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精选 >名家散文《樱桃》

名家散文《樱桃》

时间:2015-08-23 来源:阅来网

  米吉安尼(1911-1938),阿尔巴尼亚诗人、散文家。原名米洛什·杰尔吉·尼古拉,生于斯库台一个中等家庭,父母早丧,因*他深知孤儿和穷苦人的不幸。主要作品有诗集《自由的诗》,还有百余篇散文作品,从不同的生活侧面揭露了现实社会的腐朽与黑暗,表达了阿尔巴尼亚人民渴望自由和幸福的愿望,表现了人道主义精神。
 
  樱桃
 
  樱桃成熟了,通红通红的,像年轻的山区女人的血液。而在山区女人的心房下面,爱情的果实也成熟了。山区女人坐在自己茅屋的门坎上,在她苍白的面孔上有着鲜红的嘴唇,就像枝上的樱桃一样。
 
  樱桃长得多好啊!累累的果实把树枝都坠得垂下来了,随时都有折断的危险。山区女人心房下的重荷使她感到很难受',她无力站起来去折樱桃枝……
 
  樱桃树和山区女人都因自己的果实变得沉重了,大自然对她们满意地微笑。
樱桃
 
  但是谁看见了大自然的微笑呢?山区女人想尝尝鲜红的果实以解除饥饿,因为她早就没有玉米了。剩下的一点玉米是做种子用的。明天就要把它们撒到地里,等待新的收成。
 
  唉,能吃点樱桃也好!这个有如生气蓬勃的春天的山区女人,这个有着像天空一样蔚蓝色的眼睛,有着像樱桃一样鲜红的嘴唇的山区女人,在忍受着痛苦……她在忍受着饥饿的痛苦。她的眼光是困倦而忧郁的。整个世界都使她感到憎厌,但她并不憎厌生活。在没有粮食吃的贫困中,生活在她看来仍然是可爱的。生活本身带来了欢乐和微笑。还有一种欢乐,即夜晚的欢乐,征服了这个山区女人。夜间来到了,丈夫在床铺上抚爱她,她忘记了白天的痛苦,醉人的欢乐解除了饥饿。夜晚的欢乐在她身上产生了果实,变成了沉重的、但却是幸福的重荷,重荷紧连着她的心。她看着樱桃,但是没法把它摘下来,樱桃挂得太高了。去年她是自己摘樱桃的,她毫不费力地爬到树上,而当看见丈夫的时候,就跳到地上,因为她衣服穿得不整齐。
 
  山区女人在沉思,由于弄不到樱桃而发愁。但当她想到弄不到樱桃是由于身怀重荷,而身怀重荷的原因又是由于夜晚的欢乐,她的烦恼就消失了,代之以愉快的感觉。唉,夜晚,夜晚!可爱的黑暗的夜晚。年轻的山区女人这样想着,她的思想是单纯的,就像她青年时代的愿望一样单纯而自然。
 
  面色忧闷的老婆婆站在茅屋的门坎上,眯缝着眼睛,春天的光亮使她 睁不开眼。年轻的女人想说摘櫻桃的事,但是她感到害羞。她站起来,慢慢地,有如风平浪静的天气里的小帆船,向樱桃树走去,拿着一根长杆子,想把樱桃树枝打断。但是她未能成功。她浑身出冷汗,抛掉杆子,坐在樱桃树下的地上了。站在门坎上的婆婆没有看到她的这番努力,她解开脏得像冬天的天空似的衬衣的纽扣,在那儿数钱,也许,在做别的什么事情。钱!……哪里来的钱呢?因此,一定是在做别的什么事情。媳妇眼看着,心想将来她也会变得像这位老太婆或列支·麦塔的。列支·麦塔过去就像一棵茁壮的橡树,而现在老了。他经常来,用淫荡的眼光看着她,说些猥亵的话。而丈夫、婆婆却在一旁笑。难道在他晚年的时候这些话对他能有所慰藉吗?
 
  山区女人叹了口长气,腹内一阵剧烈的疼痛。“如果是个女孩还不错……上帝保佑!……而如果是个男孩呢,也没有什么……等他长大了,挣一袋钱,替自己买个老婆。”
 
  “妈妈!”
 
