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鉴赏 >波德莱尔的诗作名句摘抄

波德莱尔的诗作名句摘抄

时间:2015-10-06 来源:阅来网

  【1】: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  但是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  不要把一个阶段幻想得很好  而又去幻想等待后的结果  那样的生活只会充满依赖 我的心思不为谁而停留  而心总要为谁而跳动。 --波德莱尔 《恶之花》
 
  【2】:他生下来。 他画画。 他死去。 麦田里一片金黄,一群乌鸦惊叫着飞过天空。 --波德莱尔 《麦田里的乌鸦》
 
  【3】: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情。 --波德莱尔 《恶之花》
 
  【4】:我了解你完美面具下隐藏的一切 / 是什么让你成为你 --波德莱尔
 
  【5】:一旦堕入笑骂由人的尘世  威猛有力的羽翼却寸步难行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6】:为了挣得糊口的面包  你应该像唱诗班的孩子  歌唱你从不相信的赞美诗篇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7】:而终将归于黑暗的眼睛,无论曾多么光彩照人, 也只不过是一面充满哀怨的镜子。 --波德莱尔 《恶之花》
 
  【8】:他流动的不是血液,而是忘川的绿水。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9】:一个无人问津的要犯 被判处终身微笑 却永远张不开笑嘴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0】:我是一片连月亮也厌恶的墓地。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1】:不懂得使自己的孤独为众人接受的人,也不懂得在碌碌众生中自立。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12】:英雄就是对任何事都全力以赴,自始至终,心无旁鹜的人 --波特莱尔
 
  【13】:我们竟为腐败道贺 为苍白的死光祝福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4】:通过粉饰,我会掘出一个地狱。 --波德莱尔
 
  【15】:唯有能证实和别人平等的人才和别人平等,唯有懂得赢取自由的人才配享有自由。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16】:我们的罪顽固,我们的悔怯懦; 我们为坦白要求巨大的酬劳, 我们高兴地走上泥泞的大道, 以为不值钱的泪能洗掉污浊。 --波德莱尔 《恶之花 郭宏安译》
 
  【17】:谁不曾从坟地的枯骨中吸取营养。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8】:又苦又甜的是在冬天的夜里,对着闪烁又冒烟的炉火融融,听那遥远的回忆慢慢地升起,映着茫茫雾气中歌唱的排钟。 --波德莱尔 《裂钟》
 
  【19】:老生常谈中蕴含的无限的深刻的思想,是由蚂蚁世世代代掘成的洞穴 --波德莱尔
 
  【20】:就连你们的祈祷和祝愿都是罪行。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21】:我的心思不为谁而停留  而心总要为谁而跳动 --波德莱尔 《恶之花》
 
  【22】:英俊的红桃侍卫和黑桃皇后,正在忧郁的诉说着逝去的爱情 --波德莱尔 《恶之花》
 
  【23】:这些恶魔冷眼注视着我 犹如游人欣赏疯子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24】:厌倦和巨大的悲伤后面, 充塞着雾霭沉沉的生存。 --波德莱尔
 
  【25】:欲望的大树呀,你以快乐作为肥料,随着你树皮的增厚加硬,你的树梢希望与太阳接近。 --波德莱尔 《恶之花》
 
  【26】:就把这一滴像猫眼石碎片一样 / 闪着红光的苍白眼泪收进手掌 / 放进远离太阳眼睛的他的心里 --波德莱尔 《月亮的哀愁》
 
  【27】:魔鬼不停地在我的身旁蠢动, 像摸不着的空气在周围荡漾; 我把它吞下,胸膛里阵阵灼痛, 还充满了永恒的、罪恶的欲望。 --波德莱尔 《毁灭》
 
  【28】:有些女人引起去占有和玩弄她们的欲望;而她呢,却让人渴望在她的注视下慢慢死亡。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29】:我的青春是一场晦暗的风暴,星星点点,漏下明晃晃的阳光。 --波德莱尔 《仇敌》
 
