《原来》

  【54】:遇见了,爱过了,受伤了,心被占据了,就再也腾不出地方给别的人,也没有余力重来一遍,于是才有了所谓的“唯一”之说。 --辛夷坞 《原来》

  【55】:人都是这样,劝别人容易,劝自己难;道理相通简单,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辛夷坞 《原来》

  【56】:人都是这样,劝别人容易,劝自己难;道理相通简单,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辛夷坞 《原来》

  【57】:感情不是个好东西,它总让人软弱让人流泪。 --辛夷坞 《原来》

  【58】:感情不是个好东西,它总让人软弱让人流泪。 --辛夷坞 《原来》

  【59】:有些东西一旦碎了,纵使千般弥补,也再回不了当初模样。 《原来你还在这里》

  【60】:怎样才算爱得深?分手后的最初两个月,他的影子无所不在,她总是在每个街口,每次转身都恍惚看到熟悉的身影,每个夜晚,美梦和噩梦里都有他存在。只是渐渐地,也就淡了,时间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能抚平一切,将心里好的或是坏的痕迹一刀刀刮去,只留下个面目模糊的疤痕,后来的她越来越少想起关于他的一切,最后连梦也梦不到了。也许程铮说得对,她是个寡情的人,这样应该比较值得庆幸,因为痛楚也会少得多。可有一次郁华却有意无意地对她说:“从医学上来说,痛觉的丧失其实是一种病态,而且相当危险,因为一个人如果不知道什么是痛,那么她就不知道自己伤得多深。”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61】:流言这东西有时就是这样,你越想撇清,必定越描越黑;相反,若肯横下心去,说一声:“是真的又怎么样?”流言反倒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 --辛夷坞 《原来》

  【62】:流言这东西有时就是这样,你越想撇清,必定越描越黑;相反,若肯横下心去,说一声:“是真的又怎么样?”流言反倒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 --辛夷坞 《原来》

  【63】:如果我们都知道没有如果,这样短暂的欢喜和心悸究竟是好还是坏呢。 《原来》

  【64】:是谁规定了灰姑娘必须被王子拯救?童话里只说灰姑娘和王子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没有人深究过,那幸福是多么的卑微,没有人问过灰姑娘原不愿意,好像只要她的脚合适地穿上了水晶鞋,就理该感激涕零地跟王子回宫,然后永远在幸福中诚惶诚恐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65】:对于大多数的人,人生本就是一堆责任而已。参透此谛,爱情是缘,友情是缘,亲情尤其是缘,无论怎样,皆当润砾成珠。 --梁晓声 《原来》

  【66】:对于大多数的人,人生本就是一堆责任而已。参透此谛,爱情是缘,友情是缘,亲情尤其是缘,无论怎样,皆当润砾成珠。 --梁晓声 《原来》

  【67】:现在的男女之间,也就那么回事,大家都很 忙,谁也没有时间在一段情感上耗费太多的精力,感情也有成本,如果成本太高,收益又不确定,这样划不来的事情谁会去做呢,都说烈女怕缠男,可锲而不舍、越挫越勇的“缠男”到底在哪儿?还好现在的女人也习惯了,谁没了谁不能活?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68】:有时候恨你,更多的时候 我爱你。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69】:一个人如果不知道什么是痛,那么她就不知道自己伤得有多深。 《原来》

  【70】:为什么会这样?你对一个人记忆如此深刻,那个人却可以毫无感觉。他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力的作用都是相互的,化学式也讲究对等,能量不都应该是守恒的吗?凭什么她把他的世界燃得烈火燎原,自己却波澜不惊? 《原来》

  【71】:她一把抹去脸上的水珠,心里冷冷一笑,这样的夜晚真是一个适合倾诉的时间,仿佛所有的人都有话要说,所有的人的心事都迫不及待地要公开出来,好像一旦错过,就再也来不及了。 《原来》

  【72】:她一把抹去脸上的水珠,心里冷冷一笑,这样的夜晚真是一个适合倾诉的时间,仿佛所有的人都有话要说,所有的人的心事都迫不及待地要公开出来,好像一旦错过,就再也来不及了。 《原来》

  【73】:哪些在佛前虔诚祈祷的人,都是可怜人,如果现实得遂人愿,谁愿意将希望寄托在虚无的神佛里?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74】:操场方向的传来的笑声好像非常遥远,时间仿佛是凝固的,如同极深的梦境,你知道它终会结束,但身在其中,又觉得似乎永不会改变。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75】:为什么会这样?你对一个人记忆如此深刻,那个人却可以毫无感觉。他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力的作用都是相互的,化学式也讲究对等,能量不都应该是守恒的吗?凭什么她把他的世界燃得烈火燎原,自己却波澜不惊? 《原来》

  【76】:很多时候我恨他,更多的时候我爱他。 《原来你还在这里》

  【77】:再云淡风轻的旧恋人重逢,但凡曾经爱过,难免会有种今昔错位造成的撕裂感。 --辛夷坞 《原来》

  【78】:再云淡风轻的旧恋人重逢,但凡曾经爱过,难免会有种今昔错位造成的撕裂感。 --辛夷坞 《原来》

  【79】:“韵锦,你教我,怎样才可以爱上另一个人,而且是一次又一次。”程铮在她身后无限哀伤,“真的,教教我吧,怎么样才可以像你一样绝情。”  韵锦背对他说,轻轻说道:“我教你,其实很简单,所有的爱都可以生生掐掉,只要你足够绝望。”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80】:谁说灰姑娘都在期待那只水晶鞋,就算找到王子,还是要走进童话里从未提及的平凡生活,你要推得过几次天崩地裂的折磨,才能抵达天荒地老的幸福 --辛夷坞 《原来》