  “干什么,孩子?”
 
  “我丈夫快回来了吗?”
 
  “他到哪儿去了?”
 
  媳妇的眼光没离开樱桃树,饥饿在折磨着她。由于饿,她最后的一点气力也失去了。
 
  “妈妈!你能不能替我摘点櫻桃,非常想吃东西。”
 
  “我不能够,孩子,等你丈夫回来吧。”
 
  媳妇感到自己的心在收缩。她发出了呻吟声。身体内有什么东西在颤动。憎恨,无对象的、无情的憎恨涌上心头,扼住了她的喉咙,紧压住她的心,总也不肯松开……只有当她苍白的面孔上泪如雨下的时候,憎恨心才缓和下来。
 
  一个饥饿的、不幸的、怀孕的妇女,她能不能把孩子生下来?她的孩子能不能成为大自然的爱子?
 
  在贫穷中受孕和生下来的孩子是注定要过穷日子的。他获得的遗产是苦难和贫穷,随着苦难和贫穷而产生的便是憎恨心。
 
  他带着憎恨心出生。憎恨可以使他成为强盗或盗贼。而强盗就是强盗!他的命运就是抢劫和燃烧建筑在国家法律基础上的房屋。而为此他 将要遭到怎样的惩罚呢?
 
  “要我的命吧!你再也不会从我身上逼出什么东西来的!”被关在燃烧着的火圈内的强盗喊道。
 
  山区女人坐在地上呻吟。老婆婆慢慢地向她走去。在母亲的痛苦的号泣声里很快就加入了婴儿的哭泣声。他向世界宣称他的出现,在宇宙的这个不受注意的角落里,他向人类宣告自己的到来。人们向年轻的母亲祝贺说:“他会讨一碗饱饭!”先生们,你们喜欢不喜欢这个祝贺?如果你们新生下孩子时碰到这样的祝贺,你们该怎样呢?
 
  春天的大自然在欢笑,因为鲜红的楼桃成熟了,穷人的孩子出生了。
 
  (裴培 译)
 
  【鉴赏】米吉安尼,这位享年仅二十七岁的短命作家,在1936年的散文绝唱《樱桃》里这样写道:“樱桃成熟了,通红通红的,像年轻的山区女人的血液。而在山区女人的心房下面,爱情的果实也成熟了。山区女人坐在自己茅屋的门槛上,在她苍白的面孔上有鲜红的嘴唇,就像枝上的樱桃一样。”免中主要描绘了这个怀孕的山区女人在生产前后因饥饿而想吃樱桃的感受和行为。整篇文章充满了作者对穷人浓厚的人道主义情怀,我们甚至可以感觉出穷人的喜怒哀乐也在牵扯着作家的喜怒哀乐,并在文中处处流露出来。.
 
  在文章之中,虽然“樱桃树和山区女人都因自己的果实变得沉重了,大自然对她们满意地微笑。但是谁看见了大自然的微笑呢”?红通通的樱桃对饥俄的山区女人有着巨大的诱惑,然而树枝太高,她只能“忍受着饥俄的痛苦”。尽管“整个世界都使她感到憎厌,但她并不憎厌生活。在没有粮食吃的贫困中,生活在她看来仍然是可爱的”,因为“生活本身带来了欢乐和微笑”;贫穷并没有使山区女人绝望,因为丈夫的温存还是让她感到幸福。不过,这并不表明山区女人相信未来会一片光明,她清楚地知道,“在贫穷中受孕和生下来的孩子是注定要过穷日子的”。这样看来,山区女人对未来并非没有希望,只是这种希望太过渺茫罢了。作家以一种含泪的微笑在文章的结尾处写道:“春天的大自然在欢笑,因为鲜红的樱桃成熟了,穷人的孩子出生了。”在这里,作者将樱桃的喻意衍化为一种实实在在的精神,一种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孩子的将来可能如现在一样贫穷,但并不 代表其前途一片黑暗,因为他们仍然存在着希望。可以说,这是山区女人的祝福,也是作者的祝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