  【30】:头上是空阔而灰蒙的天空,脚下是尘土飞扬的大漠,没有道路,没有草坪,没有一株蒺藜菜,也没有一棵荨麻草。我碰到好多人,驼着背向前行走。 他们每个人的背上都背着个巨大的怪物(幻想),其重量犹如一袋面粉,一袋煤或是罗马步兵的行装。 可是,这怪物并不是一件僵死的重物,相反,它用有力的,带弹性的肌肉把人紧紧地搂压着,用它两只巨大的前爪勾住背负着的胸膛,并把异乎寻常的大脑袋压在人的额头上,就像古时武士们用来威吓敌人而戴在头上的可怕的头盔。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31】:”难道我们曾有过什么异样的行动? 你能够,就请解释我为何胆战心惊: 听到你唤我‘天使!‘我就害怕的发抖, 却又觉得我嘴唇贴近了你的嘴唇。 --波德莱尔 《恶之花》
 
  【32】:既然行动与梦想在这个尘世不可能联袂  我心甘情愿离开这个世界  不能仗剑而生只能刺剑而死  圣彼得不认耶稣……他做的很好!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33】:夜幕降临了。白天艰辛劳苦,疲惫不堪的一个个可怜的心灵,这时也开始安歇下来。他们的思想也染上了一层柔和的色彩和苍茫的昏暗。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34】:大街在我的周围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 有一位修长苗条、戴着重孝、神情哀愁 显得端庄的女子忽然走过,用一只闪出钻戒光彩的手 撩起并摇动饰有月牙形花边的长裙 体态轻盈而雍容华贵,露出玉雕般的小腿 我呀,竟像个精神失常的人那样颤抖不已 从她宛如孕育暴风雨的青灰色天空一般的秋波里 痛饮那令人销魂的快乐与令人陶醉的妩媚 --波德莱尔 《致一位过路的女子》
 
  【35】:事物如此奇怪,在这些水与空气的魔法前,我不止一次地抱怨人类的失忆。                                                                                                 一一波德莱尔 --波德莱尔
 
  【36】:一切庸俗的情感,就像我脚下山谷中的云雾一样,离我远远地飘开去了;我的心如此纯洁、宽阔,就如同这庇护我们的苍穹;一切尘世间的记忆在我脑海中都愈加显得模糊渺小,就像那听得到看不见的铃铛声,显得十分遥远,远在另一座山的背坡上。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37】:午觉是一种甜美的死,睡者在半醒的状态体味他的消亡的快乐。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38】:一位不知名的老作家说: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喝酒的人的快乐,除了酒的被喝的快乐。的确,酒在人类的生活中扮演着亲切的角色,亲切到这种程度,某些很理智的人,受到一种泛神论的诱惑,赋予酒一种人格,这我并不感到惊奇。在我看来,酒和人是两个斗士朋友,时而搏斗,时而讲和。战败者总是拥抱战胜者。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39】:我们的罪孽顽固不化 我们的悔恨软弱无力 我们居然为自己的供词开出昂贵的价 我们居然破涕为笑 眉飞色舞地折回泥泞的道路 自以为用廉价的眼泪就能洗去我们所有的污迹 --波德莱尔 《恶之花》
 
  【40】:没有一件工作是旷日持久的,除了那件你不敢拌着手进行的工作 --波德莱尔
 
  【41】:我知道,魔鬼愿意涉足荒野,孤独之中,凶杀和淫荡的精灵却得其所哉。但同时,我又觉得也只是对于那些游手好闲和放荡不羁的灵魂,孤独才是险恶的。他们在孤独中充满情欲和幻想。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42】:有一个美丽富饶的地方,人称作理想的乐土,我憧憬着和一个旧情人一起去那里旅行。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43】:或用热情把你照亮, 或者于你寄托悲苦, 自然!有人看作坟墓, 有人看作生命和光! --波德莱尔 《恶之花》
 
  【44】:有些东西是强化和锻炼人的心灵的,当它不能使之堕落使之软弱到卑鄙和自杀的程度时,就用另一种方式使之强化。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45】:天空又悲又美,像大祭台一样。 太阳在自己的凝血之中下沉。 --波德莱尔 《夜的和谐》
 
