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语录 > 《白发皇妃》经典语录

《白发皇妃》经典语录

时间:2015-12-31 来源:阅来网

  【1】:《白发红颜》  一念之间 伊人远心沦陷 骤起一生痴缠 一念之乱 蹉跎了韶华年 经年转 重相见执念繁华三千 心为谁动了弦 心不宣 咫尺天涯难相恋 冷眼看世间 帝王权     芳魂怨 缘孽有尽终要还君何见 九重宫阙寒    江山乱 凤凰浴火涅槃 成败一瞬间   只手云翻 谁白发三千 羽化成梦魇     一夜逆雪寒 此生梦已远   世事变幻 碧血尽情深   难断山河拱手 只为红颜 许一段倾国之恋 --莫言殇 《白发皇妃》
 
  【2】:请容我一局棋,以爱为筹码,命做盘,下到肝肠寸断,亦不悔。 --莫言殇 《白发皇妃》
 
  【3】:缘字缺 几番轮回 你锁眉 哭红颜唤不回 纵然青史已经成灰 我爱不灭 漫儿 如果你现在回头,我将许你一生至死不渝的感情。 --莫言殇 《白发皇妃》
 
  【4】:宗政无忧:倘若你肯回头,我必以真心相待,宁负天下,也绝不负你! 漫夭:你以为,我还会信你?我已蠢过一次,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 --莫言殇 《白发皇妃》
 
  【5】:遇见容乐以前,我的人生,只有一种感情,那便是仇恨!为了这仇恨,我付出了一切,错失一生挚爱。当有朝一日得知,这带给我仇恨的根源竟然只是虚假的欺骗,我坚守一生的信念,就此崩塌,我的人生,彻彻底底成了一场笑话!无筹无筹,无须筹谋,一切尽在手中。可我事事筹谋,却依旧一无所有! --莫言殇 《白发皇妃》
 
  【6】:琉璃目 月华人 女子当如是 阿漫 往后的路我们一起走 --莫言殇 《白发皇妃》
 
  【7】:一夜折磨,十年寿命,满头青丝尽成雪,幸不负卿意! --莫言殇 《白发皇妃》
 
  【8】:“阿漫,在离开前的最后一刻,你可有话想对我讲?   我知道,你有!   尽管你神色如此安详,但我却知,你心里有遗憾,因为你终没能与我见上最后一面!   这是你的遗憾,更是我的遗憾。   你这样残忍,自己走了,却要为我留下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亦留下让我不得不活下去的理由。   从此后,江山无限,寂寞比天地更广阔无边。而我,这个万人敬仰的帝王,却只能在蔼蔼深宫中,抱着你冰冷的躯体,在回忆中度日如年。   就这样,活在对你永无止尽的想念里,活在毫无希望的企盼之中……   阿漫,阿漫……你可知?这样的活着,真的……不如死了!   可我,怎忍心不达成你心之所愿?”   --宗政无忧 --莫言殇 《白发皇妃》
 
  【9】:你敢动她,我会毁了你从逾生命的江山。 --宗政无忧 《白发皇妃》
 
  【10】:总有那么一个人,是你求之而不得;终有那么一件事,任你宗政无忧翻云覆雨手,有无法扭转乾坤...... --莫言殇 《白发皇妃》
 
  【11】:命里昙花  刹那芳华 --莫言殇 《白发皇妃》
 
  【12】:琉璃目 月华人 女子当如是. --莫言殇 《白发皇妃》
 
  【13】:他这一生,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与她的相遇,不过是烟花一瞬,绚烂过后,留下的是寂静的黑洞。     他是真的累了,想结束这漫无边际的等待。     “阿漫,我不想再等,我真的很累了!”     “我以为……只要抱着你,我就有勇气一直这样走下去。可是,我不知道,如果一直得不到你的回应……我也会累,会有走不下去的时候……阿漫,你……知道吗?”他深情的目光充斥着满满的疲惫和哀伤,隔着一张桌子,隔着一局和棋,隔着两杯清茶,可他们之间的距离,却是永远不可触及的遥远。他想放弃了,放弃等待,与她一起沉睡,不想再醒来。     “我知道。”身后突然有人轻轻说了这样三个字,每一个字,都仿佛用尽了一世的感情。 --莫言殇 《白发皇妃》
 
  【14】:十日后的皇帝大婚,娶的是一具尸体,这个消息,震惊了整个天下人。但是没有任何人站出来反对,因为那个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殒的女子,用她的智慧和努力,得到了万民的尊敬。     那是一场奢华的婚礼,全城张灯结彩,京诚的每一条道路都铺上了鲜亮的红地毯。     年轻的帝王一身喜庆的红袍,眼中没有了平日的冷酷,荡漾着如水般的温柔,嘴角扬着幸福的笑,笑里藏着满满的忧伤。他的双臂紧紧抱住怀中的绝色女子,女子身上的大红嫁衣长长的衣摆旖旎拖在地上。 --莫言殇 《白发皇妃》
 
