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水水缘

时间:2015-08-24 来源:阅来网

  天下着迷蒙的烟雨,我在古城墙边遇见你。你打着柄自江南雨巷走来的油纸伞,伞下是你素净的脸,脸上结着丁香的淡淡愁怨。我看着你,只觉似曾相识。你一袭胜雪白衣,如云乌发随意绾起。盈白肤色像极了水中皎月,修长身姿恰似河堤杨柳。静比娇花照水,动若傲竹迎风。十指纤纤,五官清丽;唇若点脂,眼如秋水。
 
  你说,你叫衢州。
 
  我想,我爱上了你。
 
  将你细细打量,一千八百年的流年,使你沾染上人间的烟火,却不曾失半点清灵秀逸。你仍爱看这片土地,看这片土地的每一个角落和每个形形色色来去匆匆途经你的人。你穿梭于古道旧坊,流连在大街小巷,追寻着时代的一星半点的变化。而我,却追寻着你。你看着继洲大师推拿针灸;你赏着雷丰神医三绝之作。青山中,你漫步在紫微山看峡谷奇峰;澄水间,你徘徊于八卦井饮清凉甘泉。山山水水,遍布于你脚下。你上石梁西坡抚摸战龙古松,单薄的身影中满是寂寞,你谢它们陪你度过这沧桑千年。我看着你落寞的神情,只想将你紧皱的眉头一点一点抚平。
 
  江山是那么娇美,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宋室南迁,你一直渴慕的孔夫子第四十八代嫡长孙衍圣公孔端友在这儿建起了南宗孔庙,从此你戴上了“南孔圣地”的桂冠。儒家香火使你有了些文气,举止也更加温文尔雅。你好奇地学着,贪婪地吸收着,自此你便离你敬佩的孔夫子更近了一步。我说,多好,这片土地山清水秀,文化丰厚。
 
  你只不语,如孩童那般拉着我穿过大街,跑过小巷,沿途的常山索面、江山粽子、龙游发糕的叫卖声络绎不绝;你最爱的端午粽子甜酒酿冻米糖也不曾使你停下脚步。最后你停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那是一处污水,冒着令人作呕的黑色气泡,难闻的气味迎面扑来,与光鲜的大街、整洁的小巷那么格格不入。你墨黑的眸中似染了些污渍,不再清澈可人。你许久未说话,只是站在那儿。
 
  终于,你开口了,说是还有许多地方都如这里。我替你将垂在额前的发丝捋到耳后。我说,现在已推行“五水共治”,不久之后,一切都会好的。
 
  你疑惑的目光始终追随着我,我笑了,握起你的纤纤左手,葱白手指似乎透着光。我解释着:“‘五水共治’的‘五水’即污水、洪水、涝水、饮水和节水。‘共治’主要指的是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和抓节水。就好比五个手指头,治污水是大拇指,要摆在第一位;防洪水便是食指,以此类推,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分别是其他三指。”我说着一个,轮番摁下你的手指,最后成一个拳头。我笑道:“你看这样就分工有别,和而不同,捏起来就像这样……”我举起你的左拳——“最后重拳出击,背‘水’一战。”你笑了,轻灵的笑声好像音乐。
 
  我和你来到一座青山绿水环抱下的小城,我指着公园一旁的渠道,说:“这里以前是条垃圾河,气味也很难闻,颜色黑得像煤炭。不过现在好了,政策下来,这儿经过治理后已改观了。”
 
  你看着见底的清水,水中青荇招摇,眼中像落满了碎碎星光,耀眼得让我不敢直视。
 
  “政策下来是要在三年中解决突出问题;五年中解决问题;七年中不出问题。效果要求是从‘明显’到‘全面’最后是‘实现政策’。”你好奇地听着,我眉飞色舞地讲着。
 
  “对了,还有‘清三河’,就是指‘黑河’‘臭河’‘垃圾河’。这三条河是工业、农业和生活污染的集中体现,所以,一定要斩草除根。”我指着街上戴着红袖套的人,说:“他们都是公务员叔叔阿姨,现在为了响应号召都顶着太阳出来捡垃圾保证街道清洁以免污染水。”
 
  我和你回去了,你坐在烂柯山上,手执棋子,啜一口龙顶,我坐在你的对面看着你。“‘五水共治’是极有利的举措,可以达到一石多鸟的效果。”你不解,看着我。“既可以扩大投资还可以促转型,优化了环境更惠及民生。抓治水就是抓改革、抓发展,所以任务迫在眉睫,意义十分重大。”你弯起了弧度好看的嘴角。
 
  蓝天蓝,碧水碧,青山青。脚下这方土地更是秀润可爱。一阵晚风吹过,你发丝飞扬,脸上满是满足的笑意。
 
  是的,没有谁比你更在意脚下这片土地,但你脚下这片土地的儿女更在意如何使你更加美丽。看那碧波九龙、浩荡钱江、蜿蜒钱塘将会更加清澈。一切总会更好的,我也相信将来会绿满山坡,云倚蓝天,水流清缓,沃土遍布,人和乐业。
 
  而你也会更加身影绰约,笑比春风。
 
  夕霞初现,惊鸿半边天,映衬着底边的透蓝,是你不变的容颜。你仍看着这片土地的处处,只是会带着温煦的笑容。

相关内容