  【46】:对于一颗在生活的斗争中已经疲倦了的心灵,小海港是迷人的逗留之地。宽广无际的天空,变幻奇特的云层,色彩斑斓的大海,还有这些闪光的迷人的标灯……这一切组成了一个奇特的棱镜,令人大饱眼福,永不疲倦。航船向前俯冲的身躯上,交织着无数的帆索,长浪使它们轻柔地漂摇着,在人心灵里引起节奏感和美感。尤其是,对于一个既没有好奇心又没有野心的人来说,躺在平台上或俯在防波堤上观望那些人东奔西走,真有一种神秘而高贵的乐趣,他们有的走了,有的回来了,他们还有力量去渴望,还想旅行或发财。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47】:出色地做梦并不是每个人的天赋,即便他有这种天赋,也很有可能由于日益增长的现代的分心和物质进步的喧闹而一步步减弱。做梦的能力是一种神圣和神秘的能力:因为通过梦人才能和包围着他的黑暗世界进行交流。但是这种能力需要孤独,才能自由地发展。人越是全神贯注,就越能广泛地、深刻地做梦。然而,哪一种孤独比鸦片创造的孤独更巨大、更平静、更与尘世的利益世界相分离呢?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48】:能在太阳底下看见的东西总不如在玻璃后面发生的事情有趣。 --波德莱尔 《窗户》
 
  【49】:我注意到对于那些受到印度大麻所启迪而多少有些艺术性的精神来说,水具有一种骇人的魅力。流动的水,喷射的泉,和谐的瀑布,大海的蓝色的无限,它们在您精神深处流动,生成,歌唱。让一个人在这样的状况下靠近清澈的水的边缘可能是不恰当的;正如歌谣里的渔夫,他恐怕会任凭自己被水妖卷走。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50】:如果生活能够在我们面前壮丽地展开,如果我们还年轻的眼睛可以浏览这些走廊、细查这座旅馆的大厅和房间,那座未来的悲剧和等待着我们的惩罚的舞台,我们和我们的朋友,我们所有人都将颤抖着倒退!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51】:掀开你充满香气的衣裙,  把我疼痛的头深深埋藏,  像闻一朵枯萎的花一样,  闻一闻往日爱情的温馨。 --波德莱尔 《恶之花》
 
  【52】:死神,我们并不向它咨询我们的计划,我们也不能得到它的同意,死神,它让我们梦想着幸福和名声,他不说是,也不说否,突然从它的栖身处窜出来,一翅膀打翻了我们的计划、我们的梦想和梦想的布局,我们的思想在其中庇护着我们最后的日子的荣耀!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53】:一句话,正是纯粹人性的部分,甚至常常是认得粗野的部分,借助于酒的力量篡夺了最高权力,而鸦片吸食者则充分地感到,他的存在的纯粹部分和精神上的友爱具有最大的灵活性,而首先,他的智力获得了一种使人感到慰藉的、晴朗无云的明晰。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54】:我将打你,既未生气, 也无仇恨,仿佛屠夫, 亦如摩西击打磐石。 我还让你的眼皮里, 把那痛苦之水喷涌, 把我的撒哈拉浸透, 希望涨满我的欲求, 游在你带盐的泪中, 好像出海的船远行, 我心醉饮你的泪水, 听见你珍贵的呜咽, 犹如战鼓催动冲锋。  难道我是不谐和音, 在这神圣交响乐中, 由于那贪婪的反讽, 摇晃又噬咬我的心? 它喊在我的声音里, 我全部的血,黑的毒。 我是镜子,阴森可怖, 悍妇从中看见自己。 我是尖刀,我是伤口。 我是耳光,我是脸皮。 我是四肢和车轮子, 受刑者和刽子手。 我是我心的吸血鬼, --伟大的被弃者之一, 已被判处大笑不止, 却再不能微笑一回。 --波德莱尔 《自惩者》
 