  【15】:傅筹:我不知是你…… 漫夭:恨……这个字,我从未说过,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莫言殇 《白发皇妃》
 
  【16】:当厚重的明黄色帘幔放下,将冬日的寒风阻挡在外,也阻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她再也忍不下去,不顾一切猛地扑到他怀里,蓄满眼眶的泪水滚滚而落,渗透男子的衣裳,打湿了他的胸膛,那滚烫的温度将一颗曾经冷硬如坚冰的心融化成一池春水。 她握着拳头,捶打着他的胸口,哽咽道:“你怎么能这样?你答应过我什么,你忘了吗?你说过永远不碰逆雪,你说过你不愿意少陪我一天……”      她的身子轻轻颤抖着,心中是对于他有可能会早一步离开她的恐惧。减寿十年,那是何等沉重的代价! --莫言殇 《白发皇妃》
 
  【17】:就像一根长在肉里的刺,你不碰它便不疼,你若是因为害怕而不碰它,那它便永远长在那里随时提醒着你它的存在。所以,有些事情,与其逃避,不如勇敢面对。 --莫言殇 《白发皇妃》
 
  【18】:“阿漫,我知道你累了……累了就睡吧。这条路……不管有多远,我都会抱着你走,这样你就不会累……才能陪我走得更远。”那时候的江都皇宫里,他抱着她在宫人们震惊的眼光中,无所顾忌的走过一条有一条深深宫巷,她也是这般安静的待在他怀里,闭着眼睛放心的睡着。如今,她还在他怀里,可他却再感受不到过去的幸福和满足。 --莫言殇 《白发皇妃》
 
  【19】:那个有着清俊儒雅气质的男、月光下一身光华的少年、阳光尊贵无比的帝王……他就这样永远离开了她!至死也没有说过一句他爱她。他甚至在临死的那一刻,清楚的知道她心里对他还有着怨恨……可是,他从没有为自己澄清什么,他只是默默的用他的鲜血和生命,无声的证明着他那比大海更深比天空更广阔的爱情。     这个男,为了她,连自己的尸体都不愿放过! --莫言殇 《白发皇妃》
 
  【20】:“还不止如此。他为了阻止哀家的人去江都皇宫抓你,竟不顾一国之君的责任,枉送了三十万人性命,只为救你一人……” --莫言殇 《白发皇妃》
 
  【21】:窗外的梧桐树叶子枯黄,在阵阵秋风中簌簌飘落,划过窗前,在黄昏中留下一道又一道看不见的伤。     床上躺着的女子,很安静,双眼紧闭,面容苍白消瘦,嘴唇毫无血色,微微张着,似是想说什么没说出来。她微微侧着头,脸庞朝外,那是他归来的方向。她白发散满了枕头,几缕滑下床沿,在透窗而来的萧瑟秋风中轻轻摆动,像是书画着它的主人坎坷的一生。她一只手搭在床沿,微微垂下,五指散开。     宗政赢一双小手去抓床上女子的衣裳,不住的摇晃她的身子,他期望着这样就能将他的母亲摇醒。     “母亲,孩儿真的知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胡闹,再也不惹您生气了……您快醒过来,好不好?好不好啊母亲……”稚气的声音充满了对未来的恐惧和失去至亲的悲痛。 --莫言殇 《白发皇妃》
 
  【22】:漫夭微微撑着身子坐起来,萧可在她身后垫了个枕头,她轻轻靠着,目光迷茫而悲伤,“就算是有,只怕我也等不到。也不知道这场仗……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我只希望……在临走前,能再见他一面。”     萧可道:“我现在就让人给皇上传信。”     “别。”漫夭忙拉住萧可,摇头道:“这场仗已经打了两年多了,现在是最后关键时候,绝对不能让他分心。万一……出了什么岔子,我就是见了他……也走不安心。” --莫言殇 《白发皇妃》
 
  【23】:宗政无忧:倘若你肯回头,我必以真心相待,宁负天下,也绝不负你! --宗政无忧 《白发皇妃》
 
  【24】:无忧,请相信我没有离开你!我的心,一直和你在一起。你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也许我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遇见你,爱上你……如果你爱我,请你为我活下去。     好好照顾两个孩子,给他们爱,连带我的那一份一起给他们。我会用我灵魂深处对你的爱和执着,与这残酷不公的命运做抗争。请你相信……也许会有奇迹。终有一日,我会带着我对你的爱,回到你身边。那时,再实现我的诺言,只爱你一人。从此与你并肩执手,笑看如画江山。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不要让我回来以后,又只能孤独的离开。      阿漫留 --莫言殇 《白发皇妃》
 