  【81】:谁说灰姑娘都在期待那只水晶鞋,就算找到王子,还是要走进童话里从未提及的平凡生活,你要推得过几次天崩地裂的折磨,才能抵达天荒地老的幸福 --辛夷坞 《原来》

  【82】:夏天的雨总是在你最无防备的时候忽然来袭,宛如一场重逢。 --辛夷坞 《原来》

  【83】:最伤人的话往往出自于最美丽的嘴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84】:我没有资格让爱我的人如履薄冰。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85】:其实这些年我并不常常想起他,这个城市并不太大,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他。假如有一天我们重遇,我唯一的心愿是:他不幸福。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86】:都说没有人能赢得了男人心中的过去,况且他心中那个人从未真正“过去”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87】:工作和恋爱一样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唯一不同的是,前者很少辜负努力的人。 --辛夷坞 《原来》

  【88】:有时候很羡慕电视剧里的主人翁,感情里受了伤,潇洒决然地一走了之,浪迹天涯,多年后再重回故地,已是别有一番天地。可她不是电视里的女主角,在现实中浪迹天涯也是需要本钱的,大多数人平凡如她,受了挫,泥里水里滚一把,在原地里爬起来,抹把脸,拖着一条腿还得往前走。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89】:可是,我总认为相爱的人是应该排除万难在一起 《原来》

  【90】:可是,我总认为相爱的人是应该排除万难在一起 《原来》

  【91】:中国过洋节的气氛也越来越浓郁,其实不需要深究圣诞节后的宗教意义,现代人需要节日,需要有这样的日子让他们理直气壮地相聚、开怀、欢庆,恋爱中的人更需要。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92】:他们都觉得对方变了,生活在往前,他们记忆里的那个人已经不是现实中的那一个。 《原来》

  【93】:我不敢去找他,害怕他身边已经有了别人,害怕他离开了我却找到了幸福 《原来》

  【94】:我不敢去找他,害怕他身边已经有了别人,害怕他离开了我却找到了幸福 《原来》

  【95】:原来最疼痛的表情竟是没有情绪 原来最残忍的画面可以甜言蜜语 --林俊杰 《原来》

  【96】:你说羡慕我,不管什么时候转身,都有那个人在等我,而你转身只看到自己的影子。其实我觉得,错误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等待也是徒劳。我用了四年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你比我聪明得多,想来也是懂的。如果回头看不见他,不如向前看,毕竟都柏林的风光那么好。 《原来你还在这里》

  【97】:她什么都没有,只有这颗心,给出去就收不回来,所以不敢轻易交付,唯有紧紧将它捂在自己胸口。 --辛夷坞 《原来》

  【98】:她什么都没有,只有这颗心,给出去就收不回来,所以不敢轻易交付,唯有紧紧将它捂在自己胸口。 --辛夷坞 《原来》

  【99】:陪你到最后的那个人永远只有你自己,但是,曾经陪伴过你的那些人存在的痕迹却永远不会消失。 --辛夷坞 《原来》

  【100】:我希望你过得不幸福,至少不要比我幸福。 --辛夷坞 《原来》

  【101】:我希望你过得不幸福,至少不要比我幸福。 --辛夷坞 《原来》

  【102】:人的一辈子不会因为缺少了某个人而过不下去的。” --辛夷坞 《原来》

  【103】:人的一辈子不会因为缺少了某个人而过不下去的。” --辛夷坞 《原来》

  【104】:人总是这样,分享了对方的秘密和伤痛会让两个人更加贴进。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05】:铮的世界烟花瞬放,华灯璀璨的大街,川流不息的车辆和行人仿佛都成布景,只为衬映少年男女这淡淡一吻。 --辛夷坞 《原来》

  【106】: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她和程铮磕磕碰碰的,能否有幸相伴到垂垂老矣的那天?到那时他牙齿松动了,再也说不出伤人的话,她也老糊涂了,今夜的事明朝俱忘,一切心结烟消云散,无力去彼此伤害,然后他们并肩坐在黄昏里,忘却了身边人的姓名,忘却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手却还仅仅挽住对方。幻想着这一幕,苏韵锦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07】:谁说灰姑娘都在期待那只水晶鞋.就算找到王子还是要走进童话从未提及过的生活.要推得过几次天崩地裂的折磨 --辛夷坞 《原来》

  【108】:谁说灰姑娘都在期待那只水晶鞋.就算找到王子还是要走进童话从未提及过的生活.要推得过几次天崩地裂的折磨 --辛夷坞 《原来》

  【109】:他忽然低头笑了一声,轻轻说道:“韵锦,我睡在你的枕头上,翻身的时候还找到了你的几根头发,我就想,这是你睡过的地方,即使你不在,上面还有你的气息,这真好。”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10】:都说烈女怕缠男,可烈女满街游走,锲而不舍,越挫越勇的缠男却早就成了稀有物种,还好现在的女人们也习惯了,谁里了谁都能活。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11】:“韵锦,我是爱你的啊”                                    “是啊,就像爱一只猫,爱一条狗。”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12】:其实这些年来我并不经常想起他,这个城市并不太大,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他。假如有一天我们重遇,我唯一的心愿是--我希望他不幸福,至少不要比我幸福。因为我还没有放下。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13】:很多的时候,我都恨他……可是更多的时候,我爱他。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14】:不知道自己是美女的美女才是最美的。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15】:有些最伤人的话往往出自最美丽的嘴。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16】:世界上哪条法律规定,爱一个人,他就必须爱你。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17】:章晋茵不是说谎,她丈夫程彦生当年也是穷学生,她选择了他,可谓是下嫁。然而结婚近二十年,她依然感觉非常幸福。但坐在面前的是她唯一的儿子,她伸出手想去摸他短短的头发。儿子的性格就和他的头发一样直且硬,执拗又单纯,看起来脾气不小,但心是热的,不知人间疾苦,什么事认定了就一根筋地扎进去。他说不喜欢做生意,受不了商场上的勾心斗角和虚伪应酬,宁愿搞技术。章晋茵也没有勉强过他,像他爸爸那样也不错。他们夫妇俩对儿子的唯一期盼就是让他简简单单、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能挑个心中所爱的女孩得偿所愿那是最好,对女方他们没有任何要求,只要儿子高兴。但她经历的事比儿子多得多,那女孩看上去文静,但眼神倔强,心里藏事,加上家庭多生变故,难免失之阴郁,她怕以儿子的脾气 --辛夷坞 《原来》