  【55】:我用了小剂量的稠膏,一切都进行得好极了。病态的快乐发作的时间很短,我进入一种几乎等于幸福的慵倦和惊讶的状态。我因此指望着过一个平静无忧的晚上。倒霉的是我不巧得陪某人去看戏。我故作勇敢,决心掩盖我的巨大的懒惰和不动的愿望。我住的那个区的车子都满了,我不得不徒步走很长的路,穿过车子的嘈杂的声响、行人的愚蠢的谈话和一片庸俗的海洋。我的指尖感到一丝凉意,很快它将变成严寒,仿佛我的双手插进了冰水。但这还不是痛苦,这种近乎尖锐的感觉更是一种快感。不过,在这无尽头的路途上,我感到越来越冷。我两三次问我陪同的人天气是否很冷,他回答我说正相反,天气可以说是很温和。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56】:那是一个独特的地方,隐没在北方的浓雾之中。在那里,人的热情可以汹涌奔放,人的想象可以纵情驰骋。在那里,青翠的木叶顽强地为它们提供寓所;精美的花草细心地为它们撒抹芳香。这地方是如此引人入胜,可以说,它是西方中的东方,欧洲内的中国。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57】:葡萄酒引起的快乐呈上升的趋势,在其终点逐渐下降,而鸦片的效果一旦产生,就八个或十个小时内不变;一个是尖锐的快乐,一个是慢性的快乐;一个是火焰,一个是均衡与持续的热情。但是巨大的差别尤其在于,葡萄酒使精神能力紊乱,鸦片则在其中引入高度的秩序与和谐。葡萄酒使人失去自制,鸦片则使这种自制更加灵活,更加平静。尽人皆知,葡萄酒给人一种对于蔑视和赞赏、爱和恨得超乎寻常然而短暂的力量。而鸦片则给予各种能力以对于纪律的深刻感受和一种神圣的健康。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58】:今天,在梦境里,我有了三个住处,都感到了同样的乐趣。既然我有了三个住处,都感到了同样的乐趣。既然我的灵魂能这样快捷地旅行,为什么还要强迫我的肉体变换地方呢?既然计划本身就是足够的享受,又何必去实现计划呢?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59】:我有时感觉到我在大量流血 仿佛一道涌泉有节奏的啜泣 我听到血在哗啦啦啦地长流 可是摸来摸去却摸不到伤口 --波德莱尔
 
  【60】:我居踞碧空 神秘如狮身女妖 如雪的灵魂与天鹅之羽的洁白相融  对扭曲作态的身姿充满厌恶  我既不哭 也不笑 --波德莱尔 《恶之花》
 
  【61】:有时我觉得我的血奔流如注,像一口泉以哭泣的节奏喷出。我清楚地听见它哗哗地流淌,却总摸不着创口在什么地方。 --波德莱尔 《血泉》
 
  【62】:不要把一个阶段幻想的很好,而有去幻想等待后的结果,那样的生活只会充满依赖。 --波德莱尔
 
  【63】:醉酒的人发誓友谊长存,握手洒泪,但没有人能够明白是为什么;人的感官明显地达到了顶点。但是鸦片引起的好感的扩散却不是一种狂热的冲动:那是一个原本善良而公正的人又恢复了他的自然状态,摆脱了曾一时腐蚀其高贵品质的一切痛苦。最后,无论酒的好处有多么大,人们总可以说它与疯狂,或至少与怪诞相近,可以说,越过了某种界限,它就使智力的能量挥发和分散;而鸦片则总是使激动起来的东西平静下去,使分散开来的东西集中起来。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64】:人们试图用法国的麻制造印度大麻。所有的实验迄今都未成功,那些不惜一切代价要获得奇妙享受的热衷者还继续使用穿越地中海的印度大麻,即印度的或者埃及的麻。印度大麻的成分是印度的麻的煎剂,奶油和少量的鸦片。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65】:别人用的是温情支配你的青春、生命,而我,我却要用恐怖。 --波德莱尔 《幽灵》
 
  【66】:艺术价之为艺术家,最根本的就在于他对美好的事物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精妙感觉。 --波德莱尔
 
  【67】:不能取消爱情,宗教就想至少能对它消消毒,于是就创造了婚姻。 --波德莱尔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