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励志文章 > 励志故事 >朱明跃:猪八戒网为何估值过百亿?

朱明跃:猪八戒网为何估值过百亿?

时间:2015-08-04 来源:阅来网

  猪八戒网获得26亿元融资后瞬间爆发,订单翻番,创始人朱明跃也成了焦点人物。这个被朋友称为“二师兄”的中年男子,收获了他职业转型之后的第一份成功。
 
  近日,“二师兄”朱明跃对《创业家》讲述了一个众包平台为何估值过百亿的四条理由,也分享了巨额融资之前9年的艰辛取经路。朱明跃希望人们忘掉26亿,重新把目光聚焦于他们的用户、服务以及那个偏居西南一隅的团队,同时跳出平台收佣金、收会员费的窠臼,转而去发掘数据海洋里更多的富矿。
 
  猪八戒网做什么
 
  我今天特别想讲一个观点,就是我非常希望忘掉这26亿,回过头去,回到我们公司,回到重庆,凤凰C座的5层5000多平方米的战场,回到猪八戒网上1300多万的用户,不管是其中300万的买家、中小微企业雇主,还是1000万具有专业技能的个人,我只有在面对庞大的用户群体的时候,在踏上我们5000多平方米办公面积的时候,我才感觉到,这26亿并不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改变,我们必须回到现实。
朱明跃
 
  融了26亿后,我记得很多媒体记者直言不讳来采访说,猪八戒为什么值26亿,为什么重庆的企业可以融26亿?这是原话。我当时感到很奇怪,也很惊讶,为什么不能够是我们猪八戒网,为什么不能够是一家重庆的企业?
 
  这让我想起去年我与国内最大的一家设计公司老总的一次会面。他直言不讳地跟我讲,猪八戒网对于设计行业来说是一个搅局者,是价格屠夫,而这对设计的价值是毁灭性的打击。
 
  我当时问了他几组数字。
 
  我说,作为中国最大的几家广告设计公司、品牌设计公司之一,你们一年为多少家企业设计VI系统(Visual Identity,通译为视觉识别系统)?他说不到100家。那我就说,中国有几千万家中小微企业,他们都想做一个品牌,他们都希望在递给别人名片时,这个名片上不只有白纸黑字,还希望有自己的Logo和品牌形象,怎么办?他是花50万或100万请你做一套很专业的VI系统,还是把这50万或100万——这可能几乎是他创业的全部资本——投入到核心业务上去?
 
  这就是中小微企业的痛点。猪八戒网可帮助他们在品牌发展初期拥有一张名片,一个Logo,一个美好的念相,一个拿得出手的梦想。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我又问了他第二个问题。我说,你们这么大的一家广告设计、品牌设计公司,养活了多少设计师?他说700个。我说,这700个设计师的水平在整个中国相对来说肯定比较高,他们的收入是多少?他说最低的5000,最高的5万、10万一个月的也有,但相对较少,大量的还是七八千、一两万。
 
  我说,中国并非只有这700个设计师,还有几千万个设计师,有几千万个程序员,有几千万个做营销推广的人,他们也要生存。他们虽然进不了你们这样的公司,拿不到你们所谓的高工资,但他们在猪八戒网这样的平台上靠个人能力,可以为天下企业设计标识、开发App、做营销推广,而且排在猪八戒网前一万位的设计师、工程师,月收入绝对都是过万的,甚至有的一个月收入上10万、100万。过去他们可能连这种工作机会都不多,但因有了这样一个平台,他哪怕待在重庆的农村,也可以为北京中关村或美国硅谷的创业公司设计形象标识。这就是互联网的力量和价值。
 
  兼具四大价值
 
  为什么一个众包平台值26个亿?
 
  既然是一个平台,一定是双边的连接,所以第一层价值是连接的价值。一个农村的设计师,如果没有这个平台,他就只能永远为他镇上的小面馆设计招牌。但今天,因为有了这样的连接,他可以为天下的中小微企业做设计、创造。
 
  我们公司有两面电子墙:一面是买方,他们在中国东中部地区聚集,不断发起需求;另外一面是卖方,他们几乎均匀地分布在中国绝大部分地区。我们把这两部分人群连接了起来。这一价值在一定程度上不能用所谓估值来衡量,因为它的背后是太多人的需求和梦想。
 
  第二层价值是匹配。淘宝在本质上不是一个卖货的平台,它卖的是服务商家的能力。它提供了非常多的卖家工具,从客服到发货到整个的CRM到营销,这一系列的基础设施工具,使得整个社会运转效率明显提高。但淘宝并非从交易连接中获得收益,它是通过提供这些基础设施来获得收益的,但这些基础设施的价值,很多时候被我们忽略掉了。
 
  第三层价值是数据的价值。任何平台都会像海洋一样不断会聚各种数据。猪八戒网汇聚了哪些数据?我们会聚了中国几百万家中小微企业的数据,而且它每天还在以五六千家的速度递增。当然,融资新闻发布后,日增已达八九千家。
 
  另外,它还是人才数据的海洋。我们已吸纳一千万个拥有专业技能的人才,很多专业设计开发机构也开始入驻。再有,交易将逐步沉淀下宝贵的原创作品,这一数据库的价值非常大。
 
  另外,这么多中小微企业、各种专业技能的个人,在这八九年间累积下来的交易行为数据,包括对卖家能力评价的数据,这些都是相当宝贵的东西。有了这一数据海洋,我们要想赚钱就变得轻松了,我们可以在这个海洋里面钻井,随便钻一口井下去,冒出来的绝对是石油、绝对是黄金。
 
