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鉴赏 >李白《古风(其十九)》赏析

李白《古风(其十九)》赏析

时间:2015-09-12 来源:阅来网

  原文:
 
  西上莲花山,迢迢见明星。 
 
  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
 
  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
 
  邀我登云台,高揖卫叔卿。
 
  恍恍与之去,驾鸿凌紫冥。
 
  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
 
  流血涂野草,豺狼尽冠缨。

  译文
 
  西岳华山莲花峰上,仙女光芒如同明星。
 
  素手握着皎洁芙蓉,袅袅而行太空之中。
 
  身穿霓裳广带飘逸,云彩一样飘然升空。
 
  约我登上彩云高台,高揖双手拜卫叔卿。
 
  惶惶忽忽跟他们去,乘鸿雁到紫色天廷。
 
  不经意看洛阳平原,到处都是安禄山兵。
 
  尸骨遍野血流成河,叛军叛臣都把官封。
 
  注释
 
  1.莲花山:华山的最高峰莲花峰。华山在今陕西省华阴市。《华山记》:"山顶有池,生千叶莲花,服之羽化,因曰华山。"
 
  2.明星:传说中的华山仙女。《太平广记》卷五九《集仙录》:"明星玉女者,居华山,服玉浆,白日升天。"
 
  3.虚步:凌空而行。蹑:行走。太清:天空。
 
  4.霓裳:用云霓做的衣裙。屈原《九歌·东君》:"青云衣兮白霓裳"。曳广带:衣裙上拖着宽阔的飘带。
 
  5.云台:云台峰,是华山东北部的高峰,四面陡绝,景色秀丽。
 
  6.卫叔卿:传说中的仙人。据《神仙传》载,仙人卫叔卿曾乘云车,驾百鹿去见汉武帝,但武帝只以臣下相待,于是大失所望,飘然离去。
 
  《神仙传》卷八:"卫叔卿者,中山人也,服云母得仙。汉元封二年……其子度世……共之华山,求寻其父……未到其岭,于绝岩之下,望见其父与数人博戏于石上,紫云郁郁于其上,白玉为床,又有数仙童执幢节立其。
 
  7.紫冥:高空。
 
  8.洛阳川:泛指中原一带。走:奔跑。
 
  9.豺狼:比喻安史叛军。冠缨:穿戴上官吏的衣帽。

  赏析
 
  “古风”,即古诗。李白这一组诗共五十九首,不是同一时期作品。本诗约作于安禄山在洛阳称帝之后。
 
  全诗可分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从开头到“飘拂升天行”,写作者在想象中登上莲花山,看见美丽玉女。“莲花山”,指西岳华山(在今陕西省华阴县境内)的最高峰;“迢迢”,远远地看见;“明星”,指传说中华山玉女名。下面四句写玉女情态:洁白的手持着莲花,凌空而行,飘游在高高的天空;玉女穿着彩虹做的衣裳,拖着宽广的长带,在风中飘荡,她的身体也缓缓升向天际。作者用神奇的想象,虚幻出一个美丽的玉女飞天的情景,优雅飘逸。
 
  第二部分从“邀我至云台”到“驾鸿凌紫冥”,写作者接受玉女邀请,升人天空。“云台”,华山北峰名;“高揖”,参拜;“卫叔卿”,指传说中仙人,传说汉武帝曾派人寻访,见他在华山与人博弈。作者应邀来到云台峰,与卫叔卿行拱手礼。“恍恍”,指恍惚;“鸿”,指大雁;“紫冥”,指天空。作者与卫叔卿恍惚之中驾着大雁飞升人天,飞翔在太空之中。
 
  第三部分写现实的惨状。“川”,指平野;“胡兵”,指攻入洛阳的安禄山;“豺狼”,指安禄山及其部下;“冠缕”,指代做官。作者从高空俯视洛阳平川,到处都是安禄山的叛军,人民惨遭屠杀,鲜血染红了草地;安禄山建了朝廷,其部下弹冠相庆,各被封为高官。作者从幻境中醒来,流露出忧国忧民的心情。
 
  本诗通过从虚幻到现实世界的描绘,表现了作者独善兼济的思想矛盾和忧国忧民的沉痛感情。
 
  本诗主要艺术特点:1.想象奇特丰富。特别第二部分写明星玉女的飘逸和作者与卫叔卿的高揖及凌天飞升等,都极为神奇瑰丽,响落天外。2.对照鲜明。作者将天上美妙仙境和人间流血遍地对照:天上玉女“素手把芙蓉”,作者高揖卫叔卿,互相彬彬有礼;人间叛军当朝,血污涂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