  【118】:章晋茵不是说谎,她丈夫程彦生当年也是穷学生,她选择了他,可谓是下嫁。然而结婚近二十年,她依然感觉非常幸福。但坐在面前的是她唯一的儿子,她伸出手想去摸他短短的头发。儿子的性格就和他的头发一样直且硬,执拗又单纯,看起来脾气不小,但心是热的,不知人间疾苦,什么事认定了就一根筋地扎进去。他说不喜欢做生意,受不了商场上的勾心斗角和虚伪应酬,宁愿搞技术。章晋茵也没有勉强过他,像他爸爸那样也不错。他们夫妇俩对儿子的唯一期盼就是让他简简单单、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能挑个心中所爱的女孩得偿所愿那是最好,对女方他们没有任何要求,只要儿子高兴。但她经历的事比儿子多得多,那女孩看上去文静,但眼神倔强,心里藏事,加上家庭多生变故,难免失之阴郁,她怕以儿子的脾气 --辛夷坞 《原来》

  【119】:是谁规定了灰姑娘必须被王子拯救?童话里只说到灰姑娘和王子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没有人深究过,这幸福是多么的卑微。 《原来》

  【120】:是谁规定了灰姑娘必须被王子拯救?童话里只说到灰姑娘和王子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没有人深究过,这幸福是多么的卑微。 《原来》

  【121】:基督教语里说“施比受有福”。除了宗教意义上的慈悲,她想,兴许还因为“施”与“受”之间的不对等。“施”是游刃有余的,“受”却往往无法选择。他说可怜她,不管是不是真心,这话她不是第一次听见。她并不超脱,但如果必须接受别人的施舍,她不愿意那个人是程铮,她宁愿在一个陌生人那里谦恭地接受好意,但是不可以在他面前展露出她的卑怯,一如她藏起了自己那双斑驳的手。为什么要这样,她不愿去想,只是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那样不可以。 --辛夷坞 《原来》

  【122】:基督教语里说“施比受有福”。除了宗教意义上的慈悲,她想,兴许还因为“施”与“受”之间的不对等。“施”是游刃有余的,“受”却往往无法选择。他说可怜她,不管是不是真心,这话她不是第一次听见。她并不超脱,但如果必须接受别人的施舍,她不愿意那个人是程铮,她宁愿在一个陌生人那里谦恭地接受好意,但是不可以在他面前展露出她的卑怯,一如她藏起了自己那双斑驳的手。为什么要这样,她不愿去想,只是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那样不可以。 --辛夷坞 《原来》

  【123】:偏偏对她”,这真是个暧昧的词组。她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大多心中都藏着一个童话般的梦。午夜来临前,白马王子不就是在众人中“偏偏”牵起了灰姑娘的手。可苏韵锦不喜欢这样的故事,王子已经够有钱了,所以他才不需要身世同样显赫的公主,自然是随心所欲地追求漂亮的姑娘。而灰姑娘是什么,是除了钱以外什么都有的女孩,就连脚都比普通人小几码,可她苏韵锦有什么呢?她和灰姑娘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一样穷。 --辛夷坞 《原来》

  【124】:偏偏对她”,这真是个暧昧的词组。她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大多心中都藏着一个童话般的梦。午夜来临前,白马王子不就是在众人中“偏偏”牵起了灰姑娘的手。可苏韵锦不喜欢这样的故事,王子已经够有钱了,所以他才不需要身世同样显赫的公主,自然是随心所欲地追求漂亮的姑娘。而灰姑娘是什么,是除了钱以外什么都有的女孩,就连脚都比普通人小几码,可她苏韵锦有什么呢?她和灰姑娘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一样穷。 --辛夷坞 《原来》

  【125】:她也在困惑着,为什么两人只要一面对面,那久违了的自卑、怯懦、惶然就全部又回到了她的身上,还有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仿佛真有他说的“做贼心虚”的感觉。” 《原来》

  【126】:她也在困惑着,为什么两人只要一面对面,那久违了的自卑、怯懦、惶然就全部又回到了她的身上,还有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仿佛真有他说的“做贼心虚”的感觉。” 《原来》

  【127】:再宽厚的男孩子在发觉自己女朋友和别人暧昧的举止后都会愤怒的吧 《原来》

  【128】:再宽厚的男孩子在发觉自己女朋友和别人暧昧的举止后都会愤怒的吧 《原来》

  【129】:苏韵锦不是没见过长得好的男孩子,和程铮的英挺硬朗、周子翼带着点痞气的俊秀不同,沈居安身上有种清风霁月一般的特质,明明是很朴素平常的衣着打扮,在他身上就是说不出的干净妥帖,一如他平时的待人接物。 --辛夷坞 《原来》

