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代亲

时间:2015-08-15 来源:阅来网

  那天她在八一体育场参加校运动会。
 
  大片的乌云沉甸甸地悬挂在体育场上空,天色阴沉得仿佛随时都可能下雨。或许天气对心情也是有影响的吧,此时此刻,因为担心两天后的大考准备得不够充分,她的心情就如同这天气一样。
 
  与此同时,你正往一个灰绿色的旧布袋里装着饭盒,准备来体育场给她送饭。
 
  之前她曾叮嘱过你不必费心,妈妈早已准备好零食,体育场里也有盒饭卖,你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好,何必为了区区一顿饭专门出一趟门呢?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自然也是有的,而私底下她还有另一个顾虑:运动会上必定有许许多多的同学捧着价格高昂的饭盒、进口零食,她置身于他们中间,端着一个多处磨损的塑料饭盒、一个老旧的汤罐,会显得多么老土而不合时宜啊!
 
  然而你执意要来,她也就不再坚持。
 
  于是你装好了饭盒,反复检查盖子是否盖严、瓶瓶罐罐是否拧紧。终于,你放心地绑好袋子,出门。
 
  深秋的寒风迎面吹来,你不禁打了个寒战,暗暗加快了脚步。你来到公交车站,默默祈祷公交车快点到来,好让你赶在饭菜变凉之前送到她手上。
 
  公交车很快来了,你上了车,找到座位,小心翼翼地把袋子贴近怀里,再看看手机,才10点半,还来得及。你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摘下帽子,拢了拢你灰白稀疏的头发,它们是刚剪过的,有点参差不齐,像刚收割过的稻茬。或许是方才走得太急,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你的手心却微微沁出汗水。
 
  到站了,你又戴上帽子,提起布袋,迈着略显蹒跚的步伐下了车。眼看八一体育场就在马路对面,你满心欢喜地走过去,却被几个学生模样的人拦住了。
 
  “学校有规定,运动会期间禁止闲杂人员出入。”
 
  你有点蒙了。尽管之前她曾提醒过你,运动会期间学校可能不允许学生出体育场,更不会允许你进来,但当你真正在门口被拦住,无论怎么请求对方就是不肯通融的时候,你满心的喜悦像是突然被一盆冷水浇熄了。你继续请求着,并挨个询问他们能否帮忙把东西送给她,终于,一位碰巧路过的老师回应了你。
 
  你忙不迭把布袋交给他,连连道谢。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你似乎稍微放下心来,然而很快又担忧起来:饭菜能顺利送到她手上吗?路上不小心被人洒了怎么办?万一那位老师一时半会找不到她,最后饭菜凉了呢……
 
  你在门口徘徊了一会,认为饭菜应该是能送到的,最后才踌躇着怏怏地离去,仿佛终于完成了一项任务,却又若有所失。
 
  那么她呢?这时的她正坐在看台上百般无聊地看着场上的球赛,班主任叫着她的名字,把布袋递给她。
 
  她打开布袋,一份热气腾腾的饭菜,一罐海带汤,一瓶豆浆。你准备的菜都很普通,也一如既往的卖相不好,此时却让筋疲力尽、饥肠辘辘的她感到由衷的温暖。周围的同学看见了都大呼小叫地围过来,言语里完全没有她想象中的奚落、不屑,而满是羡慕。她端着饭盒,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你的身影——黑大衣、瓜皮帽、缓慢的步伐以及略显佝偻的背。此时的她仿佛能看见你是怎样提着袋子赶路、怎样在公交车站翘首等待、怎样在体育馆门口焦急地朝里张望……她迫不及待地想要打电话给你,因为她知道,只要一句最微不足道的感谢或赞美,都会让你脸上的皱纹像盛开的菊花一样一瓣瓣张开,让你浑浊如一口老井的眼睛里流淌着清冽如泉的目光……
 
  【点评】
 
  用第二人称和第三人称来行文,没有一定的文字功底,断写不出出彩的文章来。然而此文做到了,以亲切的口吻,恍若面对面聊天,娓娓叙说,一往情深,让人动容。构思新颖,文笔老到,高!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