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鉴赏 >《悲愤诗》作者:蔡文姬

《悲愤诗》作者:蔡文姬

时间:2015-08-04 来源:阅来网

  《悲愤诗》【其一】
 
  汉季失权柄,董卓乱天常。
 
  志欲图篡弑,先害诸贤良。
 
  逼迫迁旧邦,拥主以自强。
 
  海内兴义师,欲共讨不祥。
 
  卓众来东下,金甲耀日光。
 
  平上人脆弱,来兵皆胡羌。
 
  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
 
  斩截无孑遗,尸骸相撑拒。
 
  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
 
  长驱西入关,迥路险且阻。
 
  还顾邈冥冥,肝胆为烂腐。
 
  所略有万计,不得令屯聚。
 
  或有骨肉俱,欲言不敢语。
 
  失意几徵间,辄言弊降虏。
 
  要当以亭刃,我曹不活汝。
 
  岂敢惜性命,不堪其詈骂。
 
  或便加棰杖,毒痛参并下。
 
  旦则号泣行,夜则悲吟坐。
 
  欲死不能得,欲生无一可。
 
  彼苍者何辜,乃遭此厄祸。
 
  边荒与华异,人俗少义理。
 
  处所多霜雪,胡风春夏起。
 
  翩翩吹我衣,肃肃入我耳。
 
  感时念父母,哀叹无穷已。
 
  有客从外来,闻之常欢喜。
 
  迎问其消息,辄复非乡里。
 
  邂逅徼时愿,骨肉来迎己。
 
  己得自解免,当复弃儿子。
 
  天属缀人心,念别无会期。
 
  存亡永乖隔,不忍与之辞。
 
  儿前抱我颈,问母欲何之。
 
  人言母当去,岂复有还时。
 
  阿母常仁恻,今何更不慈。
 
  我尚未成年,奈何不顾思。
 
  见此崩五内,恍惚生狂痴。
 
  号泣手抚摩,当发复回疑。
 
  兼有同时辈,相送告离别。
 
  慕我独得归,哀叫声摧裂。
 
  马为立踟蹰,车为不转辙。
 
  观者皆嘘唏,行路亦呜咽。
 
  去去割情恋,遄征日遐迈。
 
  悠悠三千里,何时复交会。
 
  念我出腹子,胸臆为摧败。
 
  既至家人尽,又复无中外。
 
  城廓为山林,庭宇生荆艾。
 
  白骨不知谁,纵横莫覆盖。
 
  出门无人声,豺狼号且吠。
 
  茕茕对孤景,怛咤糜肝肺。
 
  登高远眺望,魂神忽飞逝。
 
  奄若寿命尽,旁人相宽大。
 
  为复强视息,虽生何聊赖。
 
  托命于新人,竭心自勖励。
 
  流离成鄙贱,常恐复捐废。
 
  人生几何时,怀忧终年岁。

  《悲愤诗》鉴赏:

  东汉末年,宦官外戚相继把持朝政,皇帝成为傀儡,政治更加腐败。中平六年(189年)汉灵帝死,大将军何进和袁绍、袁术等密召升州牧董卓领兵进京,剪除宦官。董卓未至而何进谋泄被杀。宦官挟持少帝和陈留王出京。董卓闻讯赶至北邙山,劫夺少帝和陈留王,驻兵洛阳,把持中央政权,废少帝为弘农王,立陈留为帝,即汉献帝。初平元年(190年)春,袁绍等起兵讨董卓。董卓焚掠洛阳,迁都长安,纵容其部将李傕、郭汜等劫掠杀戮,给人民造成了大灾难。
 
  本诗作者蔡琰,就在这场大乱中,为董卓军中的胡兵所虏,身陷匈奴十二年,生了两子。蔡琰之父蔡邕,素善曹操。操因邕无嗣,遣使以金璧赎回蔡谈。后蔡琰作诗二章,追思乱离,抒发悲愤。本诗为二章中的首章。
 