  【130】:苏韵锦不是没见过长得好的男孩子,和程铮的英挺硬朗、周子翼带着点痞气的俊秀不同,沈居安身上有种清风霁月一般的特质,明明是很朴素平常的衣着打扮,在他身上就是说不出的干净妥帖,一如他平时的待人接物。 --辛夷坞 《原来》

  【131】:她可以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谦恭地接受一片好意,但是不可以在自己爱着的人面前低下头,不可以。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32】:”在那里,她的手被另一双温暖干燥的手紧紧握住,这是他第一次牵她的手。她动了动手指,却没有挣扎,心跳骤然加快。” 《原来》

  【133】:”在那里,她的手被另一双温暖干燥的手紧紧握住,这是他第一次牵她的手。她动了动手指,却没有挣扎,心跳骤然加快。” 《原来》

  【134】:韵锦说:“前一两年的时候,不愿 意去找他,因为忘不了当初的伤害,心 想就算两个人重新在一起又怎么样, 从来就没有人逼我们分开,是我们自 己不知道怎么去爱对方。我跟他分 手,不是误会,也不是巧合,迟早的事 情罢了。后来,渐渐想通了一些事,但 已经不敢去找他,害怕他身边已经有 了别人,害怕他离开了我却找到了幸 福。曾经亲密得像是我身体的一部 分的人,在我的视线里,却在我的生活 之外,连想像都足够寒心,还不如不 见,至少可以自欺欺人。习惯了,没有 他也照样可以过得很好,我也会有自 己的生活。”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35】:她踮着脚尖,吃力地将一叠归类完毕的书放置到书架上,有人在一旁无声地拿过她的书,轻松放到了指定位置。她擦了把汗一转头,看到的是他沉静的侧脸。当时苏韵锦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出现了前些天胡乱在书上看到的句子,“攀条摘香花,言是欢气息。”她甚至不是特别理解这句乐府诗句的含义,只是觉得那时自己的心情和诗里所形容的一样平静又欢喜。 --辛夷坞 《原来》

  【136】:她踮着脚尖,吃力地将一叠归类完毕的书放置到书架上,有人在一旁无声地拿过她的书,轻松放到了指定位置。她擦了把汗一转头,看到的是他沉静的侧脸。当时苏韵锦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出现了前些天胡乱在书上看到的句子,“攀条摘香花,言是欢气息。”她甚至不是特别理解这句乐府诗句的含义,只是觉得那时自己的心情和诗里所形容的一样平静又欢喜。 --辛夷坞 《原来》

  【137】:他伸手去触碰自己的嘴,发现嘴唇上扬的弧度,人都不见了,他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傻,将嘴角往下拉了拉,但最后还是露出一排牙齿,恨不得跳起来去和树梢握手。 《原来》

  【138】:他伸手去触碰自己的嘴,发现嘴唇上扬的弧度,人都不见了,他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傻,将嘴角往下拉了拉,但最后还是露出一排牙齿,恨不得跳起来去和树梢握手。 《原来》

  【139】:”他们性格相投,很是融洽,他像长了一双能看穿她的眼睛,总能在最恰当的时机做她最喜欢的事,而且他尊重她,包容她,照顾她,两人在一起即使不说话,也有静谧的喜悦。 《原来》

  【140】:”他们性格相投,很是融洽,他像长了一双能看穿她的眼睛,总能在最恰当的时机做她最喜欢的事,而且他尊重她,包容她,照顾她,两人在一起即使不说话,也有静谧的喜悦。 《原来》

