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精选 >散文诗《孤独的树》

散文诗《孤独的树》

时间:2015-08-24 来源:阅来网

  埃林·彼林(1877-1949),原名迪米特尔·伊万诺夫,保加利亚作家。生于富裕农民家庭。从小受到进步文艺的影响,中学时加入“瓦西尔·列夫斯基”文艺小组,并开始发表作品。他的创作以中短篇小说见长,比较重要的作品有《短篇小说》(第1集1909年,第2集1911年)、幽默作品集《我的烟灰》、中篇小说《拉格克一家》等。
 
  孤独的树
 
  一阵肆虐的狂风从遥远的树林里刮来两颗种子,随意将它们分撒在田野里。雨水将它们润湿,泥土将它们埋藏,阳光给它们温暖。于是,它们在田地里长成了两棵树。
 
  最初,它们十分矮小,然而无心的时间把它们高高地拉离地面。它们便能眺望得比从前远多了。
 
  它们也都彼此看见了。
 
  田野十分辽阔,直到那葱绿的平原的尽头,也看不到任何其他的树木,只有这两株远远分隔着的树,形影相依地伫立在田野中间。它们的枝桠纵横交错,仿佛是些用来丈量这旷野的奇怪的标尺。
 
  它们遥遥相望,彼此思念,彼此倾慕。然而,当春天来临,生命的力量给它们温暖,充盈的液汁在它们体内流动起来时,它们心中也勾起了对那永存的,同时也是永远离开了的母林的思念。
 
  它们会心地摇动着树枝,相互默默地打着手势。当一只小鸟像一种心念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的时候,它们就高兴得战栗了起来。
 
  狂风暴雨来临时,它们惶恐地东摇西摆,折断了树枝,呜呜地呻吟叫喊,仿佛想挣脱地面,双方飞奔到一起,紧靠支撑,并在相互拥抱中获得解救。
 
  夜晚到来,它们消失在黑暗中,重又被分隔开来。它们痛苦得如同病魔缠身,它们祈求地仰望天空,期望快快给它们送来白日的光辉,以求再能彼此相见。
 
  如果猎人和干活的人坐在它们中一个的影子下休息,另一个就忧伤地 喃喃低语,沉痛地诉说孤独的生活多么苦恼,离开亲人的日子过得多么缓慢、沉重、没有意义;它们的理想因得不到理解而消失;它们的希望因不能实现而破灭;找不到慰藉的爱情多么强烈,没有亲情的处境多么难以忍受。
 
  (陈九瑛 译)
 
  【鉴赏】埃林·彼林尽管以诗歌享誉文坛,但他的小说和散文也有不小的成就。其散文《孤独的树》就因其独到之处而屡为人颂。由于诗性特质的直接融入,《孤独的树》成了一首短小精悍的散文诗。
 
  关于“孤独”和由此而引申出的亲情、友情与爱情,在文学史上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然而,作者却以“孤独的树”这个意象使“孤独”衍射出传神的一面。《孤独的树》讲述的是人类老生常谈的话题——孤独。两颗种子被狂风刮到辽阔的田野,然后生根、发芽,成长为参天大树。由于远离了母林,它们只能“遥遥相望”,孤零零地“相互思念,相互倾慕”,相互依偎。狂风暴雨让它们彼此“紧靠支撑”,在“相互拥抱中获得解放”,这是友情的经典再现。“当春天来临”,万物复苏时,“它们心中也勾起了对那永存的,同时也是永远离开了的母林的思念”。“它们会心地摇动着树枝,相互默默地打着手势。当一只小鸟像一种心念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的时候,它们就高兴得战栗了起来。”几句神来之笔,传达出亲情与友情相互交织的动人画面。
 
  当“猎人和干活的人坐在它们中的一个的影子下休息,另一个就忧伤地”述说孤独生活的苦恼,离开亲人的无趣,理想被误解而消失,希望不能实现而破灭,爱情缺少慰藉而强烈和没有亲情的艰难处境的时候,这些都已经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树的孤独,已经升华到人类的灵魂深处。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在这里,树的孤独与人的孤独合二为一,并成为自然界与人类社会共同的主题象征。由此表明,作者表面上自始至终在写树的孤独,实际上却是在隐射人的孤独,这才是其根本着眼点。文章中,两颗树离开母林的思念和彼此在黑夜中暂时分离的痛苦,其实就是喻指人类在血缘这条无形之根牵连下的想念和男女爱情相思的真实写照,而这正是彼此分离的“孤独”表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