  2014年,我们钻了第一口井——商标注册。当时每天都有几千家企业来猪八戒网设计Logo,接下来它们一定会去做商标注册。引入这个业务后,我们立即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商标公司,没有之一。传统的商标公司小而散,在国家商标总局每天注册50单,就已是中国第一了,但我们现已做到了每天500单,2015年的目标是做到日均1000单,这是很容易的事情。这就是数据海洋与钻井平台的价值,这一价值过去一直被忽视。
 
  第四层价值是孵化的价值、就业的价值。淘宝、京东、亚马逊、当当等,在我看来,都属于1.0平台。随着众包及O2O服务的崛起,平台已进入2.0时代。2.0时代的平台比1.0时代的平台更近了一步,价值更大。大在什么地方?这就是我想说的平台的第四层价值—孵化的价值、就业的价值。这个价值在过去被严重低估,没有人把它发掘出来。

  在淘宝这样的1.0平台之上,马太效应非常明显。因为它的商品都是标准化量产的,理论上你只要广告做得好,店铺装修得越好,进入得越早,你获得的流量就越多,你的定单就越多。淘品牌的崛起实际上对于淘宝来说不见得是好事,它的马太效应非常明显,它使得绝大多数流量、定单聚集于10%甚至5%左右的商家。真正能够在淘宝上赚钱的时代早就过去了。这是1.0平台的典型特点。它对于整个社会的就业也好,社会价值也好,都是非常有限的。
 
  但现在平台进入了2.0时代,我们肯定没办法再做一个卖货的平台,Uber也好,滴滴快的也好,58也好,猪八戒网也好,我们本质上都是“卖人”的平台。“卖人”的本质是服务的个性化定 制。
 
  服务交易的典型特点是,买卖双方建立起连接并下单,这个交易才刚刚开始,后续还有漫长的周期,必须去履行。服务的个性定制化使得我们没办法提前把这些交付流水线生产出来,也没办法把这些所谓的服务用仓库存储起来,我们必须一单一单地去接,再一单一单地去履行,这就使得平台上每一卖家的服务能力、产能都是有限的。这时,运营者的最大挑战不是发掘平台上最优秀的卖家,把所有流量和订单都分配给他,而是必须找到海量卖家,根据买家需求的特殊性以及卖家的产能、时间、空间、技能、规模、态度等多重属性进行匹配。
 
  我们现在天天在盘算,一个服务商手中正在进行的交易超过他规模多少单之后,我们就应不准他继续接单,而是让他消化掉,把自己手上的这些客户服务好,然后我们再给他们提供流量,提供定单。这完全不是1.0平台时代的运营逻辑。这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什么淘宝、京东也进入了威客服务交易领域,但他们和猪八戒网的交易规模不在一个量级上。这是由基因决定的。我们的交易逻辑要求我们必须把定单散布给尽可能多的卖家。
 
  所以说,2.0时代“卖人”的平台对于社会的价值,对于就业的价值,对于孵化的价值更大。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讲,今天的猪八戒网和淘宝相比,体量还不在一个量级,但猪八戒网未来作为平台的社会价值一定比淘宝大得多。
 
  9年探索转型路
 
  2006年,我创办了猪八戒网。
 
  进来后我才发现,自己拿到的是一副烂牌——一家企业一辈子可能只需要一次标志设计。不但低频,更重要的是,小微企业不愿意出钱,决策很理性。它不像做实体的、做商品的平台,很多女人进商场之前不知道买什么,出来的时候都大包小包;很多人逛淘宝的时候也不知道买什么,出来的时候银行卡都刷爆了。这叫感性消费。
 
  中小微企业的设计、营销、开发都是低频、高单价的,是理性消费,我们面对的是苦逼群体。进一步运营后,我们发现,买家不但不愿意出钱,而且他还是非专业的买家。这个交易我们不能提前流水化生产和仓库布局配送,必须是复杂交易,每一单都是个性化定制。
 
  尽管如此,我们当时认为:第一,这一方向绝对是对的,未来第三产业一定比第二产业发达,服务业一定比实体商品交易要多;第二,既然中国有那么多中小微企业,有那么多有专业技能的人,总要有一个平台用来连接。实体的商品能够做得像淘宝,为什么我们做策划、写设计的,没有这样一个平台?我就基于这样一个简单的对于方向和未来的判断,走上了死不回头、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取经之路。
 
  我可以死要面子,但生活毕竟是现实的,每天的工资必须要发,每天都需要我们去画饼,这个饼不但要画给天使投资人、VC,还要画给你的员工、你的追随者。很多时候天使投资人好忽悠,但你不太好忽悠员工,因为他比你看得更清 楚。
 
  取经路上,我们经历了大概七八次推倒重来。虽然方向从来没变过,都是做服务交易、做平台,但产品模式、商业模式、运营模式、组织架构先后推倒了七八次。我们公司推行取经文化,每一次推倒重来分别被命名为腾云一号、腾云二号等。
 
  真正的转折点是,我们终于认识到,1.0时代的平台一定要升级到2.0时代,要把平台视为一个大数据的海洋,应基于这个海洋去赚 钱。
 
  今天,我们还是要继续把海洋做大,而不是忙着在里面钻井,钻井只是水到渠成的结果。钻井很重要,尤其是投资人认为很重要,但对于创业者,海洋的广阔才是我们最应该追求的。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