  【141】:可他人不坏,一如大多数家庭幸福的孩子那样心思单纯,只不过被宠得有些骄横,但喜怒都写在眉眼间,至少她可以一眼看穿。 《原来》

  【142】:可他人不坏,一如大多数家庭幸福的孩子那样心思单纯,只不过被宠得有些骄横,但喜怒都写在眉眼间,至少她可以一眼看穿。 《原来》

  【143】:风微微撩动他的发丝,她心念一动,慢慢伸出手去想要拂开那几根恼人的头发,还没触到他的脸,发丝的主人已睁开了眼睛。 《原来》

  【144】:风微微撩动他的发丝,她心念一动,慢慢伸出手去想要拂开那几根恼人的头发,还没触到他的脸,发丝的主人已睁开了眼睛。 《原来》

  【145】:他就和他的名字一样,铮铮如铁,宁折不弯,指望从他嘴里听到什么动听的话,还不如用那工夫说服自己趁早绝了这个念头。 《原来》

  【146】:他就和他的名字一样,铮铮如铁,宁折不弯,指望从他嘴里听到什么动听的话,还不如用那工夫说服自己趁早绝了这个念头。 《原来》

  【147】:她说“再见”,他就真的以为很快可以再见,在程铮看来,她回吻了自己,那心荡神漪的双唇相贴就是一种无声的承诺,原来只是她带着怜悯的告别。 《原来》

  【148】:她说“再见”,他就真的以为很快可以再见,在程铮看来,她回吻了自己,那心荡神漪的双唇相贴就是一种无声的承诺,原来只是她带着怜悯的告别。 《原来》

  【149】:那天晚上他落在自己眉眼,又辗转在唇上的吻,带着独有的蛮横热度,很久以后都让她误以为余温犹在。 《原来》

  【150】:那天晚上他落在自己眉眼,又辗转在唇上的吻,带着独有的蛮横热度,很久以后都让她误以为余温犹在。 《原来》

  【151】:会处理好所有的事,给她一个未来时,她几乎想要妥协,尝试着给两人一个机会,只不过始终下不了最后的决心,现在看来谨慎并非坏事 《原来》

  【152】:会处理好所有的事,给她一个未来时,她几乎想要妥协,尝试着给两人一个机会,只不过始终下不了最后的决心,现在看来谨慎并非坏事 《原来》

  【153】:习惯了,没有他,我照样会有自己的生活,说不定也能找到另一个男人,一起结婚、生子、变老。人的一辈子不会因为缺少了某个人而过不下去的。” 《原来》

  【154】:习惯了,没有他,我照样会有自己的生活,说不定也能找到另一个男人,一起结婚、生子、变老。人的一辈子不会因为缺少了某个人而过不下去的。” 《原来》

  【155】:”不是没有幻想过这一刻,但这昭告天下的亲密接触来得此突然,由他做起来却仿佛天经地义一般。苏韵锦假装望向一旁,借此掩饰自己的羞怯。 《原来》

  【156】:”不是没有幻想过这一刻,但这昭告天下的亲密接触来得此突然,由他做起来却仿佛天经地义一般。苏韵锦假装望向一旁,借此掩饰自己的羞怯。 《原来》

  【157】:有一个爱自己的老公,听说肚子里也有了宝宝,一个女人再强悍,但总要这样才算完整。 --辛夷坞 《原来》

  【158】:有一个爱自己的老公,听说肚子里也有了宝宝,一个女人再强悍,但总要这样才算完整。 --辛夷坞 《原来》

  【159】:只是直觉不能再让就这么跑开。他心中有一种陌生的东西,如呼吸一般急切,比心跳更热切,那是什么,他说不上来,却再也没法隐藏下去,他想让她看见! --辛夷坞 《原来》

  【160】:只是直觉不能再让就这么跑开。他心中有一种陌生的东西,如呼吸一般急切,比心跳更热切,那是什么,他说不上来,却再也没法隐藏下去,他想让她看见! --辛夷坞 《原来》

  【161】:…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事的我,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想是人世间的错,或是前世流传的因果,终身的所有也不惜获取刹那阴阳的交流……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62】:谁说灰姑娘都在期待那只水晶鞋,就算找到王子,还是要走进童话里从未提及的平凡生活。你要捱得过几次天崩地裂的折磨,才能抵达天荒地老的幸福? 我们在太年轻的时候遇见,除了爱,一无所知。所以弄丢了对方。所以更懂得爱。 《原来》

  【163】:谁说灰姑娘都在期待那只水晶鞋,就算找到王子,还是要走进童话里从未提及的平凡生活。你要捱得过几次天崩地裂的折磨,才能抵达天荒地老的幸福? 我们在太年轻的时候遇见,除了爱,一无所知。所以弄丢了对方。所以更懂得爱。 《原来》

  【164】:铮的世界烟花瞬放,华灯璀璨的大街,川流不息的车辆和行人仿佛都成布景,只为衬映少年男女这淡淡一吻。 --辛夷坞 《原来》

  【165】:真话有时比谎言更让人失望。 --辛夷坞 《原来》

  【166】:真话有时比谎言更让人失望。 --辛夷坞 《原来》

  【167】:在医院时间长了,就容易见惯生死。每天每夜,有人死于车祸,有人死于斗殴,有人死于肿瘤,有人死于病毒,可是......从来没有人死于悲伤。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68】:一个女人到了最绝望无助的时候,所有的疲态老态是再精致的妆容也掩盖不了的。 --辛夷坞 《原来》

  【169】:一个女人到了最绝望无助的时候,所有的疲态老态是再精致的妆容也掩盖不了的。 --辛夷坞 《原来》

  【170】:除夕之夜,程铮把公寓里外贴满了福字,韵锦亲自下厨给两人坐了一顿年夜饭,味道居然不错,程铮吃得津津有味,中国人的传统节日,讲的是热闹团圆,他们只有彼此,倒也不觉得孤清。十二点钟时新年钟声响起,城市指定地点礼花轰鸣,程铮抓着韵锦的手跑到阳台上看烟火,无奈隔着林立的高楼,只能看到远处隐约的火光,他孩子气地惋惜得直跺脚,韵锦回握他的手,含笑看他,她没有告诉他,其实这晚无需烟火点缀,有他在身边已经璀璨过一切。如果时光别走,定格在这一刻该有多好,直到很多年以后韵锦回想这一幕,心里仍然这么想,可是她知道,人不该太贪婪,所以在后面的日子里,不管有多少痛楚,有这一刻值得回忆,她始终都心存一丝感激。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71】:是不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无谓的感叹就越来越多? --辛夷坞 《原来》

  【172】:是不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无谓的感叹就越来越多? --辛夷坞 《原来》

  【173】:有一瞬间,韵锦也在心中想起过程铮,他这样矜贵又清高的男孩,在他的天地里,错过了一个略有好感的女生,也许已经是有生以来最大的挫折。夏虫不可以语冰,他永远没法了解我所在的那个世界。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74】:还好,兜兜转转,原来你还在这里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75】:原来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是这样的感觉。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不需要任何人,但是现在才明白,一个女人,撑得越久就越是疲惫,何必为了无谓的骄傲去舍弃她应得的关怀。他不是在施舍她,他是在爱她,在有些人面前她不需要坚强。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76】:灰姑娘的故事荒谬,灰姑娘是什么,是除了钱以外什么都有的一个女孩,虽然遇到王子之前命运不济,但至少是善良可爱、美丽动人的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77】:基督教语里说“施比受有福”。除了宗教意义上的慈悲,她想,兴许还因为“施”与“受”之间的不对等。“施”是游刃有余的,“受”却往往无法选择。 《原来》