  全诗分三大段。
 
  首段自开头到“乃遭此厄祸”,叙董卓暴乱,自己被虏陷匈奴经历。诗的前八句为第一层,写董卓为乱,袁绍等起兵声讨。头两句交代董卓为乱的原因是皇帝大权旁落,中间四句说董卓为了图谋篡夺帝位,先杀劝止迁都的周秘、伍琼等人,迁都长安,挟帝自强,后两句写袁绍等起兵讨董。第二层写董兵杀戮劫掠的罪行。“卓众”四句,说董兵从西安东下河南,其中都是野蛮强横的胡羌之兵。以下十句写董兵杀掠的残暴:猎野围城,所向破亡,斩杀无遗,尸骨相藉,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然后又长驱入关。第三层写被掠者在途中受到非人的虐待。前十二句写虐待:“所略有万计”,见出被掠夺之多。虐待方式是:一、不让被掠者相聚,即使骨肉至亲什么也不敢说;二、以杀头相威胁,动不动就说“要当以亭刃,我曹不活汝”;三、羞骂,使人难以忍受;四、用木棍打人,使人疼痛交加。第四层写被掠者的痛苦与悲伤。日夜行则号泣,坐则悲吟,欲死不能,求生不得,号呼苍天,何罪受此灾难!
 
  第二段由“边荒与华异”到“行路亦呜咽”,叙述作者身陷匈奴和被赎而归的经历。前十二句为第一层,写作者在胡地生活的艰苦和对家人的思念。前六句写胡俗少义理,胡地多风雪。后六句写思念父母。第二层为以下二十句,写为被赎得归而高兴,但弃别儿子却万分悲痛。先用八句写自己由于母子心连心,想别后难以相见,不忍与儿子离别。接着八句写儿子不忍母去。“见此”四句又写作者伤心痛哭,不忍离开。末八句为第三层,写同时被虏者由羡慕作者独归而哀痛,观者、行路者也獻欷呜咽。
 
  第三段写归来后的情景。前六句为第一层,写归途中仍念母子之情,悲痛难忍。以下十六句为第二层,写回乡所见家破人亡的景象及悲痛。“既至”两句写家人已尽,亲戚沦亡。次两句写城市变为山林,庭院长满杂草。以下六句写白骨纵横,无人遮盖,出门不闻人声,只听豺狼号声,作者独自一人对着自己的影子,不觉为这荒凉孤寂的现实而痛心惊叫起来。接下六句写登高远眺,痛不欲生,经旁人劝解,才勉强苟活。第三层写自己重嫁新人,勉励自己好好生活下去;但经过一段流离,常担心又遭乱离。人的一生没有多少时间,自己却常年怀着忧愁和痛苦。
 
  全诗通过叙述自己被虏、赎归的经历,表现了自己和广大人民的苦难,控诉了军阀战争的残酷。
 
  本诗主要艺术特点:
 
  1 按时间顺序,将个人经历与大众苦难结合起来写。为了表现作者被虏、赎归的经历,诗中按时间的先后顺序安排情节。开头先交代军阀战争的来历,接着写自己被虏、陷胡、赎归和归家后的情景。在描写这些经历中,作者既写自己的苦痛,也写广大人民的苦难,把个人的苦难,置于广大人民的苦难之中。如写受到董军掠虏和虐待的痛苦,写自己被赎归而同时陷胡者不得归的悲哀,作者都是把个人的苦难、悲伤与广大人民的苦难、悲伤联系在一起,从而使这篇诗歌更展现了当时战争造成广大人民乱离死亡的图景,也增强了本诗的现实性和人民性。
 
  2 善写典型细节。在表现乱离的苦难中,作者善于通过典型细节,来控诉战争的暴行和人民的痛苦。作者以“斩截无孑遗,尸骸相撑拒。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等细节,表现了董军的残暴与强盗土匪无异,也见出人民被残杀之惨。在描写董军虐待俘虏时,作者写掠夺者的语言:“辄言‘毙降虏!要当以亭刃,我曹不活汝’”,活生生地画出了屠夫的嘴脸,人民完全处在随时被屠杀的惨境。在写赎归时,作者以儿子的问语表现了母子难分难离的悲痛,真实如见,令人泪下。作者从她经历的众多细节中,选出这些最能表现战争残酷性和人民乱离痛苦的细节,重现了现实生活的真实情景,使此诗具有强烈的感情力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