  【25】:他双手一颤,他们亲眼见着母亲的骨灰被风吹散,融在了雪中,如何才能不让母亲留在马路中央?“你……做什么了?”     “埋了那片雪。”三个日夜的艰辛苦楚,被她寥寥几字说得那样轻描淡写,他听后却是震住了。融了骨灰落下的雪,纷纷扬扬,那么大的一片,那样冷的天,她一个人的力量,如何办到?     他薄唇微张,颤抖了几下,目光复杂,看了她半响,才缓慢问出声,那声音中有无尽的疼惜以及无尽的懊恼和自责,“你……埋了三日三夜?所以直到今天才回来?”     她轻轻点头,目中泪光盈动,声音有些哽咽,“我知道这样做不能弥补什么,但是,这是我……唯一能做的。”泪水滑出眼眶,一串一串滚落下来。他抬手捧住她消瘦的脸庞,滚烫的泪水擦过他手上的肌肤,灼伤了冰凉的心 --莫言殇 《白发皇妃》
 
  【26】:宗政无忧谁也不看,脚步缓缓往床边挪。他刚才觉得从城门口到皇宫的路那么遥远,怎么跑都觉得不够快。可是此时,他却觉得那段路比起这一段,走起来容易的太多。从寝宫门口到床边数十步的距离,他仿佛走尽了一生的力气。     “阿漫……我,回来了。”他如自己在路上设想的那般跟她说话,他期望她能起来迎接他,不起来也没关系,只要她睁开眼睛看他一眼,哪怕只看一眼,让他知道,她还在,就好。     身后跪着的人紧紧低着头,他们从未听过这个高高在上无所畏惧的帝王像此刻这般小心翼翼,他的声音那么轻那么轻,带着微微的颤意,好像一触碰就会碎掉。他的语气透出心底的希翼和恐惧,原来那么冷酷的皇上,也有会害怕到颤抖的时候。 --莫言殇 《白发皇妃》
 
  【27】:她一直找不到答案,可是,当她的灵魂离开躯体,当她看到无忧出现在她的床前,她清晰感受到他内心涌现的无法承受的痛楚,仿若世界被毁灭般的绝望……那一刻,她想她知道了,无论她是否失忆,她都会爱上这个男子!因为他是宗政无忧!一个可以为她生、为她死、为她折去骄傲、负尽天下的男人,她拒绝不了这个人! --莫言殇 《白发皇妃》
 
  【28】:当宗政无忧踏进那间屋子,他不敢置信的站到她面前,怔怔的望着那全无气息的尸体,没有悲痛到流泪,没有绝望到崩溃,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安静的让人害怕。他什么都不做,只轻轻地轻轻地说了一句:“阿漫,我……回来了。” --莫言殇 《白发皇妃》
 
  【29】:如果灵魂还有生命,如果灵魂可以哭泣,她一定会哭到无法呼吸。那一刻,她似乎看到了他的生命在枯萎,仿佛听到了他的心砰然碎裂的声音……他是那样的绝望,绝望到连悲痛都没了力气。     她伸出手,想安慰他,可无论如何努力,她的手只是穿透他的身体,无法碰触他。     她的拥抱……他再也感受不到! --莫言殇 《白发皇妃》
 
  【30】:窗外的风忽然大了起来,将窗子吹开了一条缝隙,冷风灌入,床幔轻摆,烛光摇曳,欲灭不灭。     宗政无忧怀中女子的身躯一如从前那般柔软,他的手触摸着她苍白的脸庞,肌肤依旧细腻光滑,只是不再有温度。他拉过被子,将她盖得严严实实,他想,这样,她是否能暖和一点? --莫言殇 《白发皇妃》
 
  【31】:这个夏天,烈日焦灼,晒得尘土烫,草木欲燃。他的心就这样剖开了,晒在了烈阳之下,还是冷得抖。 《白发皇妃》
 
  【32】:真爱魔障,诡计谋权。                                               帝王权,芳魂怨,缘孽有尽终要还。心不宣,咫尺天涯难相恋。君可见,九重宫阙江山乱? 《白发皇妃》
 
  【33】:大婚那日,漫夭一直跟在宗政无忧的身边,看着他抱着她的躯体走过京城里一条又一条街道,在铺满鲜花的红地毯缓慢地行走着。他望着怀中人的目光是那样的温柔,他唇边的笑容荡漾着幸福和甜蜜……可她的心却像是被浸了天底下最苦涩的药汁,无以言说的酸涩苦楚,无止境的蔓延在她的灵魂之中。     洞房花烛,本该是甜蜜而缠绵的夜晚,他却抱着一具冰冷的身躯,睁着空洞的双眼目无焦距地望着正烈烈燃烧的龙凤红烛,度过了漫漫孤寂的大婚之夜。     那一夜,他以为悲痛绝望的,只有他一个人,殊不知,她其实就在他身边,就站在他的床前,双手捂着嘴痛哭却无声出口。 --莫言殇 《白发皇妃》
 