  【178】:基督教语里说“施比受有福”。除了宗教意义上的慈悲,她想,兴许还因为“施”与“受”之间的不对等。“施”是游刃有余的,“受”却往往无法选择。 《原来》

  【179】:其实我觉得, 错误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 等待也是徒劳。 如果回头也看不见他, 不如向前看, 毕竟都柏林的风光那么好。 --辛夷坞 《原来》

  【180】:其实我觉得, 错误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 等待也是徒劳。 如果回头也看不见他, 不如向前看, 毕竟都柏林的风光那么好。 --辛夷坞 《原来》

  【181】:苏韵锦垂下眼睑:”因为我还没有放下。很多时候,我都恨他。可是更多的时候,我爱他。我这么想是不是特别恶毒?“她自我解嘲地笑,”所以恶毒的人是会遭报应的。今天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很幸福,远比我幸福。“ --辛夷坞 《原来》

  【182】:苏韵锦垂下眼睑:”因为我还没有放下。很多时候,我都恨他。可是更多的时候,我爱他。我这么想是不是特别恶毒?“她自我解嘲地笑,”所以恶毒的人是会遭报应的。今天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很幸福,远比我幸福。“ --辛夷坞 《原来》

  【183】:如果她真的有蛹,最好藏在里面,腐烂在泥土里,树梢的阳光根本就是场梦。 --辛夷坞 《原来》

  【184】:如果她真的有蛹,最好藏在里面,腐烂在泥土里,树梢的阳光根本就是场梦。 --辛夷坞 《原来》

  【185】:世界上哪一条法律规定了我爱他他就必须爱我?没有,所以,他不爱我,我不怪他。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86】:你对一个人记忆如此深刻,那个人却可以毫无感觉。 --辛夷坞 《原来》

  【187】:你对一个人记忆如此深刻,那个人却可以毫无感觉。 --辛夷坞 《原来》

  【188】:你不是不会爱,你只是不爱我。 --辛夷坞 《原来》

  【189】:你不是不会爱,你只是不爱我。 --辛夷坞 《原来》

  【190】:永远不要轻言等待, 等待是多么奢侈的东西.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91】:他们幸福地过了几年,就开始没完没了地争吵,最后用水晶鞋当做武器打了一架,两个人都头破血流。” 《原来》

  【192】:他们幸福地过了几年,就开始没完没了地争吵,最后用水晶鞋当做武器打了一架,两个人都头破血流。” 《原来》

  【193】:”我想过很多次,如果和他重遇,我唯一的心愿是,我希望他不幸福,至少不要过得比我幸福。“ --辛夷坞 《原来》

  【194】:”我想过很多次,如果和他重遇,我唯一的心愿是,我希望他不幸福,至少不要过得比我幸福。“ --辛夷坞 《原来》

  【195】:”真好,我挺羡慕她的,有一个爱自己的老公,听说肚子里也有了宝宝,一个女人再强悍,但总要这样才算完整。“ --辛夷坞 《原来》

  【196】:”真好,我挺羡慕她的,有一个爱自己的老公,听说肚子里也有了宝宝,一个女人再强悍,但总要这样才算完整。“ --辛夷坞 《原来》

  【197】:他们东歪西倒地在列车任意一个角落里或坐或睡,神情虽然疲惫,可脸上眼里尽是回家的期盼和喜悦。在外打工不管多辛苦,至少家乡会有在等着他们的人,累了一年,等待的无非就是满载而归的这一天。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98】:在生和死的边缘走了一轮,才发现原本她的那些坚持和可怜的自尊是多么可笑,人到了绝境,一无所有的时候,自尊不值一钱。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199】:他曾经跟我亲密得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而结果呢,他还在我的视线里,却在我的生活之外,成为了别人的男朋友、丈夫,别人的爸爸 --辛夷坞 《原来》

  【200】:他曾经跟我亲密得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而结果呢,他还在我的视线里,却在我的生活之外,成为了别人的男朋友、丈夫,别人的爸爸 --辛夷坞 《原来》

  【201】:程铮把她的手贴上他的脸颊,喃喃地说:“别可怜我,我不要你的同情……”说出这句话之后他又后悔了,“不,不,要是只有同情才能让你愿意在我身边,那就同情我吧。”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02】:“放开,菩萨都在看着呢。” “可是菩萨也看不见我有多难过。”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03】:假如有一天重逢,我希望你过得不幸福。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04】:有些时候爱并不足以让两个人幸福。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05】:不管什么出身的人,或贫或富,在爱和被爱的期待上没有任何分别 --辛夷坞 《原来》

  【206】:不管什么出身的人,或贫或富,在爱和被爱的期待上没有任何分别 --辛夷坞 《原来》

  【207】:他说 笨蛋 跟我回家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08】:原来最悲哀的是我不能面对自己,原来最疼痛的表情竟是没有情绪 --林俊杰 《原来》

  【209】:前一两年的时候,我不愿意去找他,因为放不下自尊,也忘不了当初的伤害,总想着就算两个人重新在一起又能怎么样,从来就没有人逼我们分开,是我们自己不知道怎么去爱对方。 《原来》

  【210】:前一两年的时候,我不愿意去找他,因为放不下自尊,也忘不了当初的伤害,总想着就算两个人重新在一起又能怎么样,从来就没有人逼我们分开,是我们自己不知道怎么去爱对方。 《原来》

  【211】:他们夫妇俩对儿子的唯一期盼就是让他简简单单、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能挑个心中所爱的女孩得偿所愿那是最好,对女方他们没有任何要求,只要儿子高兴。 《原来》

