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

时间:2015-08-15 来源:阅来网

  民国初期,天津。
 
  洋大夫站了起来,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说:“方法是有的。”他顿了顿,环顾了这间简陋的屋子,用不太标准的中文继续说道:“但是太贵了,我恐怕你们负担不起。”他又看了看床上虚弱的孩子,眼睛里闪过一丝怜悯,一丝同情,“这笔钱我也不能帮你了。你知道,我也有家庭,我也要生存,我走了!”
 
  站在洋大夫对面的是一个瘦高男人,约莫三十多岁的年纪。他的孩子病得很厉害,此时正虚弱地躺在床上,男人对洋大夫笑了笑,以表示感谢,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大夫,要不是您之前慷慨的帮助,孩子他早就……”说完便跪在了地上。
 
  洋大夫赶忙搀扶起这个男人,连忙说:“您别这样!情况也就这样了,您……做好心理准备吧!”
 
  望着洋大夫远去的背影,男人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孩子的病治好。他落寞地坐在床上,看着他的孩子,心里满是后悔。本来胖胖的儿子如今却如此羸弱。都怪自己太过迷信,病情刚刚发作的时候非要找什么血馒头,还到处烧香拜佛,贻误了治病的最佳时机。他轻轻地亲吻了儿子的额头,流下了内疚的泪水。
 
  他出了家门,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看看脚下这片广阔的土地,却已经被列强瓜分得不成样子,重要的城市里还划分了租借地。此时,这个庞然大物是那样脆弱,中国可以说在存亡的边缘挣扎。
 
  走着走着,他又想起了他的妻子。七年前,她在生下这个唯一的孩子以后,就因为难产离他而去了。这个孩子是他唯一的亲人,也是他留在这个世界唯一的希望。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借到钱,把孩子的病治好。
 
  可谓天无绝人之路。他看到不远处的墙上贴着一张海报,用大字写着“洋人擂台赛”。他在私塾上过课,所以还是认识上面的字的,尤其是最后一行让他眼前一亮“胜者可获得五百大洋的奖励”。他决定放手一搏,为了自己的孩子,他要豁出去。
 
  回到家,孩子醒了。孩子带着一点哭腔说:“爸爸,我好难受。”这六个字像针一样刺痛着他的心。“不怕,”他安慰道,“我们的好日子马上就要到了!”他轻轻地亲吻了孩子的额头,流下了兴奋的泪水。
 
  傍晚,白云在夕阳的映衬下红得那么可怕,就像鲜血浸染过一样,好像在预示着将要迎来一场可怕的杀戮。天津城也没有白天那样喧嚣,只是租界区还是灯红酒绿。他背着孩子向擂台走去。
 
  他把孩子放在台下,自己走上台去攻打擂台。洋人那魁梧的身躯像一堵墙一样矗立在他面前。他不管运用什么套路,洋人总能轻巧地躲避过去。观众虽是中国人,却为洋人加油喝彩。在全场的呐喊声里,洋人向着他脸部猛地一拳,他应声倒在了擂台上。
 
  在这样嘈杂的呐喊声里,他的耳朵捕捉到一个虚弱但熟悉的声音:“爸爸,加油!”他的斗志被完全激发出来了。为了孩子,自己不能放弃,不能倒在这里。他擦拭了嘴角的鲜血,趁洋人还在沾沾自喜地庆祝时,顺势一个螳螂腿,平稳落地后拳头向下颚用力一击,洋人便倒了下去。
 
  全场瞬间鸦雀无声,洋人的两个同伴按捺不住自己的愤怒,咿咿呀呀不知说些什么,冲上台来。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回荡着:“爸爸加油!”两个洋人向他冲了过来,他一个前滚翻,从两人的缝中逃了出去。等两人回过头时,他早已一跃至半空,两个拳头十分精准地落在了两人的脸上。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他走下台去,抱起他的孩子。他轻轻地亲吻了孩子的额头,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1949年,春节。
 
  “快,给爷爷磕头。”孩子已经快四十岁了。
 
  “好!”他的孩子们也已经好几岁了。
 
  “快起来,来,一人一个啊!”他已经年逾花甲了。
 
  “快去放烟花吧!”
 
  他望着满天的烟花,感受着中华民族在存亡边缘挣扎后的胜利,看着儿子在死亡边缘挣扎后的幸福,再一次流下了泪水。
 
  【点赞】
 
  父爱的力量,让他迸发出惊人的神力,一举击败洋人,打擂成功,赢得奖金为儿子治病。把人物环境设定在民国年间,家仇国恨,很好地揭示了小说“挣扎”的旨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