  【34】:他“驾”的一声,急切而愉悦的声音回荡在僻静的小道,猛挥鞭子,一路纵马狂奔。他在脑子反复的想像着见到她的情景会是什么样子?第一句话,又该说些什么?     如果她坐在窗台下看书,他进屋笑着对她说:“阿漫,我回来了。”她是否会惊喜回头,奔向他怀抱?对他说一句:“无忧,你怎么才回来?我等你好久了。”那他便紧紧拥抱她,再也不放开。     如果她站在窗外的梧桐树下思念他,他就悄悄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的腰,下巴搁她肩上,在她耳边轻轻说一句:“阿漫,我好想你。”她会不会喜极而泣,埋怨他当日一声不响的离开? --莫言殇 《白发皇妃》
 
  【35】:后来,她问过可儿才知道何为逆雪。逆雪乃一种罕见之毒,极为霸道,不会要人性命,却能让人尝遍生死乃至生不如死的滋味。服此毒者,血脉逆转倒行,有如万箭穿心,肝肠寸裂。可使少年白头,一夜发如雪。而后果,则是--减寿十年! 当时的她,震惊到无以复加,一再叮嘱他万万不可动这个念头。那时候,她紧紧抱着他,一遍一遍对他说:“我不害怕,我一点都不害怕。我知道你不会嫌弃我,但是如果你白发,我会嫌弃你。所以你要答应我,不管寻不寻得到血乌,你永远都不许碰逆雪。否则,少了的那十年,谁来陪伴我给我温暖?” --莫言殇 《白发皇妃》
 
  【36】:阿漫,这里是我们感情开始的地方,你说这里寄托着你前世的梦想,你不想……睁开眼睛看一看吗?以后,可就看不见了。”     他温柔的与她说着话,环视了一眼周围,再看看面前桌上的和局,眼中透出浓浓的疲惫。眉心一点哀伤缓缓晕开来,弥漫了整颗心房。他抬眸望着女子安详的脸,声音似是穿透了时光的苍凉,“阿漫,我已经等了五年了,你说会有奇迹,可为何我完全看不到希望?”     两千个日夜,他就是这样和她说着话,明知永远不会有回应,他还一直在说,不敢停下来。其实,他心里无比清楚那个奇迹不过是她留给他一个活下去的希望,这世上,真的有奇迹吗?即便是有,也不会发生在他宗政无忧的身上。 --莫言殇 《白发皇妃》
 
  【37】:宗政无忧为女子斟了一杯茶,白底青花瓷杯里泛着淡淡的碧色,水面漂浮着几片茶叶,他细心的将茶叶挑出来,才放到她面前,温柔笑道:“阿漫,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下棋?”     女子静静的靠着椅背,两眼紧闭,双唇微张,却不答话。     他摆好棋子,看着女子的脸庞,似是无奈,又似是叹息,“我们相互试探,谁也不肯先说真话。你啊,就是太谨慎!”回忆的思绪和着宠溺的口吻,他唇边微微笑着,眼底幽深的空洞怎么也望不到边。 --莫言殇 《白发皇妃》
 
  【38】:她多希望此时能有一具躯体暂借她同他说几句话,不管那具躯体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抑或是美是丑……都不要紧,她只是想让他知道,她其实从未曾离开过,她一直在他身边陪伴着他,可是,这对她而言,仅仅只是个奢望罢了!她能做的,就是凭着她对他的执念不让灵魂离去,以这种最无力的姿态与他相守。 --莫言殇 《白发皇妃》
 
  【39】:爱情有许多种,而有一种爱情,是走在爱的人前面,竭尽所能,帮她扫除阻挠她幸福的屏障。这条路,会很辛苦,但是,能偶尔回头看一眼爱的人幸福的脸庞,也可以知足。 《白发皇妃》
 
  【40】:容齐,容棋!    请容我一局棋,以爱为筹码,命做盘,下到肝肠寸断,亦、不、悔! 《白发皇妃》
 
  【41】:等战事结束,我回宫之时,希望你还在。倘若不在也无妨,要么我下去陪你,要么,……就让这整个世界为你殉葬。” 《白发皇妃》
 
  【42】:你这样残忍,自己走了,却要为我留下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亦留下让我不得不活下去的理由。    从此后,江山无限,寂寞比天地更广阔无边。而我,这个万人敬仰的帝王,却只能在蔼蔼深宫中,抱着你冰冷的躯体,在回忆中度日如年。    就这样,活在对你永无止尽的想念里,活在毫无希望的企盼 之中……    阿漫,阿漫……你可知?这样的活着,真的……不如死了!    可我,怎忍心不达成你心之所愿?” 《白发皇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