  【212】:他们夫妇俩对儿子的唯一期盼就是让他简简单单、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能挑个心中所爱的女孩得偿所愿那是最好,对女方他们没有任何要求,只要儿子高兴。 《原来》

  【213】:一个吻可以有很多种含义,不过她吻我的时候,我从来不用问为什么。” 《原来》

  【214】:一个吻可以有很多种含义,不过她吻我的时候,我从来不用问为什么。” 《原来》

  【215】:程铮却撇了撇嘴,道:“你倒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好。你长得也就一般般,性格尤其别扭,犟起来简直欠揍,实在让人说不出好在哪里……可是,我偏偏爱你。”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16】:你说我们星座不相配,相处会针锋相对 在一起纯属是浪费,你的下场会很狼狈 那为什么还要相会,缘分搞错了方位 怪我放下了防备,只想跟你相依相偎 一堆莫名其妙的理由来推掉我邀请 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寂寞得快要命 给你送过的礼物你从来都不会感激 就算我把月亮摘下来也不会有转机 既然不想在一起,何必要甜言蜜语 告诉我你的秘密,还有文身的意义 怪我爱得太深所以才看不清楚真相 直到你和别人牵了手我才停下了逞强 Cos I wanna be free Free to let it go Get back to the own me Your Love is driving me crazy I --南征北战 《原来》

  【217】:你说我们星座不相配,相处会针锋相对 在一起纯属是浪费,你的下场会很狼狈 那为什么还要相会,缘分搞错了方位 怪我放下了防备,只想跟你相依相偎 一堆莫名其妙的理由来推掉我邀请 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寂寞得快要命 给你送过的礼物你从来都不会感激 就算我把月亮摘下来也不会有转机 既然不想在一起,何必要甜言蜜语 告诉我你的秘密,还有文身的意义 怪我爱得太深所以才看不清楚真相 直到你和别人牵了手我才停下了逞强 Cos I wanna be free Free to let it go Get back to the own me Your Love is driving me crazy I --南征北战 《原来》

  【218】:”师傅,麻烦给我们拍一张照片。喜欢过你的人、前女友 、现在的女朋友,各种时态都具备,程铮,今天我结婚,可是我看你才是最圆满的人!“ --辛夷坞 《原来》

  【219】:”师傅,麻烦给我们拍一张照片。喜欢过你的人、前女友 、现在的女朋友,各种时态都具备,程铮,今天我结婚,可是我看你才是最圆满的人!“ --辛夷坞 《原来》

  【220】:属于他们的故事从夏日开始,至夏日结束。每当苏韵锦回头望,仿佛都可以嗅到往事里燠热且湿润的气息,好像藏着一场永远下不了的暴雨。她是蛰伏在泥里的幼蝉,心烦意乱地听着远方滚动的雷声。 --辛夷坞 《原来》

  【221】:属于他们的故事从夏日开始,至夏日结束。每当苏韵锦回头望,仿佛都可以嗅到往事里燠热且湿润的气息,好像藏着一场永远下不了的暴雨。她是蛰伏在泥里的幼蝉,心烦意乱地听着远方滚动的雷声。 --辛夷坞 《原来》

  【222】:“可是为什么你选择那个人会是他?”那样一个轻浮浪荡的男生,竟然被心如明镜一般的莫郁华喜欢着。 --辛夷坞 《原来》

  【223】:“可是为什么你选择那个人会是他?”那样一个轻浮浪荡的男生,竟然被心如明镜一般的莫郁华喜欢着。 --辛夷坞 《原来》

  【224】:在她看来,太爱一个人是件可怕的事,怕他走,怕他变,怕他老,怕他瘦身离开,怕他比自己醒得早,假如这里只有她自己,一把伞遍家足矣,而他身边若没有她在,轻松上路,也绝不至于如此狼狈。人为什么会离不开另一个人呢?哪怕是相互拖累。你顾及我,我舍不下你,结果都成了落汤鸡,真是傻子行径。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25】:有什么方法能惩罚一个八卦的话痨?很简单,告诉她一个秘密,却又不告诉她全部。 --辛夷坞 《原来》

  【226】:有什么方法能惩罚一个八卦的话痨?很简单,告诉她一个秘密,却又不告诉她全部。 --辛夷坞 《原来》

  【227】:理智明明让我远离他,感情偏偏背道而驰。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28】:宁可被她讨厌,也不愿意被她漠视。 --辛夷坞 《原来》

  【229】:有些东西就算是心里结了疤,依旧是不容触碰的。 --辛夷坞 《原来》

  【230】:宁可被她讨厌,也不愿意被她漠视。 --辛夷坞 《原来》

  【231】:有些东西就算是心里结了疤,依旧是不容触碰的。 --辛夷坞 《原来》

  【232】:一旦放开自己向他走去就会沉溺所以只有让自己不靠近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33】:我只是不想一直背着这个秘密,毕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见,以后也许都没有说出来的机会。现在他知道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求仁得仁,我为什么要难过? --辛夷坞 《原来》

  【234】:我只是不想一直背着这个秘密,毕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见,以后也许都没有说出来的机会。现在他知道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求仁得仁,我为什么要难过? --辛夷坞 《原来》

  【235】:因为我还没有放下。很多的时候,我都恨他……可是更多的时候,我爱他。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36】:假如有一天我们重遇,我唯一的心愿是--我希望他不幸福,至少不要过得比我幸福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37】:那一个人  是不是只存在梦境里? 为什么我用尽全身力气 却只换来半生回忆 《原来你还在这里》

  【238】:然后他们并肩坐在黄昏里,忘却了身边人的姓名,忘却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手却还紧紧挽住对方。 --辛夷坞 《原来》

