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欣赏 >莫笑烟花不堪剪,只因岁月太匆匆

莫笑烟花不堪剪,只因岁月太匆匆

时间:2015-10-04 来源:阅来网

  幽兰露,如啼眼。
 
  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草如茵,松如盖。
 
  风为裳,水为佩。
 
  油壁车,夕相待。
 
  冷翠烛,劳光彩。
 
  西陵下,风吹雨。
 
  李贺的这首《苏小小墓》,最初打动我的,就是那句“烟花不堪剪”。烟花绚烂,可是转瞬即逝。短暂而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怅惘和怀念,也最容易击中我们心中最柔软的那个地方。后来,知道了这首诗背后的故事,更是为那个姓苏名小小的江南女子感怀不已。
 
  “幽兰露,如啼眼。”都说空谷幽兰,那是赞人之高雅。而这里的“幽兰”,仿佛因着那一抹幽魂的缘故,而带着微微的冷意。而那兰花上的露水,正如小小眼角的泪珠,晶莹而透亮。即使离开了人世,小小还是不开心的。
烟花
 
  佛家有云:三毒者,贪嗔痴也。而其中痴为一切烦恼之源。世间女子,大多在情关躲不过这个“痴”字,小小也不例外。只因个“情”字,小小年方十九就香消玉殒,正应了那句“烟花不堪剪”。而这里的“无物结同心”,则是出自《苏小小歌》里的“何处结同心”。
 
  相传,小小曾经与相国公子阮郁见钟情,照顾小小的贾姨妈担心小小被辜负,而阮郁则指着、]前的松柏道“青松作证,阮郁愿与小小同生死。”后来他们漫步到西泠桥头,看着夕阳西下,小小就吟出了那首《苏小小歌》:
 
  我乘油壁车,郎乘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
 
  如果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那自然是好的。才子美女一见钟情,两情相悦时山盟海誓,几乎满足了我们对爱情所有的向往。可是现实总不尽如人意,在当时那样的一个社会,身为宰相的阮父又怎会让儿子娶一个歌妓回家呢?一封谎称自己病重的书信,就让天真孝顺的阮郁匆忙赶了回来。然后是挨训斥,被关书房,另娶他人,从此再也没能回到小小的身旁。
 
  故事至此,似乎戛然而止。小小与阮郁一见钟情,却遭阮郁父亲棒打鸳鸯,最后天各一方。痴情的小小曾经苦苦等待,等待她的阮郎来接她回家,可是纵使她相思成疾,却只等到阮郁另娶他人的消息。哀莫大于心死,当所有希望都变成失望后,小小恢复了之前车马盈门的生活。
 
  可是,还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生命中曾经有个人来过,并且停留过很长一段时间,那么在他站过的那个地方,是会留下印记的。阮郁虽然走了,但是他的印记还在。所以当小小看到那个长相酷似阮郁的男子时,立刻就注意到了,之后她更是慷慨解囊,主动为这个名叫鲍仁的书生提供上京赶考的盘缠。
 
  第二年春天,小小因病去世。那时鲍仁已金榜题名,赴任路上顺道来探望她,却只能赶上小小的葬礼,却无法再见恩人倩影。他想报恩,可是恩人已赴黄泉,生死两隔。化抚棺大哭,可是小小依然活不过来。
 
  “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油壁车,夕相待。”绿草如茵席,青松如伞盖。春风为衣袂,流水为环佩。而小小生前乘坐过的那辆油壁车,还在夕阳中等着她去赴那场“西陵松柏下”的幽会。油壁车,是她生前游西湖时为免旅途劳累而特地打造的。她乘着这辆车,看过了许多美景,遇到了喜欢的男子,而最后,却是车还在,人已去,说不出的物是人非。
 
  “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翠烛,鬼火也,有光而无焰,故曰冷翠烛。心冷了,看到的火光也是冷的。况且,即使有光彩,叉能怎样呢?不过是徒劳罢了。西陵树下,风雨凄凄,更是让人内心怅惆。曾经一起海誓山盟,可如今,却阴阳两相隔,无物结同心。怎能不让人叹息,让人感伤?
 
  世事无常,不是所有的等待都能等来一个结果,也不是所有的等待都能等到有结果的那一天。小小曾经等过阮郁,结果阮郁没有回来;鲍仁回来了,可是小小已经看不到了。或许这样的结局才是最好的,得不到的,才会被记在心上。
 
  而我,只想说句:莫笑烟花不堪剪,只因岁月太匆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