  【239】:然后他们并肩坐在黄昏里,忘却了身边人的姓名,忘却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手却还紧紧挽住对方。 --辛夷坞 《原来》

  【240】:爱情通常看起来全无道理,可是当你置身事外来看,凡事都有迹可寻。大多数人在人群中寻找与自己相似的灵魂,而也有一部分人则会爱上拥有自己渴望却缺失的那部分特质的人。我属于后者。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41】:其实这晚无需烟火点缀,有他在身边已经璀璨过一切。如果时光别走,定格在这一刻该有多好,直到很多年以后韵锦回想这一幕,心里仍然这么想,可是她知道,人不该太贪婪,所以在后面的日子里,不管有多少痛楚,有这一刻值得回忆,她始终都心存一丝感激。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42】:那菩萨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43】:不是没有想过终有一天会狭路相逢,她以为自己可以一笑泯恩仇,再不堪,也能装作平静的走开,原来竟不可能。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44】:时间仿佛是凝固的,如同极深的梦境,你知道它终会结束,但身在其中时,又觉得似乎永不会改变。 --辛夷坞 《原来》

  【245】:时间仿佛是凝固的,如同极深的梦境,你知道它终会结束,但身在其中时,又觉得似乎永不会改变。 --辛夷坞 《原来》

  【246】:感情真是一个霸道的东西对不对?它不问你缘由,不问先后,十八年,我跟他认识了十八年,从小我就喜欢他,可这十八年比不过你出现的十个月,他就这么认定了你,十匹马都拉不回,我于是就成了一个完全的‘旁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47】:菩萨也不知道我有多伤心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48】:没有人问过灰姑娘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没有人问过她爱不爱王子,好像只要水晶鞋合适地套上了她的脚,就理该感激涕零地跟随王子同居,然后永远在幸福中诚惶诚恐--如果没有王子的拯救,她至今仍在冰冷的河边浣纱。 《原来》

  【249】:没有人问过灰姑娘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没有人问过她爱不爱王子,好像只要水晶鞋合适地套上了她的脚,就理该感激涕零地跟随王子同居,然后永远在幸福中诚惶诚恐--如果没有王子的拯救,她至今仍在冰冷的河边浣纱。 《原来》

  【250】:等到脏乱不堪的卧铺车抵达G市汽车站时,已经是除夕前一天的傍晚时分,韵锦随着人群跌跌撞撞地挤出汽车站门口,毫不意外地在一片混乱中一眼认出了他。这一刻她忽然感到全身绷得紧紧的神经完全松懈了下来,疲惫得再也挪不动步伐,只绽开了一个笑容;程铮果然也看见了她,却也不急于朝她走来,只是又气又好笑地打量着她。两人在数米开外隔着川流不息的人潮相视而笑。最后是程铮向她伸出了一只手,周围很吵,可她听懂了他的话,他说:“笨蛋,跟我回家。”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51】:他曾经跟我亲密得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而结果呢,他还在我的视线里,却在我的生活之外,成为了别人的男朋友、丈夫,别人的爸爸,光是想象这一点我都觉得受不了,还不如不见,至少可以自欺欺人 《原来》

  【252】:建筑与自然融为一体就变得有灵性一样。我那时就在想,这么好的东西,如果你和我一起看,该有多好。我不要你踮起脚尖看我,而是要你在我身边一起分享……你爱自己多一些也没关系,你继续爱自己,我爱你…… --辛夷坞 《原来》

  【253】:建筑与自然融为一体就变得有灵性一样。我那时就在想,这么好的东西,如果你和我一起看,该有多好。我不要你踮起脚尖看我,而是要你在我身边一起分享……你爱自己多一些也没关系,你继续爱自己,我爱你…… --辛夷坞 《原来》

  【254】:敏感、晦涩、孤僻、沉默。她也不明白当初的自己怎么会如此别扭,就连一场爱情也没有改变她的自卑,所以她失去了它。 --辛夷坞 《原来》

  【255】:敏感、晦涩、孤僻、沉默。她也不明白当初的自己怎么会如此别扭,就连一场爱情也没有改变她的自卑,所以她失去了它。 --辛夷坞 《原来》

  【256】:程铮的脸逆着光,看不清表情,“我比你更可笑。之前我骗自己说,你只是还没学会去爱一个人,原来你只是不爱我。” --辛夷坞 《原来》

  【257】:程铮的脸逆着光,看不清表情,“我比你更可笑。之前我骗自己说,你只是还没学会去爱一个人,原来你只是不爱我。” --辛夷坞 《原来》

  【258】:”我跟他分手,不是误会,也不是巧合,是迟早的事情 《原来》

  【259】:”我跟他分手,不是误会,也不是巧合,是迟早的事情 《原来》

  【260】:每个女人,一生中都在等待一场倾城之恋。   但不是每个灰姑娘,都在等待一双水晶鞋。   我们在太年轻的时候遇见,除了爱,一无所知。   假如有一天重逢,我希望你过的不幸福 《原来》

  【261】:他就在咫尺。她身上的无数个细胞都苏醒过来,叫嚣着,思念他、渴望他!她为自己感到羞耻,居然这么不堪,完全经不起他任何的撩拨,是太寂寞的缘故,还是,单单只为了他?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62】:二十七岁的女人该是什么样子?就像一朵蔷薇,开到极盛的那一刻,每一片花瓣都舒展到极致,下一刻就是凋落。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63】:曾经身体发肤般亲密的一个人,原来也会在人海里断了音讯。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264】:有些东西就算在心里结了疤,仍然是不能触碰的。 --辛夷坞 《原来你还在这里》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